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28章 我的主场我做主

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自己本来就处于劣势,要想翻盘就得把任何一点能利用上的优势都发挥到极致,所以自己还得准备点趁手的装备,还得研究研究来去的道路问题,尽量要多做几套方案以备不时之需。
正常的交易是无法保证这一点的,从看到周川带来的几个人之后洪涛就明白这个道理了。警察是啥样他很清楚,这些人绝对不是警察,特警也不是。
当然了,如果滚下来的时候脑袋撞到了石头,就算是海豚也照样淹死没商量。这种后果洪涛也考虑到了,那就说明她命该如此,自己尽力了,没什么可遗憾和愧疚的,剩下的事儿就该自己亡命天涯,然后一辈子琢磨怎么和周家报仇了。
“当然了,我不会告诉你们这个地方在哪儿,好让你们提前布置人手去抓他,这对我也没什么好处。那套坦白从宽的话就别再提了,侮辱我的智商对大家也没什么好处。”
这个想法太尼玛疯狂了,如果洪涛不清楚对手是谁,有这个想法还有情可原。现在洪涛肯定知道对手是谁了,他还打算这么做,只有两个解释。
啥叫艺高人胆大?这位姓温的中年人就是,不到十个人就敢和_图_书跟着江竹意随便去任何地方。这里除了对自身技艺的充分自信之外,还有一种依仗。
中国的官场上一直都是这样,你可以贪污、滥用权力,但不能和武力沾边。犯了前者,大家会一起保你不死,不会牵连家人,最次也给你找个养老的地方,因为以后大家谁都可能会栽在这些问题上,保你就是为他们自己留条后路。
这个计划里最重要的就是地形,既然要利用地形优势,就不能让它成为拖自己后腿的因素。费林这辆小轿车有点不够用,想在荒山沟子里来去自如,一辆越野车是必须,还得是改装过的。
还别说重装备,长枪都不可能有,短枪有没有都是问题。能把人私自弄进京城搞这种烂事儿已经是周家迫不得已的办法,事后指不定要付出多大代价去擦屁股呢。还带着枪来,放在古代这就叫造反,会被株连九族的,放到现代其实也差不多。
怎么才能把双方的力量对比拉近呢?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靠出其不意。在城里达不到这个要求,那就换个思路,去野外吧。
到那时就不用这么费劲儿去找什么东西了,先把人干死,然后有没有那些东西都和_图_书没任何意义,试问谁敢拿着一个武装暴徒的东西当证据用?只要敢提起这个建议,仕途基本就完蛋了。
“可以,你带路,现在就走。我们时间很紧,他只给了两小时,如果因为你耽误了,就不会再有下一次交易。想换回你,得他自己把材料送过来,我们不会再跟在他后面转圈子,希望你能明白。”
可这些人身后还有警察和其它部门的配合,不管这种配合程度有多深,自己都占不了人和、地利之便,这样一来自己就是去了优势,剩下的全是弱点了。
至于说人家开着直升机,动用卫星来围捕自己之类的事儿洪涛根本就没考虑。这又不是警匪片,还动用直升机和卫星,那玩意是个外省势力说调动就能调动的吗?如果谁都能为了私事儿调动这些重装备,京城里的大佬们会容他吗?
为什么要把见面的地方选在张媛媛摔跤的那个地方,因为那个高坡背后是条河,很有名的桑干河。冬天的时候它上面结着厚厚的冰,再被积雪、风沙覆盖,根本看不出来,赶上气温低的年份开车过去都没事儿。
只要江竹意胆子够大、运气够好,能从高坡上滚落下来,即便她戴着和*图*书手铐照样不会被淹死。能在大海里泅渡几公里的人,这条河只能算小溪。
如果仅仅是这些人,洪涛必须和他们在城里斗,因为京城是自己的主场,有人和、地利,他们再强也有弱点。
后者就麻烦了,你这是要掀了桌子让大家都吃不上饭,那还客气啥,定会把你打倒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你和你的家人永世不得翻身的。
洪琪还有个哥哥?饶是江竹意聪明透顶也想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张媛媛当年是在涿鹿打猎时从高坡上掉下去流产的,医生说是个男婴。如果非要说洪琪有个哥哥的话,一定就是指他了。
可现在是八月底,正是北方雨水最多的时候,这条河有些地方会变得很宽,水流也很急,至少人和车是没法过去的。
再不济,对方正好有一个涿鹿的本地人,那就算江竹意倒霉吧,自己这次救不了她来日方长。对方想抓到自己依旧是不太可能,因为他们来多少人自己都看着呢,情况不妙自己根本就不会露面,除非他们能开着气垫船来。
洪涛说起这件事儿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再去那个地方走一趟,去干嘛呢?想一想江竹意就忍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他要救自己,从一群顶hetushu.com尖的职业军人手里把自己救出去。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这次江竹意能被带出来下次还会不会很难说,所以洪涛没有安排其它时间等自己完全准备好再出手。现在争取的就是时间,自己没准备好,对方同样。
十个训练有素的人会怕一个人吗?就算是拳王泰森来了,手里还提着一台水冷加特林,这些人不仅不会怕,还会笑开花儿。
第一,洪涛疯了,脑子被吓坏了;第二,自己有救了,只要他打定主意的去做的事儿,至今为止还没一件不成功的!
这里是中国,不是美国西部也不是中东、非洲、南美,想在这块土地上搞什么牛仔、武装份子对抗政府的戏码,都不用去琢磨结果,来多少也是白给。就算有一个疯子敢这么想、这么干,也不会还跟着一大群疯子。
只要江竹意没撞到石头上,然后就太简单了,河水流向哪儿自己知道、车辆在河边可以通行的道路自己清楚、接上江竹意之后躲到什么地方自己也准备好了,而这些东西对方没什么可能知道。
普通城市SUV到了这里和普通小轿车没任何区别,周川带来的人开的那种商务旅行车自然也一样。这也是洪涛为什么只给周川两http://www.hetushu.com个小时的用意,就是让他们没有充足的时间准备,除非他们随时都备着几辆不同用途的车。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不大,原因还是那个,这里不是他们的主场。
至于说救了江竹意之后怎么办,凉拌!洪涛不是神仙,他也看不到那么远,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只求老天爷这时候别睁眼,他老人家对自己的讨厌估计已经达到了顶点,从来就没眷顾过自己,只要能不捣乱就算恩赐。
他们是谁不用问啊,必须是周家老大的人,也只有他能合理合法、不动声色的调动这么一群人避开警察的视线暗中办案。
洪涛是想让江竹意带着这些人去涿鹿的荒山沟子里交易,顺便把江竹意救出来吗?没错,他就是这么打算的。东西可以交给周家,但江竹意必须活着回到自己身边。
“……好吧,我可以配合。洪琪确实有个哥哥,但是没出生就流产了,他的意思应该是让我领你们去一个地方。”
这些人确实够强大,和他们比身手、比武力洪涛没有一丝胜算,就算在城里也一样。但人力有时候再强大也抵不过大自然,只要能利用好自己熟悉地形的优势,再加上江竹意自身的能力,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而且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