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22章 出大事儿了!

“想他妈什么呢?就你!完事儿呢,你和她变成雌雄大盗,笑傲江湖?那样还不如让我抓了你,赶上好时机交出去,也算是向周家表态,凡凡就彻底安全了。”大斧子使劲儿一推,松开了抓着洪涛的手,一脸的鄙视。
“我先找了老头子的学生,他在司法部的纪检部门当副组长,可惜也没帮上忙。不过他让我别插手,最好连打听都别打听。为什么他只说了一句话,说这次不是正常的工作程序。”
很快孟津就重新推门进了院,大斧子带着一脸的阶级斗争,率先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尽量避免孟津有什么负担,然后等着孟津先张嘴说正事儿。
“等等,你什么意思,想过河拆桥是不是?我什么时候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不会是凡凡的事儿被她家里人知道,让你来处理我的吧?我可警告你,你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洪涛不由自主就后退了半步,生怕他突然掏出刀子来。这都哪儿和哪儿啊,还带人带车的,蒙谁呢。
“哎哎哎,说话别动手,你再仗势欺人我可喊了啊!我干啥了?我媳妇都跑了我还能干啥!”洪涛不想和大斧子来回来去的猜谜,没这个心和-图-书情。
“呦,刚才怠慢了,欧阳同志是吧?我就是来随便看看,不耽误了,你们聊你们聊。”大斧子是谁孟津听洪涛说过,现在见到了真人,立马就严肃了起来,煞有介事的和欧阳天钺握了握手,然后还整了整风纪扣,迈着四方步向院外走去。
“嘟嘟嘟……嘟嘟嘟……”还没等洪涛回嘴,他兜里的手机又响了。
孟津说得也挺快,但说着说着废话又来了。和洪涛接触时间一长,每个人都会养成这种习惯,好像把事情一口气说完很丢人一样。
“我这边知道的情况都和他说了,这是我的工作证,孟局可以先拿着,大家都知道谁是谁,后面的话就好讲了。”
“我也没什么大事儿,要不还是领导先聊吧……”大斧子都快咬牙了,嘴上却也在打哈哈,起来半截的身体又回到了躺椅里。
洪涛很想听听那位孟伯伯是怎么讲的,在这种事儿上,自己、孟津和大斧子其实都是外行,三个连局级都没混上的小吏,凑一起聊省部级的行事手段,这不是纸上谈兵嘛,里面的弯弯绕还得听听这位老司法的解释。
“不过这件事儿不是局里的意思,是从和_图_书上面直接下来的人,局里现在全无反应,就像不知道这件事儿似的。”
“我很纳闷啊,一个市局的小处长用的着费这么大周章嘛,但也找不到人可问,干脆就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
“成啊,今天我是带着人和车来的,收拾收拾和我走。我不带走你过不了两天就得有别人来带你,到时候你连收拾衣服的机会都没了。”
“……坏了,她肯定又背着我对周家干什么了!不用想,她自己没有任何事儿,要有就是周家。你能不能告诉我她现在关在什么地方,那地方守卫的严不严?”
“要不我先在这里给您磕一个?或者叫声干爹啥的?说事儿就说主要内容,其它情节能不能等正事儿说完咱俩再慢慢论啊!”
洪涛鼻子都快气歪了,你说来就来吧,还非凑一起来,有什么事儿不能在电话里说,还是两个人一起不能说。
既然被说破了身份大斧子也不装了,没进屋,而是拉着洪涛躲到了院子的一角,就站在韩雪墓边上,声音压的非常低,可口气严厉无比。
“江竹意出事儿了,可不是听说的,开会的时候我也在,之所以没立刻打电话通知你,一个和_图_书是电话这玩意不能乱说,再一个就是我得先问明白到底为了什么。”
“你们猜老爷子是怎么说的?洪涛,哥哥我可真算仁至义尽了,老爷子还在疗养院呢,我自己的事儿都没打过电话,为了你我可是在电话里和老爷子说了半天!”
“你别和我装没事儿人,咱俩之前怎么说的?让你不要去招惹周家,我保你平安无事。好啊,和我玩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你是真不把我当豆包是吧?”
“另外老爷子还让我安慰你一下,说这种事儿别担心时间太长、涉及面太大,只要离开风暴的中心,天空很快就会晴朗的。除了来不及躲的人之外,一切还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孟津基本是按照孟伯伯的原话讲的,甚至连口气都故意模仿了一下,生怕洪涛会不重视。
“那就怪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就在两个小时之前,那位江处长刚开完会就被纪检部门的人直接带走了,现在就在京西一家宾馆里审查呢。知道这叫什么不?这叫双规,有没有问题她都完了。”
“先别忙,听我说完,事儿到这里还没完呢。我又和一起开会的市局领导侧面沟通了一下,他们的口风都很紧,只说等部m•hetushu.com里的消息,谁也不打算管,更不提手续问题。”
“我不忙,你们先聊吧……”孟津坐在台阶上张了张嘴,又瞥了一眼大斧子,把话咽进去了。
“老爷子让我告诉你,和姓江的赶紧洗清关系。如果实在撇不清就有多远走多远,下一个很可能就是你。他现在一无职务二无体力,说话久了都不成,是真无法出面帮你。让你脑子灵活点,别争一时之长短,留得青山在比什么都重要。”
“她有没有什么事儿?现在你得和我说实话,一个字儿都不能漏,我说不定还能救你一次。不是救你,是救我妹妹,你趁早死了算了,活着就是麻烦。”大斧子一把打掉了洪涛的手,就这么揪衣服说,语速极快,很有点争分夺秒的感觉。
“嘿我个暴脾气!老孟,这是我大舅子,拿灰皮工作证的。他一般不来我这里,来了就是有事儿,你先坐会儿。”
“你看,你是祸害吧,走到哪儿都没人乐意搭理你,也就是我不嫌弃,还是看在凡凡面子上。”对于孟津的警惕洪涛举双手赞成,大斧子这种人轻易别搭理,天知道他是抱着什么目来的。这都是组织上的小刀子,亮出来就得见血。
“用www.hetushu.com你那个充满了怂的脑袋好好想想,如果不是有人要向你动手,谁会这么干?明显的是要把罪名先打上,然后再倒着摸你。除非她真有了什么事儿,还得是大事儿,否则不会跳过局里直接动手的,这是规矩。”
此时洪涛才确定自己对江竹意是什么感情,为了她可以去想办法劫狱的情份。当然了,要提前分析一下可能性,如果可能性太低也只能先忍着,这玩意不是说你坚决就能成功的。
她估计也没完全听自己的,结果让周家发现了什么,还是特别致命的东西。现在周家是真急了,只要把这些东西找到就打算灭口。
大斧子一边说洪涛脑子里在一边转,当听到江竹意被抓了之后,就知道没有别的可能,一定是周家。自己只和江竹意说停止计划,但没说让她毁掉一切痕迹。
“……真不是你干的?”大斧子一把揪住了洪涛前襟,确实有把子力气,这就叫干巴劲儿。
“孟哥,回来吧,你们俩来应该是为了一件事儿。他真是我大舅子,应该还有点人性。”洪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是孟津发来的。他根本就没走远,好像比大斧子还着急,短信里写的就是江出事儿了,时间紧,见面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