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07章 气管炎

“哼,难说。他以前游走于几个女人之间吃软饭,现在正室回来了不得不收敛。这样的话就能解释为什么要把股份都转让,我估计不是他想转让,而是那几个女人逼着他不得不转让。她们没有一个是肯给别人做小的,就算她们自己乐意家里也不会答应。”
顺便说一句,洪涛说他主厨,但每道菜都是刘援朝做的,他只管用嘴说,一下手都不动。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这叫厨师长,光动嘴不动手才高级。
自打和她们三个谈过一次之后,她们对金月的态度也有了转变,没事儿就来找金月聊天,还一起逛街、美发。正好韩燕不在京城,金月也没有朋友,很快就和她们打成了一片,姐姐妹妹叫的可亲了。
“唉……家门不幸啊……”大斧子脸皮也真够厚的,为了一顿海鲜愣是装听不懂欧阳凡凡的话。不过他也没在原地坐着不动,那样小两口在屋里哼哼唧唧的不太方便,干脆背着手向花园走去。魏老太太这座院子他还是头一次进,就当逛公园了。
对于欧阳凡凡的哥哥登门拜访她也没想太多,本来就是邻居,又是洪涛公司里的高管,互相走动走动顺理成章嘛。
www.hetushu.com对于洪涛的此种表现周京觉得只有一种解释,并为此很是惋惜。虽然洪涛是他的敌人,但他也不愿意看到敌人没倒在自己眼前,而是先倒在了媳妇脚下。
其实他真是多心了,这个座次并不是谁有意安排的,因为欧阳凡凡是左撇子,所以就不能坐中间,否则会和相邻的人手碰手,最边上的位置还是她自己挑的。但洪涛也不清楚大斧子怎么老沉着一张脸,自己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老知道他在想什么呢。
“你看,刚才折腾的太厉害了吧。快快快,去屋里躺着,我帮你看看。大舅哥你坐着啊,别客气,就当是自己家了。”
另外一个让大斧子郁闷的就是座位的问题,四个女人一字排开,金月和洪涛面对面,旁边是齐睿,然后是黛安,最后才是他妹妹。这尼玛不是明摆着已经排好了座次嘛,合算自己妹妹给人当情妇都不能当大的!
齐睿在这方面最木讷,不太会去主动讨人喜欢,不过她有个优势,就是每周都要给刘备和田思思上舞蹈课。这对于一直觉得自己体型不够好的金月来讲也是个大诱惑,干脆也不http://www.hetushu.com用齐睿来主动讨好她了,她自己就送上门给齐睿当了学生,比两个孩子学得还刻苦。
如果她们都能和金月搞好关系,那以后说不定真能和平共处呢,难度是有,但希望也有。想一想自己谁都不用抛弃,大家就这样心照不宣的过下去,不也挺好嘛。
一个人,能脱离自己的出身环境、受教育程度和地位,用相对平等的眼光去看待身边的每个人,这个人也就和圣人差不多了。有些东西是从小养成的,在潜意识里根深蒂固的,后天的修正作用不大。
这可不是周川不够聪明,也不是他视而不见,这叫阶级思维。别说是洪涛的敌人,连大斧子那样和洪涛没什么利益冲突、甚至能算半个普通朋友的人,心里不也是这种思维嘛。
“哎呀,家庭和睦多好嘛,俺老洪的幸福生活就快实现啦!”洪涛对这一切看在眼里、乐在心中。
周川对于洪涛的感触比周京来得更深入也更复杂,他是真正切切吃过洪涛亏的主儿,也是和洪涛面对面坐在一起掰过手腕的。虽然知道洪涛很难斗,但心里始终不愿意承认这是洪涛的本事。原因很简单,他就是个草www.hetushu.com根!
至于说周川那边,既然答应了大斧子,洪涛还就真打算停止计划,也不用大动干戈,只需要把周川的所作所为当过眼云烟不去搭理,计划也就没什么作用了。不过江竹意还没回京,这种事儿不好在电话里长谈。
现在她正一门心思的在搞建筑师事务所,京城有金叔叔的关系帮忙张罗,每天还得和辛迪在电脑上不停的聊,大半夜的想起一个点子也得上线说两句再睡。
在这里面欧阳凡凡最贼,凡是金月在成立事务所方面的问题她都包了,正好她也最擅长这些工作。黛安则主要偏重于培养金月的穿衣品味,现在金月也开始化妆,有时候猛一看甚至有点江竹意的穿衣风格。也难怪,俩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
“哥,他这是要干嘛?不会是想拿着钱移民吧!咱的人没发现他有转移财产的情况,难道和结婚有关……不会是娶了一个母大虫吧?”
其实对于龙虾连锁网吧的股份问题周家兄弟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好好的网吧怎么就要转手了呢?为此他们兄弟俩还做了一番调研,综合了各方面情况之后,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不光是网吧,洪涛在讯和图书通公司和螳螂虾公司的股份也都出售殆尽。
古欣废了这么大力气才通过周佩佩把消息传到周京耳朵里,如果马上停止好像有点太亏。洪涛想了想,还是决定把龙虾连锁网吧的部分股份卖给周京。
洪涛对于这个事务所并没什么态度,需要帮忙就帮,但也不去主动过问。这倒不是说有什么嫉妒心,主要是自己真不懂这些太专业的东西,办手续什么的也用不上自己这个半吊子,那三个女人就全给解决了。
但有一件事儿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龙虾网吧的股份已经有了下家,和预计的一样,当周京得知这件事儿之后很感兴趣,已经开始和孙丽丽正面接触,双方正在为价格问题打拉锯战。
不管是真疼还是假疼,洪涛都必须当大事儿来对待,要的就是这个态度。马上扶着姑奶奶进屋,还不忘了招呼大斧子一声。
当然了,女人之间和睦了,对自己也是一个大考验,尤其是身体方面。现在金月经过蜜月开发也对肉搏有了兴趣,越来越主动。
金月并不知道洪涛刚挨了一顿揍,对于他手臂上的伤痕也没过多关注。这倒不是不关心丈夫,而是洪涛从小到大身上就很少没有过伤,都hetushu.com看习惯了。
自己只答应大斧子不去和周家正面作对,并没说一点儿都不坑周家。而且网吧这件事儿短时间内不会发酵,等他们发现被坑了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年之后了,也不能说是自己故意坑人。做买卖嘛,谁能控制那么长远呢。
海鲜是吃上了,不过这顿饭吃的让大斧子很没胃口,因为桌子上全是女人和孩子,就他和洪涛两个老爷们,好不容易有个刘援朝还死活不上桌。
另外四个女人自己也不能厚此薄彼,每周怎么也得单独待半天,身体的负担有点大。可只要她们能满意,洪涛觉得苦点、累点也值了,为此他又喝上了欧阳凡凡从老中医哪儿给找来的滋补汤药,苦中作乐。
“讨厌……洪涛,我身上不太舒服,你帮我捏捏嘛。”看到大斧子就赖着不走,欧阳凡凡真是恨得牙根痒痒,一计不成那就再来一计,轰不走你,我恶心走你!
“得,那我就不走了,用妹妹换一顿海鲜吃也比白白给人强!唉……家门不幸啊。”大斧子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场面人,欧阳凡凡既然铁了心的要跟洪涛他也就没啥想法了。情妇这个名号是不好听,可谁让洪涛手腕高明呢,总比逼到最后弄个两败俱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