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92章 不速之客

“可是我没有建筑师资质,能不能让辛迪过来帮我……”云收雨歇之后,两个人依旧待在露台的藤制沙发上,连衣服都没整理就那么懒洋洋的缠在一起。这时金月脑子里的念头又想了起来,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我记得你说过辛迪好像也没有资质吧,是不是还得加上她那个学长?”辛迪是谁洪涛琢磨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冯女士的闺女呗。一提起她洪涛不由自主的又想起那个高个子黄毅,他可不光是辛迪的学长,也是金月的。
这不,刚进门还没十分钟就已经姐姐妹妹了,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聊婚礼、蜜月和钻戒,亲热的就和十八年闺蜜差不多。
既然多了一个领导,洪涛索性就再把姿态放低点,两个领导吧,一个家里一个工作上,这样她们的身份就对等了,更好相处。
“哎呀,你怎么和野狗一样随便找个地方就来劲儿,早上刚换的内衣,讨厌死了……”由于山里的气温比较低,即便是在盛夏金月也穿着长裤,所以洪涛想要情浓就比较麻烦,不能撩起裙子就上,金月也就有了反对的机会。
要不说洪涛是老妖怪呢,他只在心里迟疑了一秒www•hetushu•com钟就笑呵呵的答应了金月的要求,不光要让黄毅和辛迪来,自己还给他们出资成立事务所,以后有这方面的活儿也会想着她们。
不过江竹意带来的两个大旅行箱有点邪乎,不就出个差嘛,用得着准备这么多东西。再说了,都带到自己这里来算怎么回事儿,真不想走了?
在男女感情方面洪涛还真算一个冷血动物,他从来不要求女人对自己百分百忠诚,只要别故意害自己就算不错。
“嫂子好,我叫江竹意,是洪总的朋友,或者说是他领导。他的网吧还有公司都归我管,如果他要是敢欺负您,您就给我打电话,我立刻就让他关张,嘻嘻嘻嘻……”
江竹意倒是没给洪涛添堵,两句话就把她和洪涛的关系给说清楚了,还誓言坦坦的站在了金月这边,和洪涛划清了界线。
“不过咱俩要把话说在前头,以后如果你出了名,成了什么国际知名建筑师,去外面接活儿的时候一定要低价,不许比我挣的多,那样我会很没面子的。”
当金月见到江竹意时也是一愣,她没想到电话里的女警官会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不过她http://m•hetushu•com好像真没多想,除了赞叹之外就是客气。估计是江竹意警官的身份起作用了,以洪涛这种现状,好像真和警察扯不上太多关系。
江竹意看来是铁了心要赖上洪涛了,装的那叫一个可怜。还无亲无故,外面停着的那辆警车难道是大街上捡的?
“别听他的,工作上的事儿我不管,但在家里我说了算,先帮江警官把行李拿上去。”金月是没见过江竹意害人时候的德性,对她没有丝毫戒备。而且两个人一见面她就对这位女警官没什么反感,属于看着就顺眼的节奏。
幸亏刚才自己没和金月多纠缠黄毅的问题,否则现在都没法和她解释为啥度蜜月的时候会有另一个女人把电话追过来。
养了两年,江竹意的头发终于到肩膀了,不过她不太喜欢披散着,而是盘了起来,平时带着帽子看不怎么出来,换上便装去掉帽子之后让她本来就不矮的身材更显挺拔了。
“喂,说吧……废话,我能去哪儿,当然是和我媳妇在一起鬼混了。”人确实要活得实在点,洪涛刚在黄毅的问题上表现得大度了一些,报应瞬间就到了,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号和_图_书码不认识,看上去像是本地的区号。这张卡只有一个人知道,江竹意!
“那就来呗,能把你留在国内已经是万幸了,再多来几个我也养得起。再说了,你们又不是白拿工资,说不定还能挣钱呢。”
点睛之笔还是鞋,她居然穿了一双当地的草鞋,纤细的脚丫被几根草绳禁锢着,看上去就那么诱人。而她的脚趾很细很长,指甲都圆圆的,修剪得很规整,完全不加任何修饰。
“唉,说来话长啊,我现在成了孤家寡人,处里暂时是回不去了,你总不能也轰我走吧,嫂子,我还是头一次来海南岛出差,好不容易有几天假,本来想好好玩玩,可是还得帮他处理网吧的事儿,现在无亲无故的一个人……”
“……”这次金月没吱声,只是点了点头。
让不让黄毅来是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本来金月不去美国是个好事儿,可要是再把那个黄毅弄到国内来,好像也和金月去美国没什么本质区别。
为啥呢?因为洪涛的思维模式和大部分人都不太一样,他对知足常乐这个说法很认同。
事实上不管心里怎么想,只要没有实际行动就已经不错了,就算有了只要不被伴侣知道和*图*书那也算仗义。从某种程度上讲,不知道其实就等于没有。
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分嘛,谁也不属于谁,干嘛这么纠结呢。再说了,在这个问题上自己其实已经很不是东西了,脚踩N条船人家金月也没说什么,总不能再反过来要求她做自己都没做到的事儿吧。
但金月的反对只是嘴上说说,手上却没有任何动作,很顺利的就被洪涛就地正法,并且还很享受。只是她不会像黛安那样明说,也不会像张媛媛那般暗示,更不会学齐睿和欧阳凡凡的引诱,即便想也会忍着不说,完全得靠洪涛察言观色,幸好洪涛深谙此道。
理性的衡量一下现状就会得出一个结论,如果金月去了美国,是不是和黄毅在一起自己能管得了吗?就算她俩整天睡一张床自己也没辙啊。现在金月主动提出不想走,那就说明她和黄毅可能真没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很可能只是互相欣赏,或者叫心灵出轨。
“嫂子,您就叫我小竹吧,我叫您月姐。哎呀,这是结婚戒指吧!好大啊,快让我看看……”江竹意平时都是忽悠局领导的主儿,对付金月有一百种办法。
“你找我来?祖宗,你听说过三个人在一起http://m•hetushu•com度蜜月的先例吗?”可是江竹意的话让洪涛的脑袋立刻就大了,她是出来交流工作的,此时正好在海口,一个人孤床冷炕说得可怜巴巴,但自己这里也没位置啊。
“要是有重要事儿就让她来吧,人家好歹也是当官的,能不得罪就别得罪。”洪涛接电话的时候金月就躺在他怀里,也听到话筒里的声音了。等洪涛把江竹意是谁解释完之后,她很大度的同意了蜜月里再加一个人。当然了,洪涛肯定没说实话。
“你别挑事儿啊,我媳妇也是我领导,在家里我就接受她的领导。我说你这是搬家呢,真打算赖着我们蹭蜜月?”
“哎呀,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优雅的女警官呢,就和电影里的一样。我是洪涛的爱人,叫金月。快进来坐,路上挺累的吧,这个地方不太好找。”
一条棉麻阔腿裤、一件只到肚脐眼的同色小坎肩、一顶软檐大草帽,很洋气也很清新,一点看不出她平时是个跺跺脚能让京城某个行业都乱颤的官员。
对于这种说法洪涛从来就没认同过,啥叫心灵出轨?如果这么算的话自己从来就没不出轨过。大部分男人也一样,谁没幻想过一个温柔贤淑、美丽大方、身材魔鬼的女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