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19章 大爆料

其实自打洪涛见到这些照片时就已经知道背后是谁了,百分之九十是周家兄弟。他们一直都在暗中调查自己和江竹意,发现了张媛媛母女也正常。
“恩,随你,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儿和你吵,咱们就当它没发生吧。”金月嘴上是这么说,可是养一个别人的孩子心里能痛快才怪,这样也好,眼不见为净。她只想让这件事儿赶紧过去,不要影响自己的生活,最好也别影响洪涛。
“别说了,以前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不会怪你,但也不会鼓励你,咱们就当它没发生吧。”看到洪涛吞吞吐吐的样子,金月反倒有点担忧了。
“她们母女俩确实和我有关系,孩子也是我的。确实是我不对,有愧于你。但我也不能翻脸不认人,她对我帮助很大,从来没要求过什么,所以……我还是要承认孩子的身份。”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都是理直气壮,哪怕是在睁着眼说瞎话,也不会认怂。要不就是闷头装死猪,硬着头皮等开水浇下来,现在这个样子太反常。原谅谈不上,这种事儿没法真的原谅,但忍受还是可以的。
这就是当上帝当久了的后遗症,总觉得自己能掌控一切,www.hetushu.com可以任意安排别人的生活,失去了很多正常人思考问题的方式,忘记了普世道理,剑走偏锋走惯了。
现在他们兄弟俩已经不用担心自己了,因为自己主动把套给解了,周川在讯通公司的股份一转手,他也成了光脚的。
“……你很让我失望,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一看到洪涛这个德性,金月就知道他不是在说瞎话,这种瞎话也没必要说着玩。
“把孩子接回来吧,我会待她和亲女儿一样,以前的事儿过去也就过去了。”金月的回答很快,脸上也没有太多怒容,不像是在说反话。
弄走了费林和唐晶,洪涛回家做了一桌子菜,这次真是他自己动手的,色香味就别聊了,反正是能吃。晚饭只有他和金月两个人,其他人都接到了刘援朝通知,今晚洪涛斋戒,各自找地儿吃去吧。
可是世界上还没有后悔药,如何去弥补这个错误呢?洪涛现在就有点失去了理智,又变成了那个撞了南墙还不打算回头的愣头青,打算孤注一掷的抛出实情,然后看看金月能不能看在自己不是个正常的人份儿上再原谅自己一次。就一次,自己是真不想刚开始过日子和图书就又失去什么。
“没有丽丽,还有黛安和齐睿……”大吵大闹在预料之中,洪涛反倒略微放心了点。
“这就叫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我他妈想退一步,别人就想进一步。不用查了,我知道是谁干的。但把人找出来也没啥用。你们俩记住,以后对媳妇好一点,别学我,搞不好就鸡飞蛋打了。”
不过他们能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也就说明是真没啥正经招数了,自己也不用搭理他们。反正张媛媛和洪琪的事儿早晚都要和金月坦白,这次正好成了催化剂,让自己别再拖,臭媳妇早晚要见公婆,拖着反而更麻烦。
即便是有些不妙的感觉,但金月也没想到洪涛这么能干。好嘛,合算他身边这几个女人基本都和他有染。现在金月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在一起吃饭,洪涛也不为刷碗多而抱怨了,这是活该啊!
“其实这件事儿如果没人说我也会找时间和你坦白,之所以没说只是想等我们有了孩子之后再提,我怕你会受不了,只是……”想的挺好,可是真到要张嘴的时候洪涛还是觉得话讲不出口。
至于说他们兄弟俩为什么又要来找自己的麻烦,洪涛觉得这不是http://www.hetushu.com找麻烦,而是在恶心自己,让自己说不出来道不出来,也抓不到证据。总不能去和大斧子说自己受欺负了,然后愣说是他们兄弟下的手吧,只能吃个暗亏。
韩雪、韩燕、谭晶、齐睿、凡凡、黛安这些人如果处在金月的处境,她们估计也不会接受的,说不定比金月的反应还大。江竹意是另外一回事儿,她和自己一样已经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人了。
“你……你!你一直就和她们生活在一起,每天吃饭睡觉都是,那为什么还要把我卷进来,你们在一起过不好吗!”
“那她们呢?现在你能不能坦白的和我说,她们到底还有谁?孙丽丽?齐睿?”金月终于忍不住了,大声打断了洪涛的废话,满脸通红。
“如果光是以前的事儿我就不用愁了,欧阳凡凡也怀孕了,是我的……在我们结婚之后,我和她们依旧有来往……”
自己除了和江竹意见面时特别留意,平时并不进行什么防范,很容易跟着自己找到她们母女,也很容易拍到这种照片。
一想起前两天自己还和她亲亲热热的姐妹互称,金月心里就像吃了一只苍蝇差不多,已经不是恶心了,而是被人耍弄的屈辱。
看来他是对的和_图_书,人这个玩意吧,可以容忍欺骗,但容忍不了现实。自己现在这么做等于是在向人性提出挑战,还不是挑战自己的人性,而是在考验金月的忍耐力。
“我想和你说一件事儿,我不是这辈子的人,我是从古代回来的……不对不对,也不全是古代,在你的上一世我们其实就见过,当时……”
这尼玛不是人话啊!当初小舅舅就曾警告过自己,这种事儿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永远都别让人知道,知道了也不能承认,否则就不会有好结果。
说是迟那是快,死猪来了。洪涛牙一咬、脖子一耿耿,准备迎接开水。这种话怎么修饰也没用,内容太不符合现代社会的共识,只有说和不说两种区别,没有怎么说容易接受的差异。
自己只是为了一种执念,就把金月扯了进来,一直幻想着还像前世一样可以两头兼顾,可是却没仔细考虑一下她的感受。
还是真诚一次吧,忽悠人、糊弄人能急一时之需,但终归是骗人,问题并没解决,早晚有一天还会盖不住的。
辛迪早就警告过自己洪涛是个花心男人,可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花,不光有个张媛媛,现在连欧阳凡凡也卷了进来。
“我确实是想和你过一辈子……这件事儿我想和图书简单了,以为能处理好,可惜此时非彼时……”金月的问题很尖锐,是啊,为什么非要把她牵扯进来呢?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接受自己这套有违常理的生活方式,实际上这样的人很少。
“……谢谢……还是让她们母女俩一起过吧,每年我去看看就成。”洪涛事先想过无数种可能,也做了无数种预案,但真的面对金月之后,又把之前的那些套话都咽了回去。
和一个女人说我娶你是真心,可是外面还有四五个女人和你一样的真心,所以不光以前会和她们在一起,以后还得继续保持,还得不断的有孩子……
金月好像也知道洪涛要说什么,两个人就这么默默无语的吃完饭,连碗筷都没收,洪涛就开始坦白了。态度到是很诚恳,可一点哄金月高兴的意思都没有,真是实话实说。
“这些照片估计你手里也有了,唐晶查了,就是以前后院的街坊因为拆迁的事儿对我有些意见,故意拿来恶心我的。”
“这件事儿有点复杂,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问题。但我确实是想和你过一辈子,这点没骗你……”一看到金月的反应洪涛心里就凉了半截,这件事儿恐怕没啥转机了。她也没有异于常人的思维方式,在这个问题上不会再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