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04章 不从宽

“带我回她住的地方,我要和凡凡当面谈谈,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饭也不吃了,大斧子拽着洪涛两只手就往外走。
她应对的方式也很简单,不哭不闹也不求情,先脱下高跟鞋照着堂哥奋力扔了过去,然后光着脚转身就往外走,还为自己找了一座比较有名的建筑。
在回魏老太太家的路上洪涛还在和大斧子解释欧阳凡凡刚怀孕不到两个月,上班并不影响身体健康,结果又遭到了两个大瓢,干脆也就不吱声了。
没法回答啊,说娶?显然不可能,也显得自己太不是东西了。说不娶,当着人家哥哥说我把你妹妹肚子搞大了,还不打算娶,不挨揍的几率很小。
“我没鞋带……腰带也没有……不用绑吧,我既然来见你了干嘛又要跑呢?”解鞋带,这是公安部门抓疑犯的惯用手法,包括腰带。既能让犯人失去快速逃跑的能力,又可以当绳子暂时把犯人控制住。洪涛明白这个道理,但觉得大斧子有点糊涂了。
大斧子说的情况洪涛觉得很可能,这种部门要是想折腾一个老百姓手段有成千上万种,而且根本不算事儿,别说自己不找后账,就算找后账上哪和_图_书儿告去?哪个法院会接这种状子呢。
欧阳凡凡接到大斧子的电话之后回来的挺快,可是此时洪涛已经在院子里晒了快一个小时,而且还不是站着晒,而是蹲着马步。
“哦……钳子、钳子”齐睿已经被这个场景吓傻了,像个机器人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该帮着哪边,听啥干啥,扭头就要往院子外面跑,去网吧找钳子。
但自己也不能闷着头不说话,那样更拱火,必须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有理有据,才有可能躲过这顿揍。
“我乐意!你连媳妇都没有,根本不懂我们的事儿。就算没有他我也不会按部就班的过下去,本来我是想和睿睿过一辈子的。到时候抱养一个孩子,我是孩子的爸爸,睿睿就是孩子的妈妈。”
“钳子,拿钳子去,这玩意剪子剪不动。”洪涛倒是没琢磨欧阳凡凡真要自杀,她是想解开自己身上的电线。但那个扣绑死了,别说一个女孩子,就算是欧阳天钺也解不开。
不过洪涛觉得这样也比让大斧子直接抽自己强,脸上还带着笑容和认识的人点头,顺便缩了缩手,提醒大斧子钱在自己裤兜里,可是双手都被绑着和_图_书没法拿。
“把鞋带解下来给我……”大斧子看洪涛的眼神都是飘着的,也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
“凡凡、凡凡,别激动,你哥也没打我,就是让我晒了晒太阳。不信你看,我身上没伤。”洪涛此时也不蹲马步了,背着胳膊就凑了过来。这时大斧子已经把凡凡手中的高跟鞋夺走了,但这个女人真疯,还在用拳头往肚子上捶。洪涛只好把身体使劲儿贴住她,不让她继续自残。
欧阳天钺在一旁拿着根小木棍,只要洪涛姿势不标准,直接照大腿上就是一下。现在洪涛知道以前自己折磨费林和唐晶的时候有多疼了,浑身上下几乎湿透,鞋里都是汗水。
“他也不是主动找的我,是我觉得他挺有意思才逼着他让我有个孩子。后来时间长了,我觉得和他一起过日子也挺好的,睿睿也是这么想的,我们俩就是要和他过一辈子。你要是拦着我……我就、我就打死他!”
“脖子上的绳子解下来给我,你小子身手不错,我不一定能弄得过。万一你改想法了,我上哪儿找你去?别废话,赶紧的,否则我打电话叫人了啊!”可惜大斧子没觉得洪涛态度诚恳,还和-图-书是很谨慎。
“得得得,听你的,不过你小点劲儿啊,我这个护身符有灵性,连绳子都是原装的,弄断了就不好了。”洪涛真是服了,这都什么人啊,一个破护身符上的细绳能控制住谁,就算绑在自己两个拇指上也没用。豁出去疼了,一拧就开。
“哎哎哎,先别急啊,饭钱还没付呢。再说凡凡也不在家里,她在单位。”洪涛的这个姿势挺奇怪,引起了饭馆里几个客人的关注。
“她正高高兴兴的准备当妈妈呢,我和她提了要告诉你,还想去她家见见二老,这种事总不能黑不提白不提的就过去了。”有门,只要大斧子能保持理智,洪涛觉得就好办。
“啪!她都……病了,你还让她上班!老板,饭钱记在他头上,下次再付。”最终洪涛也没躲过揍,大斧子抡圆了就是一巴掌,不过没打脸,而是脑袋,然后在一片诧异的注视中拉着洪涛大步出了门。
“这饭馆的老板和你认识吧?拿走我戒指也是怕我揍你对吧?我要真想揍你你躲得开吗?我可以把你抓进去关几天,在里面慢慢揍,还肯定没外伤。”可是大斧子居然没动手,而是转头四下看了看,又盯着和_图_书自己手指上那个白圈琢磨了琢磨,这才开始和洪涛摊牌。
“现在呢?”果然,大斧子还真把洪涛的两根拇指绑上了,还绑得挺紧。
“凡凡什么意思?她身体怎么样?”大斧子别没让洪涛说动,或者说他也没确定要不要让这小子好看,这时候欧阳凡凡的态度就很关键了。
“欧阳天钺,你这是要逼死我吧!成,你就折腾他,一会儿去国贸下面给我收尸!”进院一看到洪涛的德性,欧阳凡凡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最好别打要害,你要想出气可以照着胳膊腿来,打断了也特别疼,我保证不找后账。你得为凡凡想想,好歹我也是孩子的父亲,要是我废了谁陪她娘俩过后半辈子,单亲母亲总是不太舒服的。她那个性格如果知道是你干的,说不定会在你水里下毒呢。”
欧阳凡凡的彪悍是骨子里带的,但很少有人能看到,洪涛侥幸见过一次,现在又见到了第二次。她一边说一边还想往外跑,但有大斧子在肯定是跑不了。但她有办法,捡起地上的一只高跟鞋就往自己小肚子上打,下手还真狠,从洪涛这个角度上看,鞋跟就和插进肚子里差不多。
“领证肯定是不成和图书,我有媳妇了。但我会一直照顾她的,只要她不想离开,我就不抛弃她和孩子。”大斧子这个问题一问出来,洪涛就知道自己很可能会挨好几巴掌。
想反抗已经没机会了,欧阳天钺从葡萄架上找了一段电线,把洪涛的双臂来了个标准的五花大绑。电线根根都勒进了肉里,很快洪涛的双臂就没了知觉。看来这孙子没少干这种事儿,手法很是熟练。
“睿睿,拉住她……活祖宗,你心疼他他不心疼你啊。你知道他刚才是怎么和我说的吗?他说他不能娶你。这成什么了?他要让你给他当情妇,过几年岁数一大他还不是说不要你就不要啦!”
欧阳天钺的身手其实也不怂,别看全身没有几两肉,但力道和速度都很快,一看就是经过训练。陪着欧阳凡凡回来的齐睿还没反应,他就已经窜出了二门。一边拦着欧阳凡凡不让走,一边和她陈述洪涛的罪恶行径和以后可能的后果。
“你是死人啊,他要绑你你就让他绑!你不是会功夫嘛,揍他啊!……睿睿,拿剪子去!”欧阳凡凡被洪涛拱得节节后退,也就不再打自己的肚子,反过来开始教训洪涛。但最后一句话把齐睿吓坏了,要剪子干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