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90章 态度很端正

独特的环境让洪涛和金月很快就进入了赤诚相见的节奏,可能是知道没人会来打搅,更没有人会看到自己,金月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对于洪涛抱着自己走上了二层的露台也仅仅是骂了一句坏蛋,然后就从了,连半推半就都没有。
实在不成那就住在车里,反正小罗留下了一把猎枪和一把砍山刀,就算晚上来几个歹徒洪涛也不怕。其实根本也没歹徒,只要别去主动挑事儿当地人还是很平和的。
“这都是真的竹子吗?”金月虽然出国待了几年,但性情没什么大变化,依旧是那个在外人面前不怎么说话的样子,对迎来送往的事儿也没什么感觉。不过她对这座小别墅的装修和布置倒是很感兴趣,行李都没收拾就开始四处研究了,尤其是客厅里的竹制家具,在北方很难看到这么纯粹的。
什么叫新婚蜜月?就是整天的爱,一炮到天亮、睡到自然醒,没有拌嘴吵架、没有柴米油盐酱醋茶、没有升职涨薪、不用想车房供款、不用想儿女上学、不用给双方老人陪床挂号、还可以不去顾及别人怎么看、怎么想。谁有看法,只要说出蜜月两个字,大家基本也就理解了。
http://www•hetushu•com“你丈夫可是个大财主,两克拉还算大?等咱们结婚满十年了我就再送你一个更大的。不过你可别逮着谁和谁吹,别人要问就是说是假的,这样安全。”
“……你个坏家伙都知道啦?”洪涛的体贴非但没让金月欣慰,反倒引起了她的不安,小声的问了一句。
原本只是为了照顾韩燕才把公司的业务给了她这家比皮包公司强不了多少的小旅行社,也没指望能全部搞定。但是现在看来真是屈才了,以陶晴的能力绝对能领导一家中型旅行社,再大恐怕就不成了。那已经不是个人能力问题,还得靠背景和人脉。
“嘿嘿嘿,你这个办法好,来,让哥哥啵一个……不许咬牙!”听了金月的回答洪涛甚慰,这样才对嘛,过日子就得平平淡淡,整天穿金戴银抹得和上台表演一样给谁看啊。
再后面两个人就没啥话了,因为嘴都被对方的嘴给堵住了,时不时会有几声轻哼,但被外面的山风一吹也立马消散得无影无踪。
别看婚礼简单,但这枚钻戒可一点没凑合。它是齐睿亲舅舅给专门定制的,只收了材料费,这都要八万块和图书。洪涛一听价格直接就跪了,咬了咬牙才舍得给金月来一个,自己就弄个几分的凑合戴着得了。这破玩意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用,戴在自己手上和谁说谁信?
“你要来看看不同民族的建筑风格我当然不会反对,别忘了,你可是我媳妇了,平时是夫唱妇随,但有时候也得妇唱夫随。婚礼是你理解我,那蜜月就我理解你,咱俩也要互不侵犯、互相尊重、平等互利、和平共处。”
“我有你的人就够了,太麻烦的仪式我也不喜欢。你给我买的戒指是真的吗?为什么这么大,陶姐手上也有一个,钻石只有小米粒大小。”金月也觉得这个姿势比较舒服,有了腿帮助固定身体她还能腾出手来和洪涛显摆显摆手指上的结婚戒指。
“我觉得你好像又胖了,我都有点抱不动你了。”为了怕金月打退堂鼓,他还在帮着金月找借口,这样再说换个姿势就顺理成章了。
“梆梆梆……应该是吧。来,哪儿好看就拍下来,你是搞设计的,任何细节都有可能是以后的灵感。”洪涛也没指望让金月收拾,她是个很纯粹的京城姑娘,通情理但手脚懒。这次的婚礼办得太简单,对于一http://m.hetushu.com个女人来讲按照风俗是有点亏,所以洪涛打算在其它方面多补偿补偿她,比如说蜜月按照她的意思办。
“你瞎说!我……你讨厌……啊……”金月虽然对洪涛的说法很不认同,但还是松开了腿。双脚刚一落地就被洪涛把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她就知道洪涛要干什么,一边小声反对一边又伸出手扶住了露台的栏杆,只是把头藏在了双臂之间,不肯露面。
于是洪涛就按照金月的想法每次做出三四天的行程,然后开始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落实。每去一个地方必不能匆匆忙忙看了就走,能找到合适的地方住下来就住一两天,慢慢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
可洪涛还不满足,这种百分百被自己把控的节奏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时完全不同,也算是一种新鲜的体验,那就必须得过瘾。
也许是分别的时间太久,也可能是现在的场景和姿势有点太刺激,金月很快就发出了长吟,浑身皮肤都泛起了粉红色。
他已经属于渡过好几次蜜月的人了,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憧憬,可是心里早就没那么容易激动和满足,说白了就是在陪着金月一起营造一个让她满意的时段和*图*书。至于说自己嘛,只要不太难受就成。
“平时我才不戴呢,万一丢了多不好,以后咱俩一起出门的时候再戴。”金月在这方面也和洪涛的想法差不多,她对很多没用的奢侈品也不太感冒,还觉得是一种负担。
人一辈子能有几次蜜月?少了的一次恐怕都没有,多了的话也不过二三次而已。所以必须珍惜,这才是两个人兴致最高、心气最旺、希望最强烈的一段时间,可以心无旁骛的去幻想未来。
“知道什么?你和韩燕、陶晴她们商量的小计划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们也没和我说。”金月如此心虚让洪涛觉得她更可爱了,这三个女人在京城凑在一起商量了好多天才提出来这里,而且不去大城市,偏偏跑到这个小镇里来,肯定不是韩燕和陶晴的主意,那就只剩金月了,这点脑筋洪涛都不用动就可以猜到。
“现在老实和你丈夫我交代,婚礼办得那么简单你的小妇人心里骂没骂我?”金月比欧阳凡凡重多了,但洪涛还是一下把她抱了起来。她还不会像齐睿、凡凡、黛安那样用腿缠住自己的腰,只会吃吃傻笑。没关系,洪涛腾出一只手来帮着她把腿的姿势摆好。
乐东有那么多可玩http://www.hetushu.com的地方吗?还真有,其实旅游主要是心情所致,情人眼里都能出西施,心情高兴了,看着一大片垃圾场都能赋诗一首,赞叹它的奇妙。
陶晴不光把车给洪涛留下了,还有几张油票。据她说这辆挂着武装部牌照的车是不用交高速费的,估计要是用的话她还得把高速费也事先垫付。
“还像小时候一样讨厌,什么都瞒不过你,那你怎么不反对?”以为埋藏得很深的小心思让洪涛给说破了,金月咬着牙的恨。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她就不那么内向了,很会撒娇,掐洪涛一下还不使劲儿,还得把手钻进洪涛的衣服里掐。
“别别别,还是我自己开吧,太远了我们也不去,没什么问题。”真是个迎来送往的好手,这是洪涛对陶晴的评价。
洪涛和金月就很珍惜这段时间,整天都腻在一起,恨不得上厕所都一起去,只恨没有双人马桶。每一天的行程也都安排得满满的,又每一天都过得很悠闲。这种状态可真不太容易掌握,幸好有洪涛这个大妖怪在。
而且乐东这边也确实有不少值得去看一看的风情、人情,比如说尖峰山里的一个水库,在当地号称天池。因为它确实是在山上,只是没有长白山天池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