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16章 打草惊蛇

“嫂子,您说,有什么事儿给我打个电话就成。这里都是一群混蛋,看什么看,就是说你呢?嫂子下来了你还光着膀子,想干什么?”
一句话,生不逢时,就全概括了。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的吃穿用外加浪费已经属于世界先进水平,可我们的精神可能还没鲁迅同志那会儿富有。
“唐晶,有时间嘛?”但是怎么把这件事儿告诉洪涛,还得让他明白自己的忍辱负重呢?想来想去,金月想到了一个人。
那有人说了,我选择的时候会千挑万选,不让自己有机会赶上这种事情。能提这种问题的人,离生活的智慧差距更远。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能力太强,强到谁去揭谁就要倒霉的程度,试问混媒体的人都是金刚不坏之身,全家老小都能不吃不喝,闲的没事儿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世界上什么事儿都有办法趋利避害,甚至天气都可以预测,唯独人这个玩意是无法预测的。今天的他或者她有可能是一种思想,明年的他或者她由于各种无法预测的因素和人,可能就会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以至于在鲁迅去世之后他的原配朱安日子过得很凄苦,http://m.hetushu.com生活花销还得指望许广平用鲁迅的稿费接济,且时有时无。最终孤独伶仃、贫困潦倒的死去。
这么说话的人脑子更不好使,纯粹的马后炮和站着说话不腰疼。假如在你选择她或者他之初,就立一个约定,如果她或者他在未来二十年里发生了变化,就把你凌迟处死,有几个敢签约的?
试问有谁批判过鲁迅的作风问题?反倒是一大堆文人费劲了笔墨来为鲁迅辩解,弄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还把屎盆子扣到了封建包办婚姻上。
金月自问找不到比洪涛更合适的伴侣,和他在一起不光可以得到舒适的生活和发展事业所需的资金,最主要的是那种安全感。
那又有人说了,我找了个媳妇或者丈夫,已经十几年、几十年了,他或者她就没变化,我就是会挑选人。
但这种事儿也不应该去批判,从古至今能力的强者获得的资源自然就会多,这也符合进化论和公平原则。你不能光要求能力强大的个体去创造社会财富,而不允许他们获得相应的回报,权利和义务本来就是想等的。权利、金钱、美女等等,这些都是社会资源的一http://www.hetushu.com部分。
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上加难,还能做成功,想说不服都不成。我个人也妄想成为他那样的人,可惜啊,即便现在鲁迅同志活过来,他也得在河蟹大神面前瑟瑟发抖。
可为什么人们不去坚持原则了呢?因为大家需要鲁迅出来顶雷,因为大家谁的屁股都不干净。只要鲁迅这件事儿说通了,大家也就都跟着过关了,也就都在人品上纯洁了。
这也不是洪涛总结出来的谬论,只要我们翻翻历史,看看历史上那些强者就能得出相同的结论。不管是成功的政客、商人、艺术家、思想家,不能说全部,但大多数都或多或少的占据着高于常人的社会资源。当然了,死后才出名的不算。
“是这样,这些天有些关于洪涛的传言,说了些很不好听的话。我琢磨着肯定不是空穴来风,是不是他在外面又得罪人了?所以想请你去帮着查查,到底是谁在背后搬弄是非,你有时间吗?”
妻子看到有人诋毁丈夫,难道不该找人去查查吗?太应该了,尤其是要背着丈夫,这可不是骗人,而是一种浓浓的爱,不想让丈夫分心,很有一家之和*图*书主的气势。
金月基本不来地下室,突然一露面让唐晶很是紧张。洪涛对金月的态度大家都清楚,如果她要是去和洪涛吹枕边风,自己恐怕又得倒霉。
“外面多晒啊,去屋里坐着说吧。”金月不太了解混子里的规矩,更没往这边想,在这些问题上她确实有点憨。
那是不是包办婚姻的人就都要这么干呢?显然不是,在同等条件下还是有很多人和妻子相濡以沫、白头到老的。
在现实社会里这类人并不太多,平时我们即使能知道、看到的、听到的,也是他们光辉灿烂的一面儿,很少会有媒体去揭他们的底子。
打个比方吧,我们总去批判负心汉,但殊不知近代世上的大文豪鲁迅同志也和原配一辈子不来往,反倒在外面和许广平公开生活在一起。
“没事儿,我老在地下室里待着就该多晒晒,您站阴凉里说,我听着。”唐晶真急了,大身子板往金月前面一档,死活就是不进屋,宁可让自己给金月当遮阳板。
“嫂、嫂子,您就这儿说吧……”唐晶更紧张了,金月带着他回到了院子里,恰好现在洪涛还不在家……
当然了,金月既然号称女蔫土匪,自然也有她倔强的一和_图_书面儿。可以顾及感情和未来不去和洪涛撕破脸,但她必须要让洪涛心里明白,不是自己傻乎乎的一无所知,而是给他留着面子,以后该怎么办好好琢磨琢磨。
再说了,他或者她变没变真的是以你所见为准吗,好像不见得吧?说成你还不知道他或者她变没变应该更符合实际情况,总不能说你不知道就代表没有。
京城里有句老话是这么讲的,宁往大伯子腿上坐,不在小叔子眼前过。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丈夫的哥哥一般都疼爱弟弟,又有媳妇管着,一般不会打弟妹的主意。但丈夫的弟弟通常年纪轻,还没媳妇,必须注意避嫌。
本来嫂子找小叔子本来就有点忌讳,刘援朝和两个孩子又都在地下室里,唐晶进了院子之后脚上犹如千斤重,生怕金月让他进屋。
那洪涛这种做法到底值不值得提倡呢?答案是不值得,或者叫无法提倡。因为能这么做的人,能力上必须比别人明显高出一大截。
我用鲁迅做例子,并不是不喜欢他,也不是要借机诋毁,要诋毁我也没资格。相反,我比较喜欢鲁迅的文风,他批判起来逮着谁就是谁,从来不选边站队,立场永远在人民一边。
一个http://m.hetushu.com人过日子并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自己本来也不是黛安那种性格的人,那就必须考虑如何把这件事儿淡化,避免让两个人走到那种状态里去。
当然了,唐晶这个人选有点耐人寻味。如果金月去找黛安、齐睿、欧阳凡凡帮忙,百分百没人能说出什么来。可是唐晶,这是洪涛的影子啊,洪涛说东他就不会往西,找他去暗中调查,恐怕第一个知道的就是洪涛了。
这不叫没有原则,也不叫委屈了自己,更不叫没有了自尊,正相反,这是一种智慧的体现。人总要活着、总想活得更好、更有意义,这才是人生的终极目标。凡是对这个目标有益的事儿就应该想办法去维护,否则就等于是自己害自己。
“和我出来一下,我想问你点事儿……”金月不下来就是因为看不惯这些非黑非白的人,但他们都是洪涛的朋友或者叫兄弟,自己又不能多嘴,所以就眼不见为净了。在这一点上她和洪涛有着非常大的分歧,洪涛本人也有点邪气,但金月则是个很守规矩的人。
女人要是狡猾起来真是绕指柔,金月是想通过唐晶来给洪涛传递信息,但却丝毫没有这种暗示,还把话说得很漂亮,很符合一位妻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