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99章 豆腐脑要喝咸的

“那要是也培育一种这样的庄稼,我们不就能在沙滩上种粮食了?”金月傻丫头的模样又出来了,咬着手指头开始忧国忧民。
况且洪涛并不后悔,他就是这种性格,说油滑的时候比谁都滑头,说楞的时候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上都不回头,还往前拱呢。
“那为什么叫红树林呢?”名不副实,这是金月对红树林的直观认识。
“你们俩可真能白话,海水种草莓,那还不如把榴莲树弄到北方去。”洪涛可以没脸没皮的夸媳妇,江竹意不太爱听。她不爱吃草莓,但非常喜欢榴莲,属于吃不够那种。
“据说剥开树皮里面是淡红色的,古时候人们会拿它做红色染料。”这个问题其实当年洪涛也问过,正好把听到的答案原封不动转送给金月。
“我才不去给你擦屁股,到时候不管别人要不要你,我都得天天和你在一起,要死也得我们俩手拉手,就像站在金字塔上被闪电劈一样。”
“那也比你喝的豆汁强,和泔水一个味道!”洪涛看不惯江竹意吃榴莲,江竹意也看不惯洪涛喝豆汁。在吃的问题上,中国人就没多少能聊到一起去的,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特色食物和图书,就连豆腐脑都分甜的和咸的。顺便说一句,打倒甜党!豆腐脑要喝咸的!
“假如有一天她真的离我而去了,你可千万别去难为她,能顶住这种压力的人没几个。你也说了,她只是个普通人,不能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她。”
这个问题如果是别人问洪涛一句实话都不会说,但江竹意例外,她其实才是自己能完全相信的人,哪怕最终她会害了自己也没辙。
这次和周家的较量到底谁胜谁负还不好说,就算没有周南插手洪涛也没太多把握。按说这种事儿洪涛是不乐意干的,没有九成把握他一般都是躲开。
“可是你不能再咬我的耳朵了,这次换个地方,比如大拇指,握手的时候也能看到,怎么样?”洪涛说的无比沉重,江竹意听得眉飞色舞。
听人劝吃饱饭,红树林洪涛见过,但金月和江竹意都没见过,没见过的东西好歹也算是个景点了。其实还真算个景点,可惜没人来开发。这一片红树林真不小,老远就能看到,郁郁葱葱的从岸上蔓延了好远,一直伸到了海里。
“她可真够倒霉的,碰上你还不如随便找个人嫁了呢,至少不用担惊受怕。”作和*图*书为一个女人江竹意很为洪涛的决定感到惋惜,更为金月的命运感到凄凉。
“到时候如果有可能就帮我照顾照顾她,假如我还有来世,一定把第一个女儿起名叫江竹意,算是我们俩共叙前缘了。”一说起金月洪涛的豪情壮志就全没了,絮絮叨叨的开始安排后事。
被调查的事儿就这么先过去了,洪涛按照江竹意的办法,该干嘛干嘛,就当没有这回事儿,一切还得走着瞧。敌人不动我就不动,越是大战越是要比拼耐力,谁先忍不住谁就失了先机。
“别笑得这么暧昧,我现在是有家的男人,她看到会多心的。”江竹意想干嘛洪涛很清楚,如果现在就说自己没有主动穿越的能力,这个女人明天就敢把金月毒死,然后当一次正宫娘娘过瘾。
“这种树能长在海水里!”金月原本是坐在船上的,现在已经站了起来,手搭凉棚看着那一片在海水中的植物有点不太相信。
身边一个可以信任的人都没有,这种日子洪涛过不了,再看透世事也得找个可以诉说衷肠的人,这也是人性。上到历史伟人、下到贩夫走卒,谁都不能免俗,只要他还是人。
每次江竹意把那玩意带www.hetushu.com回来自己就没法在屋里待了,最可恨的是金月也让她给带坏了,居然不嫌臭和她一起吃的挺欢实。这要是养成了习惯,以后自己家里也得臭气熏天。
“你快拉倒吧,谁敢种我就带人去都给砍了!臭烘烘的也就你爱吃,还是草莓好,闻着就是香的。”敢顶嘴,洪涛真不能忍。如果说种别的还成,唯独榴莲不许种。
所以这件事儿现在还不能说破,等她对蒸汽烟的买卖上了瘾,也就不会整天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了。她是什么德性自己很清楚,可以没爱情、没孩子,但不能没事儿干,还不能是小事儿,必须得有点难度,越难越能激起她的欲望和成就感。
“可是她怎么办,我是不怕,齐睿、黛安和凡凡也都有足够强的家庭背景,即便你败了她们也不会受到什么大影响,但月姐只是个普通人。”
“这事儿还是交给我们的孩子吧,以后让他去当个植物学家,专门搞草莓杂交技术,让草莓也能长在海里。然后从山东半岛开始种,一直种到朝鲜半岛去,再想去韩国都不用坐船,踩着草莓丛往东跑,一边跑还能一边吃。”现在洪涛一点都没有了牙尖嘴利的德hetushu.com性,金月说大粪可以炒菜,他立马就能报出菜名来。
“不如让她也先出去吧,就留我们两个和他们斗,没有了牵挂咱们谁都不怕!”两个人在阳台上说正事,金月自己在屋里切菜,一扭头就能看到。
洪涛为什么非要娶金月江竹意无法完全理解,但她知道这个女人对洪涛很重要。在这种时候越是重要的东西就越得藏好,现在婚也结了,可洪涛一点安排的意思也没有。
“我这辈子可不想满世界跑了,就想守着她过小日子。你可能理解不了,这就是我们俩之间的天生差异。你觉得在不同时代里流浪挺刺激,我刚开始也有这种感觉,可是次数一多就烦了。”
可是人吧,总有冲动的时候,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一秒钟,一个相对来说错误的决定就会做出来,后悔都来不及。
“这就叫命……前几辈子我都有过逃跑的经历,包括你在内,对不起的女人两只手再加上两只脚都数不过来。这辈子我打算一次性偿还,总不能老当逃兵吧。她既然选择了我那也是命,是命就得认。”
“所以我压根也没想跑,赢了,就是赢得了我今后的生活;输了,我就和她一起在家等着后果。到时候看看她hetushu•com是在压力下离我而去呢,还是准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着我一起受罪。”
“确实能,它们好像进化出来了自身的海水淡化系统,不怕海水浸泡。这是一种很好的生态环境,树林里可以成为很多动物的栖息地。”洪涛当年也是在国外见过这种东西,不过真没研究过,只能简单的概括一下。
江竹意虽然和金月在一起没待几天,可她已经算基本把金月摸透了。这个傻丫头没那么深城府,在江竹意手下一个回合都走不过去,该套出来的一点也保留不住,不该套出来的估计也没少往外掏。
它们还不像海边的椰子树和棕榈树,只是在涨潮的时候短时间接触海水,而是硬生生的就矗立在海水里面,直接淹了半截树干,但叶子都绿油油的,这有点反传统。
第二天一早三个人又开着车出发继续蜜月之旅,据看灯塔的人讲北面不远有河口,那地方长满了红树林,虽然不是啥公园,但有当地人的小船可以租用,钻进去转转挺好玩的。
她总算盼到这一天了,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谁希望洪涛赶紧翘辫子,既不是周川也不是李兵,而是她。假如现在洪涛拉着她上灯塔迎接雷劈,她真能笑对生死,还得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