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10章 她想有个家

“我说老孟啊,你别和我装,是谁和韩燕偷偷出去吃饭看电影的?别以为你能把韩燕摆平就不需要我这个媒人了,她还有个女儿呢!”
“要不你和我回家看看她女儿和我是啥关系,再决定到底帮不帮这个忙儿?”拒绝?洪涛都不带着急的。他只要决定给别人挖坑,必然是深不见底,甚至还是坑连着坑。每当你觉得爬出来的时候,其实是掉进了另一个更深的坑。
“呦呦呦……还激动上了,等你舅舅踹腿的时候我必须看看你能不能多掉一滴。成了,别在这儿恶心我啦,赶紧拿上照片滚蛋吧。”
“嗯,确实是她……”如果现在看到韩雪真人,洪涛觉得自己不会太伤感,可是看到照片里那张熟悉的面容之后,鼻子一酸,居然掉了两滴鳄鱼泪,即便他使劲儿眨巴眼睛也没止住。
“你就偷着乐吧,我不光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还给她找了一个大院子住,以后你们俩结婚都不用买房了。这也就是你,我小舅结婚我都没说送他房子。”
“这是有关她唯一的遗物,还是我托人从当地劳改档案上偷偷取下来的。”也不是啥都没找到,孟津给了洪涛一张黑白证件照,是韩雪刚被抓时和_图_书拍的。由于保管条件所限,氧化的比较厉害,纸张有点发黄,对比度也有点模糊了。
别看孟津没事儿就去夜场混,不是没见过女人的主儿,但他在谈恋爱的问题上真不太灵光,或者说脑子根本就不走这一路。这也难怪,他只比洪涛的小舅舅小两岁,可居然没和女人正式接触过。
“你找韩燕要吧,这是她姐姐不是我姐姐。我说你怎么越活越抽抽了呢,还是说你一遇到女人就麻爪,脑子都断路了?”
从八四年到二零零五年,整整二十一年,就算放到京城,无人认领的骨灰也会被集中处理,更何况是在遥远的大西北,那边在当时有没有正经骨灰堂来存放都是个问题。
“别,我可不能拿走,这照片还得在你这里保留几天。不光是照片,你再帮我个忙,给找个好点的骨灰盒,顺便弄点骨灰放里面,等韩燕回来之后就说是她姐姐的。”
“你觉得你有那么大魅力,让她对女儿的意见不管不顾吗?她可不是大姑娘了,而是结过婚、有过家庭的单亲母亲,想搞定大人首先你得让孩子不讨厌。”
但愿她在九泉之下也能睡的安心一些,别再像个受伤的野兽,每天都http://m.hetushu.com把神经崩得紧紧的。但这些想法不能告诉孟津,还得拿来继续忽悠他,让他觉得愧对自己,这样以后有事就更好和他张嘴了。
对于洪涛的表现孟津有点吃惊,他记忆中好像从来没见过洪涛真的动情。不是没哭过,需要的时候洪涛也会哭着呢,但这次显然不是装的。
按照孟津的说法,当年的劳改农场现在都成小镇,根本就找不到知情人,也没人知道这些骨灰到底是怎么处理的,更没有墓地。反正他是尽了全力,真找不到线索。
“要不我再给这位姐姐找块墓地?昌平那边我认识一个老板,他包了一片荒山正在弄公墓,据说卖得挺红火,好几万一块儿呢。我要是和他张嘴,最好的位置不敢说,反正得是精品。这次不让你花钱,到时候我带着燕子去,再找人给弄个高档点的墓碑。”
墓地?洪涛还真不想让韩雪一个人孤零零的睡在荒郊野外。她从小就在外面漂泊,最缺的就是一个温暖的家。自己回来的有点晚,救不了她,但给她找个家一样的地方长眠还是能做到的。
韩雪就属于这种命不好的情况,第二年春天她就被以前的同伙揭发,两罪归一,http://www•hetushu•com直接就成了团伙骨干成员,好像还和一起斗殴致死案牵扯上了,改判成了死刑,不到一个月就执行了。
韩雪找到了,但也等于啥也找不到。她是八三年夏天被抓的,刚开始还没那么严重,只算是流氓团伙里的主要人员,被判了十年,注销户口之后送到石河子劳改。
“……这小子到还是有点情谊……不对啊,以后我结婚了就住他们家旁边,那我不成他保姆了!大事儿小事儿全得是我上,躲都躲不开!哎,你给我回来……”
“……拿钱!”让洪涛这么一分析,孟津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太妙,咬了好几次牙也没敢说出和韩燕分手的话。
只要捏住了田思思韩燕就跑不掉,韩燕跑不掉孟津就还得给自己当牛做马。而且以后连求都不用求了,直接就是吩咐,敢说个不字试试。
在韩燕这件事儿上洪涛根本不怕他过河拆桥,单亲母亲最珍贵的不是自己的未来生活,而是孩子能不能接受。这一点从古到今、不管国内国外都通用。
不是说他是童蛋子,而是没有过正正经经那种男女交流,找个小姐啥的他比谁都利落,脱了警服就是个大茶壶,能把夜场里各种档次的价目m.hetushu.com表和特殊服务种类都背下来。
平白无故被孟津看到了自己柔软的一面,洪涛觉得很亏。但眼泪掉出去就弄不回来了,咋办呢?收点门票钱,看自己哭不能白看。
能碰上一个合适当老婆的女人不容易啊,尤其是在这种时代里更难得,他真舍不得。两害相较取其轻,在到底要媳妇还是摆脱洪涛这个大麻烦的问题上,孟津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
现在让洪涛这个坏种变着法的一忽悠,立刻就觉得晕头转向,怎么琢磨怎么有道理,再也不提要钱的事儿,也不嫌骨灰盒晦气,甚至还准备再多投点资。
洪涛都走了,孟津还沉浸在有老婆的美好生活里呢。可是冷静下来之后他就越琢磨越不是味道,然后突然惊醒了,立刻意识到这是洪涛的圈套。可是再追就晚了,洪涛的车已经出了分局大门。
但你还不能说是洪涛是挖坑害人,谁让你管不住自己非要往上贴呢,世界上就没有白来的好事儿,更没白来的媳妇!
当然了,这些东西别说周川和周京不知道,就连洪涛这个老妖怪也没有预料到。他此时正在孟津的办公室里看着一份材料唉声叹气呢。
“这就不用啦,我打算把她埋在我家院子里,反正韩燕http://www.hetushu.com以后也会住在我家后面,想看看随时都能看,不用跑到郊区去和别人挤在一起闹腾,烧个纸都得排队。”
“她会欠你多大一个人情?这可比吃几次饭、看几场电影管用多了吧?合算你谈恋爱还得我出钱,凭什么啊!”既然孟津已经掉进了自己的坑里,看样子也爬不上来了,那洪涛就不会手软。别说给钱,不管你要钱就已经是很仁义的作风了。
但在那个时候,判了并不意味着安全,入狱之后又被别人咬出来,再被二罪归一的情况很多。而且只要事实经过大概靠谱,没人会去仔细审理,一般都是按照从重从快的原则往死里整。
“你拉倒吧,我还给你找骨灰盒,你不嫌晦气我还嫌呢!”这次孟津不打算帮忙,越是做他这种工作的人就容易迷信,因为有太多事儿是他们无能为力或者想不通的,不得不给自己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各种神灵啥的就成了首选。
“好好想想吧,我对你怎么样,以后别一有点小事儿找你就一百个不乐意,我这么讲究的人你打着灯笼都不好找了,切!”
“这种事儿有和外人要钱的吗?只要把寻找韩雪的过程说得困难点、再把你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夸张夸张,你觉得韩燕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