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13章 传承有序

既然聊不到一起那就别聊,我躲着你们。可是刚一出胡同口还没拐进网吧,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正站在后海边上和两个附近的街坊聊天呢。虽然在拆迁问题上洪涛最终也没惯着这些邻居,但他和这些人不会记仇,打个招呼还是应该的。
那是金叔叔给找的园林局房产,标准的古建筑,环境不能再幽静了,租金就是意思意思。其实地坛里也有这种房子,但金月选择了离家更远的日坛,估计是不想再见到以前的同事,尤其是卫建华。
坏不怕,不坏才可怕。既然已经能比马超还坏,那就说明女儿的心智已经够用了。像马超这种从小在网吧里长大的孩子心眼子不可谓不多,能把他使唤动,长大之后至少不会吃亏。
“可是我担心我儿子,本来以为躲开你了能好一些,没想到又落到了你闺女手里。”保罗是真担心,他和别人不太一样,尤其是在对待洪涛的问题上差别很大。
“我还有文件要看,你自己在这里应付吧。”打人不打脸,洪涛专门照人脸上糊,保罗也受不了,找个借口就败退了。
洪涛当然没意见全是支持,家里再有钱他也不希望金月老在家里待着,那样除了很闷之外,还会把人待hetushu.com废、待傻。
“你们家马超来信儿了没,在那边过得怎么样?”洪涛不想给保罗充当中国通的机会,现在自己已经有点说不过他了。
但保罗也没闲着的事儿洪涛敢保证,孟津就曾经在夜场里碰见过他。当然了,他去的次数不多,但一次和十次本质上也没啥差别。
七月底,金月的建筑师事务所开张了,本来洪涛想让金月用盛唐古艺的二层楼,但她说还是留给孩子们跳舞健身比较合适,最终把事务所开在了日坛公园里。
“你快拉倒吧,我都没看不上你,你倒先看不上我了。股份在不在我手里,但该有的钱早晚都会回来的,不信咱就走着瞧。”
不过这次他的手艺没获得啥太高的评价,辛迪和黄毅好像对中餐不太感兴趣,连筷子都用不利落,如果没有保罗从家里拿来刀叉他们就得下手抓了。
保罗是不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洪涛还真不太清楚,德国是欧洲宗教人数最少的国家,几乎有一半以上的人是不信教的。
你说没事儿约上几个同为全职太太的女人去逛街也不孤单,但你接触的人群永远就都是这种了,圈子太小也一样会脱离社会。
“嗨,怎么说话呢,我和图书们家洪琪才几岁,她可比马超乖多了。”尽管不喜欢孩子,但洪涛也不乐意别人指责自己的女儿,马上展开了反击。
辛迪和黄毅半个月之前就抵京了,金月还邀请他们来家里吃了一顿饭,又是刘援朝干活,洪涛端菜去冒充大厨。
“不信你去问问媛媛,这些可不是我说的,而是她和丽丽电话里透露的。大概意思就是如果不看人,每次出事她都会以为你就在身边,结果发现都是洪琪的手笔,蔫坏!”
“都快成小兵张嘎了,整天不是下河摸鱼就是骑着小马在镇子里乱跑,号称是中国佐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丽丽说琪琪她妈找了好几个家庭教师都被这两个孩子折腾跑了,每次说到这个事儿丽丽就把你骂一顿。”
其实马超长得还是挺好看的,吸收了保罗和孙丽丽的优点,这孩子全身上下也就这么点东西没被洪涛影响,还算正常。但到了洪涛嘴里必须玩命踩,他最看不上比自己帅的男人,男孩也一样。
“呦,这不是二婶嘛,怎么样,新房子住得还舒服不?”洪涛也没回屋,自己和辛迪、黄毅是真没的聊,尤其是那个辛迪,她看自己的眼神里总有那么一股子不友好,也不知道是因和_图_书为什么。
“合算天主教徒的习惯就是每周出去找小姐?我可警告你,丽丽对夜场很熟悉,人脉也很广,别没事儿瞎跑,万一哪天让她发现我真救不了你。”
“什么遗传,都是你和你们家洪琪教的。在国内是你,在国外又换成了你闺女,我这个儿子算是毁在你们父女俩手里啦!”
保罗现在说话的京腔比洪涛还重,他除了上班之外就拿着相机满京城的四处转,看见啥都拍,还说要弄一部有关京城的纪录片。
保罗是个很现实的人,他很反对洪涛转让股份,而且还不卖给他们两口子。但他又是个标榜不干涉别人私事的人,只能眼看着便宜都从眼前溜走了。
“你是不了解,马超这些做法都是你们家洪琪在后面挑唆的。她是不抛头露面,我儿子没你闺女贼啊,拔撅儿的事儿都他干了。这也是遗传,不用怀疑,她肯定是你亲生的。”
虽然保罗两口子嘴都不太严实,但洪涛还是乐意和他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体会。其实这个家伙贼着呢,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里有数,不像孙丽丽,那才是口无遮拦的主儿。
假如金月弄事务所还特意把黄毅和辛迪叫过来只是为了能在一起,洪涛觉得自己就算把事http://m.hetushu.com务所给他们搅合黄了照样也留不住金月的心和人。到头来还是无用功,何必呢。
“如果你没把股份都卖了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现在你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用老话讲就是坐吃山空,我儿子娶你女儿门不当户不对吧。”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这是遗传啊……”现在洪涛和保罗说话也不用担心他听得懂听不懂,有时候从他嘴里冒出来的俏皮话自己都得琢磨半天才勉强明白,也不知道是从哪些犄角旮栏里淘换来的。
保罗对洪涛的说法嗤之以鼻,和孙丽丽一样,把教育马超的责任全推到了洪涛头上,他甚至比孙丽丽还狠,连洪琪都带上了。
“你对爱情没有丝毫忠诚,这不符合一个天主教徒的习惯。”对于洪涛的私生活保罗也了解的不少,在这方面他心里确实服气,但还没达到心服口服的状态。
至于说她跑那么远整天和黄毅在一起工作会不会有什么麻烦,这洪涛就无法控制了,即便管住了人,心该跑还是得跑的。
别人都拿洪涛当大能人,但他比较冷静,总觉得洪涛比较怪,还是不符合常理的那种怪,越在洪涛身边待的时间长就越有这种感觉。
“传承有序啊……我还担心她们母和*图*书女俩在那边过不惯呢,你这么一说就放心了。”一听到保罗对女儿的评价,洪涛很欣慰。像自己挺好,只要别长得像就成。
孙丽丽有事儿没事儿就和张媛媛煲电话粥,还是跨洋的。保罗作为一个德国八卦先生,耳朵自然也支楞得高高的,听到的消息比洪涛这个当父亲的还多。
“这样也好,冲马超的长相以后恐怕也不好找媳妇,如果洪琪乐意我就不嫌弃马超了,给他当个老丈人。我估计这个消息丽丽也不会反对的,能娶我女儿,你们老马家就算祖坟上冒青烟了,偷着乐吧。”
而且一个女人如果没有自己的事业就会变成男人的附庸,那样对人格和性格也没什么好处,洪涛可不想让金月变成姥姥那样逆来顺受。
不光是对中餐不太感兴趣,他们俩对洪涛这个主人好像也不太感兴趣,客套几句之后也就没啥可聊的了。倒是和金月挺谈得来,三个人说的还都是他们专业、工作上的事情,洪涛在一边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真是一点都不懂。
“这才叫纯粹的外国人呢,别看他们长得和你更像是一个国家的。”没得聊就不聊了,不光不聊连陪都不陪着,洪涛直接跟着保罗出了屋。保罗也看出了洪涛的尴尬,顺嘴还想挤兑挤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