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02章 又要当爸爸

假如哪一天她不愿意陪着自己继续走下去了,那好,解除合约,分道扬镳。至于说还需要不需要再找一个合作伙伴陪着自己继续走下去,那就得看当时的心境决定了。
“我打算这辈子都缠着你不放,齐睿是谁现在我都想不起来啦。可是我一个人又怕缠不住你,所以想找个小帮手,两个人一起缠着你,你愿意不愿意?”
“我只有一个原则,你们不背叛我、不害我,我就和你们过一辈子。当然了,这样做听上去有点不太道德,所以我把选择权都交给你们。”
“这事儿估计也不是你一个人的担心,她们俩也是这个心思吧?你帮我转告她们,就算最终因为你们闹离婚了,我也不会扔下任何一个人的,包括金月。”
“要不这样吧,我跟着你回家去见你父母,你干脆就回家住,这样更安全。别担心我,你父母打不疼我,我这张脸皮也不怕骂,眼一闭就过去了。”
电影里那些轰轰烈烈、生死相许的爱情在他眼里都是扯淡,根本没有可行性。老婆是什么?洪涛有一个定义,她是陪着自己一起向前走的伙伴。走哪条路两个人可以商量着来,但必须最终确定一个方www.hetushu.com向。
“……你等我休息过来的,我不把你摔出屎我就不姓洪。”又被骗了,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但又不能真的去打她,只能嘴上先过过瘾。
“嘿嘿嘿……我要是知道你这时候怀孕,他们当街抽我嘴巴我也不会去惹事的。但现在往回缩有点晚了,你听过牵一发而动全身这句话吧?不是我不想罢手,而是对方已经开始向我们下手,你小竹姐被跟踪就是信号,如果我们不反击会很被动。”
“嘿嘿嘿……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啊?要是怕月姐翻脸,平时你们就多去拍拍她的马屁。她是个很善良的女人,急眼了也不会翻脸不认人的。”
“哗啦……咳咳咳……你要是敢用这个事儿逗着玩,我可真要打女人啦!”这次洪涛不光是睁眼了,还张嘴了。结果脚底下没撑住,身体往下一出溜,喝了一大口洗澡水,还被呛到了。
原本这件事洪涛是一个字都不想和她们三个说,转让股份的时候都没解释为什么。可现在不说不成了,欧阳凡凡是孕妇,还是头一胎,不能让她着急,多少也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这句话欧阳凡凡是咬着洪和-图-书涛耳朵说出来的,一边说一边红透了脸,那个娇羞样儿啊,也就是洪涛看不见,否则下巴都得掉下来,刚才在浴缸边上那个欧阳凡凡和现在这位简直就是两个人。
咳嗽已经不能拦住他的动作,一个翻身洪涛就跪在了浴缸里,用食指轻轻捅了捅凡凡的小肚子,脸上的五官都已经走形了。
听了洪涛的回答凡凡笑得那叫一个畅快,光笑还觉得不解恨,又在洪涛肩膀上轻轻咬了一口。看来洪涛是通过了考验,这也是她的爱好,没事儿就要去考验考验别人的真心。
“切,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满嘴没实话呢。你和月姐走后没多久我就去医院里查过了,用不用拿医疗册给你看看啊。去去去,别拿这幅德性吓唬我,孩子看到了不好。以后他只能看美好的东西,快笑,给我使劲儿笑!”
“是不是周家,你让古欣去勾引周佩佩就是为了这件事儿吧?你等着,我去撕了她那张脸,我要和她同归于尽……”完了,欧阳凡凡彻底暴走了,洪涛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她。就像是一头受了伤的母豹子,獠牙的利爪都亮了出来,凄厉的吼声响彻整座院子,底气真足,洪涛都无法想和-图-书象,这么娇小的身体里哪儿来的这么大力量。
“……为什么要让他知道?我有什么安全问题?你又在外面惹事啦!”欧阳凡凡让洪涛说得一愣,脑子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自己怀孕和通知堂哥之间的必然联系,最后终于在洪涛身上找到了最靠谱的可能性。
大洋彼岸还有张媛媛和洪琪呢,自己总不能也把她们母女俩扔了。那样的话对得起对不起金月另说,好像对张媛媛和洪琪又不太合适,更对不起自己。
“凭什么!”洪涛很想早点结束这段谈话,太没营养了。调情也不是时候,现在再怎么调自己也没战斗力了。
“这次的对手有点强,我也不敢说能占什么便宜,要是对方有什么报复行为,说不定就会从我身边的人开始。所以必须让你哥哥来保护你,有他在一般人都拿你没辙。”
“又来……你们真想折腾死我啊!上次不是说好了嘛,以后不许搞这种劳民伤财的运动了。而且这段时间我真的有事情忙,还是大事,咱拖到明年成不成?”
“什么时候你们觉得我不好了随时都可以离开,只要你们确实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和一个正确的男人,我半个不字和*图*书也不会说,应该属于你们自己的财产我也半分钱不会要回来。咱们好合好散听着多舒服,干嘛非要反目成仇呢。”
“我说你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小气呢,她肚子里怀着孩子,你就不能让这她点啊!”欧阳凡凡这嗓子让洪涛手忙脚乱,也把厨房里的黛安和齐睿引了过来。两个人一看欧阳凡凡呲牙瞪眼、怒风冲冠的样子,以为洪涛那张嘴又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
“看把你吓的,放心吧,我们都商量好了,以后每个人每周只许来找你一次。你不关心自己身体我就第一个不答应,我可不想以后孩子的爸爸是个病痨,你猜是男还是女?”看到洪涛都睁眼了,欧阳凡凡笑得更开心,能吓住洪涛一次也是很难得的。
“……不成,这件事儿必须让你哥知道,你以后的安全得由他负责!”啥叫脸皮厚,往洪涛脸上看。都快被凡凡撕成沙皮犬了他居然没什么反应,转着眼珠好像在想什么问题,很快就做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
在自己和别人之间非要做出一个选择的话,洪涛百分百会先选择自己。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从来不会百分百付出给任何一个人,注意,是任何一个人,没有例外。
和图书关于这件事儿洪涛只能无耻一次了,也只能对不起金月一次。其实现在就算把这三个女人都轰走,以后也不联系了,照样还是自己对不起金月。
这时她脸上突然有了一种光芒,说不清是什么状态,反正看上去好像年长了好几岁,没有了小姑娘的青涩,多了一种慈爱的感觉。同时她还拉着洪涛的一只手绕到了身体后面,轻轻的按到了自己的小肚子上。
“嘻嘻嘻……好多人都说你是个冷血动物外加混蛋,连你舅舅都这么说,不过我却越来越喜欢你这种混蛋模样了。放心吧,天钺不知道我们的事儿,就算知道了也管不着,我也不会让他来骚扰你,敢来我就从鼓楼上跳下去!”
这回洪涛终于把眼睁开了,欧阳凡凡这是要再来一次受孕活动,必须不能答应。以前是自己糊涂,贪图她们的美色,不小心上了当,但上当只能上一次。
“那可不成,你不光不能摔我,还得没事儿多来看看我、多逗逗我开心,哼!”欧阳凡凡今天确实很反常,说话都颠三倒四的。
洪涛的反应并不出乎欧阳凡凡的预料,她并没躲,也没被洪涛的表情吓住,还把肚皮往前挺了挺,伸手就捏住了洪涛的脸往两边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