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95章 大斧子的烦恼(上)

具体他是怎么把这么一群说起来不是很厉害,可碰上之后又让人头疼的人都牢牢绑在他身边的,大斧子自己连脑袋都快想破了也没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讲讲也成,但这是我安身立命的绝招儿,传儿不传女,总不能就这么白白传给你吧?”要比滚刀肉洪涛自认也不差,不要脸对不要脸,看谁把脸扔得更干净。
“你还好意思说从政的事儿?我问你,你和市局网监处的江处长近期又在搞什么事儿呢,周家老大为什么会找人查你们的底?”
“别以为坑了周川一次就能视周家为无物了,你这种出身是弄不清周家到底有多大能量的。之前人家是没打算搭理你,也犯不着为了一个经商的儿子去和你拼命,那叫爱惜羽毛懂不懂?”
“其实我和周家并没利益冲突,事情的起因也就是周家兄弟的几句话,他们当时说话的口气与你刚才还真挺像的。”
一提到欧阳凡凡大斧子果然不再淡定,很有点要隔空掐死洪涛的意思。但他也意识到这不可能,话锋一转又开始规劝。
“来来来和我讲讲,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把她们都搞得神魂颠倒,现在结婚了还一如既往的甘心无悔。”不得和*图*书不说大斧子真难斗,能伸能缩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几秒钟之前还急赤白脸呢,几秒钟之后又嬉皮笑脸的和你开玩笑,让你急不得恼不得。
“古人云过,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我和你们这种家庭比是没什么权利,但我有一颗千日当贼的决心。我就天天盯着你们,抓到小瑕疵我就尽我所能去恶心你们,抓到大漏洞我就往死里整,我倒要看看是你们先抓了我这个小毛贼,还是我先把你们搅合得日夜不得安宁。”
况且他身边这些人里也不光有年轻女人,还有中年妇女和老太太呢,她们的见识和阅历一点都不比自己少,地位也不低,怎么可能就为了床底之乐拉着整个家族去趟浑水呢。
“天钺兄,别来无恙啊……”他自己则顺着梯子上了屋顶,吹着海风,用小罗带来的海事卫星电话拨通了大斧子的号码。
打不过还跑不过吗?打不过就跑就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嘛。藏起来暗中窥视,只要你出现疏漏我就窜出来咬你一口。我能用一辈子和你耗着,看谁笑到最后。
洪涛让金月在屋里收拾行李,江竹意开车出去买日用品和晚上的吃喝,顺便带几条烟几瓶酒和*图*书回来给这里的值班人员。他们也是地头蛇,必须搞好关系。
“现在周家老大出面了,你小子就等着倒霉吧。到时候你最好把凡凡排除在外,别想利用她把我们两家也扯进去,否则我和周家一起折腾你,看你还世界五百强不!”急了,欧阳天钺这次是真急了。
“我说天钺兄,你可得加强业务能力了,就算真是厨子那也是强力部门的厨子,不能和一般厨子相提并论,卫星电话好歹也得知道点吧?”欧阳天钺越是平淡洪涛就越是怀疑,什么军队型号,没准都是借口,搞不好就是他放的,既然他能查自己一次就能查第二次。
“你是特殊部门的人,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坑人有无数种办法,有时候一个巨人就是因为一只小老鼠才倒下的。”其实话说到这里洪涛已经达到目的了,原来暗中监察江竹意的还是周家,只不过这次换成了周家老大,也就是那个在军队中任职的家族传承人。
你要说是用钱吧,他以前有个屁的钱,起家还是靠着两个歌厅里的妈咪。你要说他靠色吧,每当大斧子想起这个念头就忍不住要吐。都长成那个德性了哪儿有尼玛色啊,这得多饥渴的女人才会有和图书这种胃口。
“听凡凡说你去度蜜月了,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这是什么号码?”大斧子的声音还是那么懒洋洋的没底气,也没提任何江竹意的事儿,还和洪涛装糊涂呢。
“呵呵呵……你还真让我刮目相看。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凡凡看人比我准。怪不得她们几个死心塌地的保着你呢,那位江处长连官都不要了也乐意给你当枪使。”
“……你干脆就说我是你儿子呗,大老爷们想骂就骂,能不能不和娘们一样?”看到这一招对洪涛没用,大斧子又开始弄激将法了。其实他也知道洪涛没那么容易上当,可他是真没好办法来对付洪涛。
“天钺兄啊,你有一个好妹妹,她帮你挡了一桩祸事。就冲你刚才一口一个出身的说话方式,我就能记你一辈子。千万别说这辈子你不会走麦城,美国总统厉害不,说被人打死也就一枪完蛋了,你总不会比美国总统还厉害吧。”
和大斧子这样的人商量事儿必须不能太随便,一旦被他抓到什么话把儿后面就会很被动。闲聊扯淡就是两个人谈话的前奏,看谁先忍不住。
“再者说我的公司也不是野鸡店,算不上世界五百强好歹也在纳斯hetushu.com达克上市了。她不光能在国内锻炼管理能力,还可以接触到国际市场,不管以后继续经商还是改行从政,这都能算是一笔财富和资历。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和她被我骗了一样呢。”不淡定就好办,你越听不得什么我就越说什么,说急了你算逑。
“我别的本事没有,你要是想挣钱我分分钟能让你变成富人,还不用违反纪律。远的不提,就说你们家凡凡吧,她现在一个月挣的比你半年还多吧?这还不算股份分红和升值。怎么样,考虑考虑呗,要不要也入点暗股?”
金月和江竹意对这个地方的好奇心更重,什么房子没空调、没单独洗澡间的也顾不上了,围着灯塔巨大的基座来回转圈,脖子都快仰断了,也没看到灯塔发光。废话,大白天的灯塔还没工作呢。
他不是恨洪涛诱惑了自己的妹妹,而是从根子上就看不起洪涛这样的底层小民。平时这种歧视还显露不出来,表面上他也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作风。但是一到关键问题上,他的思维模式其实和周川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要说怕洪涛真不怕,比周家还大的风浪自己闯过不知道多少个,还不是全须全尾的活着。只要自己知道是谁hetushu.com在背后琢磨自己,能提前做出准备就没什么可怕的。
“你还想把我们两家都拉上你的小破车啊?如果当初知道你这么能惹事,给再多钱我也不会让凡凡和你搅合在一起。现在结婚了你就老实点吧,别再四处得罪人,踏踏实实过日子不好吗?”
这个人怎么讲呢,他做的事儿一会儿光明正大一会儿就钻阴沟里去了,骨子里透着那么一股子邪性。可你要说他纯粹是个坏人吧,还真冤枉他了,但也绝谈不上好人,真是有点黑白不分的意思。
大斧子也真能耗,明知道洪涛干嘛打电话找他可就是不说,没完没了的和洪涛扯淡。不过也不是瞎扯淡,他包里确实有一台数字寻呼机,洪涛问过他也没说是干嘛用的,每次都哭穷。
最主要的是你很难抓到他的把柄,明知道有些作为肯定不合规则,可真查起来总是查不到他头上,还总有人护着他。
“你已经是上市公司的大老板了,就算用月球电话也不奇怪。我不一样,吃死工资的,平时连手机都不敢随便用,没看我还挂着一台寻呼机呢。”
“看你这话说的,我让凡凡找到了她喜欢的事业怎么就成害人了,难道你想她和齐睿就守着一个小舞蹈班把青春全荒废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