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23章 信义

“洪涛,听哥哥一句劝,去外面躲躲吧,小江也不会怨你的。这种事儿别说你了,就算老爷子没退也不是几句话能解决。你们俩不过是有过那么一段儿,现在你都结婚了,别把这种事看得太重。”大斧子去隔壁院子打电话,孟津接着和洪涛唠叨。
“密码是他的生日,身份证是用我一个朋友的。我朋友的住址、电话、名字就在存单背面写着,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会有麻烦的。”
“这次向江竹意出手也不是他的意思,而是他们全家的决定,因为江处长手里有周川犯事儿的证据,具体是什么事儿他也没说。但这个东西周家必须拿到,他们不想让儿子处于万劫不复的境地,还不是一个儿子,而是两个!”
放弃江竹意?洪涛就算把市局全炸了也不会这么选择的。江竹意是不怕死,自己难道就怕了?不就是玩命嘛,自己可没少玩这东西。
大斧子果然没带回来什么好信息,不过也不算hetushu.com全坏,至少弄清了他们为啥要整江竹意,也明确了敌人到底是谁。可是大斧子的思路和孟津几乎如出一辙,都是劝洪涛舍弃江竹意先自保。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咱们约定和解之后没多久,周家人就把我和张媛媛、洪琪的照片送到了我媳妇手里。这不,我刚娶进门没三个月的新媳妇都跑了。”
“对了,和我小舅说,管住他那张破嘴。如果我回不来,就让他和我姥姥说我去美国找闺女去了,机票太贵,过几年再回来。到时候老太太有了大孙子抱,也不会太惦记我,耗到她老人家一闭眼我就没啥遗憾啦。”
“怎么样,大舅哥,这下你没招儿吧?让我忍气吞声不去惹人家。现在倒好,人家先动手,我就只有瞪着眼挨宰的份儿了。”
“嘘……赶紧收起来,这孙子也不是太靠谱的人,我和他妹妹光有孩子还没结婚,没转正的大舅子不算数。”
“看m.hetushu.com到那边躺着的韩雪没,我没救到她就已经很内疚了,如果再舍了江竹意,那还不如拼死搏一次呢。老孟,放心吧,这次我谁也不牵扯,往常大家对我的帮助已经够多了,我感激不尽。”
“咱俩相识一场也算缘分,我唯一能报答你的就是给你介绍了个韩燕。她是个好女人,脾气、性格、人品、长相都不孬,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抠,配上你这个大手大脚的也就不算缺点了。两口子过日子要是比着赛的能花钱,这日子也就没发过了。”
“我他娘的现在是家破,如果江竹意再出事儿就是人亡,家破人亡懂不?你觉得我现在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现在事情大致有了脉络,洪涛底气也足了,自己确实是受害者,多抱怨几句不过分吧。
“……你真没违反咱们的约定去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大斧子一脸的铁青,这个大嘴巴抽的太狠了,如果真像洪涛说的那样他就骑虎难www.hetushu.com下了。
这时隔壁的月亮门开了,大斧子这个电话打得有点短,看样子也没有啥好消息。趁着这个机会洪涛强迫孟津收起了存单,还提醒孟津别和大斧子全说实话。
洪涛真听明白了,孟津带来的信息比大斧子多,也详细,主要是有了孟伯伯的分析结论。自己确实牵扯其中,如果再猜不出来端倪就太笨了。可猜出来归猜出来,办法依旧没有。这时候洪涛忍不住要奚落奚落大斧子,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很操蛋。
“你先别急,他现在正在开会,不能多说,会议结束之后会给我来电,我会帮你争取一个和解的机会。但江处长恐怕要放弃一下了,这种事儿一旦出了总得有个结论,不可能不了了之的。”
“这件事儿真麻烦了,我刚和周家老大通了话,他根本就不知道监视江竹意的事儿,但他承认这件事儿和周家有关。”
好嘛,刚帮着韩雪弄了个骨灰盒回来,现在又改转达遗言了,合算自己http://www•hetushu•com就应该去殡仪馆上班,白事儿不用找,天天跟着自己走。
他的意见很明确,不管洪涛有没有事儿,最好还是先跑远点为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犯不着去为了一个关系不大的女人拼上身家性命。其中也有另一层意思,如果洪涛走了他也就解脱了,这算是一点点小私心吧。
“如果把我女儿和江竹意放一起,并且只能救一个,我肯定会选择后者。孩子没了可以再生,大人没了就真没了。”
“……等我几分钟,给我找个僻静地儿,我要打个电话。”洪涛和金月闹翻了的事儿别人确实不知道具体情况,洪涛还没那么缺心眼把自己的破事儿四处抖落,就连齐睿、黛安、欧阳凡凡也仅仅知道一个大概,她们也不会找欧阳天钺念叨。
现在洪涛主动坦白了,大斧子没理由不信,然后脸色就更黑了,拿着烟的手指头直哆嗦,不是吓的,估计是气的。他这个中间人被周家耍了,还耍得这么干净利落。
“这个和_图_书活儿我可干不了,你舅舅也不会听我的,要不还是你自己交给他吧。”孟津嘴里就和吃了一块牛黄差不多,咧嘴带呲牙。
当年抱着孩子从世贸大楼上往下跳,如果怕死说不定现在正开着疯狂老鼠号全世界选美呢。做大帆船出海是怕死能干的事儿吗?每次出去都有回不来的可能,航海技术再牛逼,谁敢说老天爷次次都给脸?
自己之所以不像江竹意那样整天琢磨着找死,还不是四处窜累了,想停下来安定安定。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就和老盯着自己一样,从来不让自己踏实,总要找点事儿。
“去隔壁吧,别进屋,到花园里,应该没人会在花园里装什么东西的。”大斧子要去打什么电话洪涛不清楚,但这个电话应该很重要。开玩笑得有轻重缓急,此时能不瞎逗就别逗。
“你再最后帮我一个忙……这五张存单里有五百万,是我准备给我小侄子以后出国读书的压岁钱,要是我没机会了,你就帮我把这些钱给我小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