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11章 停战协议

有了这份没有字的和解协议,有关网吧股份转让的事情基本也就定了。孙丽丽一个字都没改,当初怎么说的和周京就是怎么谈的,五千万一分钱不能少。最终也确实没少,周京很不情愿的掏出了真金白银,拿到了龙虾网吧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成了实际大股东。
以前洪涛还真没看出来大斧子是这样的一个人,以为他只是像惯孩子一样习惯于为欧阳凡凡挡风遮雨,现在看来他还真不是仅对堂妹这样,而是对他的家人有一种责任感,总愿意用羽翼去护着。
和解?洪涛真没这么想,现在他看着周川还是想过去揍一顿。好好的公司给人家搞垮,这尼玛就是一群祸害!就算自己真知道什么门道也不会和他们兄弟说的,不挖坑已经算很克制了。
几乎就在签字的那一刻起,周京早就安排好的几个人也名正言顺的进入了龙虾网吧的管理层,开始介入公司的日常管理运营工作。而孙丽丽和张媛媛之前安排的管理人员则开始小规模撤离,一朝君子一朝臣的道理大家都懂,倒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周兄说笑了,我哪儿有什么红颜知己,不过怕老婆倒是真的。http://m.hetushu.com你看,时间不早了,我还真得回去陪她,否则晚上不让上床。改日周兄有时间一定来我家做客,就这么说定了啊。”
“好一个知足常乐,但真能做到的没几个。听说弟妹和洪兄你是青梅竹马,看来你们俩感情真是不浅啊,为了她洪兄连身边的红颜知己都舍了,能做到这一点的也没几个。”
“哪儿有什么大项目,说起这个还得看周总您的手笔,我这种都是小打小闹混口饭吃。”洪涛本来也想走,和周川能有啥可聊的,也别低头不见抬头见,别见最好。但周川一张嘴还得再坐坐,怎么也不能刚和解就撅人家,还得陪着应付几句。
洪涛真不知道周川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又不想和他在这里东拉西扯磨牙玩,干脆就坡下驴,一句怕老婆就成了告辞的理由。
相对来说交接工作进行得还是比较顺利,孙丽丽这边并没主动制造什么障碍,甚至连财会职务都让出来一个。
大斧子别看能随时进入这种高级会所,但他对这里的感觉不太合拍,自打进来就浑身的不自在,总往角落里缩。一看洪涛和周川握手言和了,立刻www.hetushu.com就起身跑了。
当然了,这不是做给周川看的,而是看在大斧子忙前忙后的份儿上,不想让他觉得受到了轻视。在欧阳凡凡的问题上自己还是应该感谢大斧子的,他不仅没揍自己,在和凡凡谈过之后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准家人,从以前的不闻不问、站在一边看热闹,转变为了主动为自己着想。
“我听说洪总结婚了,婚礼没赶上,现在既然是朋友了,这份礼自然不能装不知道。别推辞,也别嫌寒碜,用京城话讲这叫面子。”
“哼,这点出息,也成不了什么大事儿……”看着洪涛匆匆忙忙的背影周川嘴角露出一丝阴笑,今天洪涛的表现很不及格,和以前那个滚刀肉差远了。
这让周家兄弟更放心了。原本他们最担心的不是洪涛在股份上耍什么心眼,而是怕他唆使这些工作人员撂挑子,那样的话确实有点麻烦。
现在看来洪涛真的和龙虾网吧没什么关系了,整个谈判过程中都没见到他的影子,也没人提起过他。孙丽丽还私下表示她很快也会出售手中的剩余股份,彻底离开这个行业。
到底这种习惯是怎么养成的洪涛暂时还不知道,但http://m•hetushu•com对这种人很尊敬,因为从他身上可以看到自己姥爷的影子。他们俩虽然地位、能力、年纪相差很多,但骨子里那股劲儿是一样的。
“这就对了嘛,大家都在一个城市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和和气气、互通有无才是正道,谁敢保证以后不走麦城呢。来来来,干了啊,你们俩多聊聊,我还有事儿就不陪了。”
“至于说我嘛,不瞒周兄,是内部出了点不同意见,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钱不能都自己挣了,知足才能常乐,您说呢?”
七月初,洪涛时隔几个月再次见到了周川,这次会面的地点是大斧子安排的,而且他还亲自到场当上了中间人,生怕洪涛和周川再因为几句话说翻了。
但是见面之后他发现洪涛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虽然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贱,可说话什么的已经很少带刺了,最主要的是他居然痛痛快快就答应了自己撤股的事儿。
“螳螂虾可真不算小了,不过有件事儿还得问问洪总,好好的网吧为什么不干了呢?不瞒你说,我弟弟想接过来,托我和洪总讨教讨教行内的门道。”周川不但没有走的意思,还又给洪涛满上了一杯,看样m.hetushu.com子聊性挺浓。
这让周川自己咬了两次舌头才敢相信,如果没有大斧子作证,必须百分百认为这又是个坑。既然洪涛态度这么端正,周川也觉得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强。
这玩意可不是他事先买好带来的,而是会所里提供的。中国会里面就有这种服务,只要你想送,全世界的各种名牌特色礼物随时有,拿出手一点不跌份儿。
即便自己还是过不了当初被洪涛坑的那道坎儿,但目前也确实犯不着再去生事儿,所以也做出了比较低的姿态,还把一对儿瑞士手表当做礼物送给了洪涛当结婚礼物。
对此周川并没有太多喜悦,反而感到有些小遗憾。一个男人连老婆都摆不平,这简直就是男人耻辱。原本还指望以后有机会再开导开导这个滚刀肉,能为自己所用最好。现在看来可以省了,平民出身就是格局低,挽救都费劲。
“那我就不矫情了,替我媳妇谢谢周总,改天有空去我家做客,尝尝我的手艺。”自打刘援朝住到自己家里之后,洪涛多了一个毛病,没事儿就四处显摆自己的厨艺。每次做饭都是刘援朝掌勺,他在一边摆样子,顶多是装盘的时候上上手,但对外都说是自己的手和图书艺。
要说他这个堂哥当的真是仁至义尽,为了欧阳凡凡舍弃了各种原则,洪涛也正是觉得他身上还带着人味儿,虽然不太情愿却也没在席上说什么怪话,很低调的和周川达成了原则上的和解。甚至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还同意了周川转让讯通公司股份的要求。
“我听说洪总也把股份都转让了,是不是又有什么大项目,能不能透露透露?我对洪总的眼光还是很佩服的。”大斧子一走周川就有点活泛,再加上刚才陪着大斧子干了好几杯,已是微醺,话见多。
“哦?周京也想搞网吧,好事儿啊。这个买卖对管理、投入要求都不高,官面上的事儿对别人来讲算个事儿,你们兄弟分分钟能搞定,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周川来的时候也没指望洪涛能有多大转变,但欧阳天钺出面了自己不来又不太合适。这个人和自己大哥有交情,算得上是欧阳家下一辈里的主要人物,该给的面子还得给。
洪涛越是闪烁周川就越是认定自己之前的判断没错,转让股份并不是洪涛的本意,他是后院起火了才迫不得已出售。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尤其是自认看透了对方的时候,更让他觉得捏到了洪涛的痛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