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30章 各怀鬼胎

“叮铃铃……叮铃铃……”大家刚下了车,周川的电话又响了。这次他长记性了,没马上去接,而是等技术人员把设备都调整好之后才按下了通话键。
“好了,就这么多,我先挂了。”洪涛没时间再给大斧子解释了,也没法解释,远处升起了一些尘埃,有车辆开过来了,自己必须先全力应付目前的事情。
大斧子对洪涛的回答没说信也没说不信,现在再聊这个问题就有点晚了。从他的话里能听出一种无奈,看起来周家动了真格的他也无法对抗,只能尽其所能居中斡旋,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
“压根儿我们来也不是对付他的,如果不是他自己蹦出来,拿到东西之后我们就会带你们兄妹三个回去。”可惜周川的分析没得到大家认同,话题又回到了之前的讨论题目,弄这么大事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说……”大斧子也知道说服不了洪涛,干脆闭上了嘴。
“至于她还愿意不愿意有个没父亲的孩子全凭她做主,我就不多打扰她了。如果她问起来,你就尽量找好听的说吧,能骗多就骗多久。”
“一个孕妇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头儿,她恐怕没说实http://m.hetushu.com话吧。”洪琪的哥哥到底是怎么没的大家基本都清楚了,但坐在江竹意身边一直用手抓着江竹意胳膊的那个年轻女人还是有疑问。
小舅舅、黛安、齐睿、欧阳凡凡、孙丽丽、费林和唐晶都有自保的能力,唯独金月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也没有足够厚实的背景替她遮挡。假如真的有人找上了她,不用吓唬,只需要穿着警服瞪瞪眼她就麻爪了。
而江竹意指出来的路是越来越操蛋,有时候根本就没路,要从一堆荆棘丛中开过去,还得留意地面上有没有大坑和大石头。
“枪杀一名现役警官?我巴不得他现在就动手,然后这件事儿就结束了,我们可以回家等着他被全国通缉,顺便赌一把看看他能坚持多少天。”
“我已经和周家老大聊过了,现在周川做不了主,他只是个跑腿的,你和他交换人只能等着上当受骗。我估计他身边还得跟着几个人,你一个都对付不了。”
“你的心也真够大的,自己都朝不保夕了,还有功夫替别人操心呢。”俗话说同性排斥,江竹意对待这个女人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就差转头一口啐hetushu.com在她脸上,话也是要多刻薄有多刻薄,生怕对方不发怒。
“我小舅那边肯定要有点麻烦,不过他应该能应付的了。但我有点担心金月,她没有这么多社会经验,出事儿之前正好我们俩又闹了点矛盾。”
太尼玛缺德了,这是什么破地方,四辆车出了涿鹿县城没走几公里就只剩下三辆,另一辆的半轴直接切了,车上的人全得挤到其余三辆车里接着忍受颠簸。
虽然说从她那里也问不出什么有关自己的情报,但洪涛也不想让她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说不定还得被周围的人鄙视。自己没脸没皮,不意味着别人也能承受这些东西。
“应该不会牵扯这么大的范围,现在他们只能针对江竹意,没有动你的理由,如果你不主动和周川做什么交易,就算天天住在家里也是安全的。要不……”大斧子并不理解洪涛为什么要这么紧张,还以为是没搞清目前的状况,试图再劝劝。
“温同志,别紧张,马上就要到了。看到那个高坡了吧,洪琪的哥哥就是在那里没有的。”唯一表情很悠闲的就是江竹意,自打离开了城区她就一直面带微笑,那些颠簸就好像是按和图书摩,让她身心愉悦。
在江竹意的问题上谁来劝也没用,这就是命。洪涛不想和大斧子过多讨论人性和人品的高低,自己在这方面好像也没啥见术。
“事情恐怕比你预想的还严重,我已经把我自己当成死人了,没什么可担心的。凡凡有你这样的哥哥护着,我也不担心她。”
“如果你要是能想明白也就不用干这种缺德事儿了,我到目前为止还是国家干部,你们这叫绑架,懂吗?别以为有周家撑腰就能为所欲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早晚有一天周家也会倒霉的,到时候你们就是第一波替罪羊。”
“要是能那样的话,我早和刘皇叔一样成就一番大事业了,说不定还能当你的领导呢。我找你只想求你帮我一个忙,你先听听,能帮就帮,不能帮直接说,不必勉强。”
“……”被人措辞严厉的教训了一顿,周川的脸上一阵儿青一阵儿白,但半个不字也没出口。
如果说一个多小时之前除了周川之外其他几个人还不太恨洪涛,只是单纯的执行任务,那现在他们已经和周川同仇敌忾了。
“都闭嘴,吵什么吵!停车,你跟我先过去看看。”姓温的比较沉稳,江竹意一路上hetushu•com没少夹枪带棒的说废话,他依旧还能保持一颗平常心,该干嘛很清楚。
“还是听我一次吧,放弃姓江的、把东西给他们,我保你什么事儿都不会有。而且经过这次的事儿,周家兄弟马上就得滚回南方,更谈不上以后报复你,这不是挺好的嘛。”
“咱还是聊聊世界和平的问题吧,我对江竹意可以弃如敝履,那以后对凡凡也一样。你乐意要这么一个妹夫吗?遇到危险就把身边的女人先扔了。”
“你看,你还在怀疑我呢。东西我是事后拿到的,别以为抓了江处长就万事大吉,她也不是白给的。”能和大斧子说实话吗?必须是不能,并不是说他的人品有多次,而是他的职业太让自己不信任了。
“大舅哥,有没有好消息让我高兴高兴啊?”拿出一张新卡和一部新手机,洪涛给大斧子打了过去。他恐怕是唯一不怕这种事儿的人,也有足够的反侦察能力。
“他会不会杀了她?这样一来就没人能把他牵扯出来了。”不知道是和这些人一起待久了,还是这顿颠簸让脑子里的糨子变稀了,周川居然开始从战术角度上考虑问题,还提出一种听上去挺有道理的可能。
“你能不能帮hetushu.com我去劝劝她,让她先回美国吧,顺便帮我弄一份离婚协议,不用提及财产的问题,也别和她说我的事儿,谁愿意有个通缉犯的丈夫呢,眼不见为净吧。”
是要除掉洪涛吗?显然不是,如果没有那些东西的存在,周家这辈子都不会去为了一个小小的处长、一名平民倾尽全力。
“周川带着江竹意是不是去见你了,你打算和他做交换,那些东西难道一直在你手里?”大斧子这次没和洪涛逗贫,他还有好多疑问,也知道现在没有闲聊的时间。
“车我看到了,但人还没看见,想办法让我确认一下,然后再聊交换的事儿。”电话果然是洪涛打过来的,这次没再变化见面地点,让周川长长舒了一口气。只要肯交换就成,露面之后就由不得你了。
“你们俩带上她一定要小心,这里地形太复杂。大家把武器检查一下,在没见到目标之前到处都有可能藏着敌人,但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随便开枪,听清楚了没有!”不一会,温和另一个人回来了,侦查结果是没结果,屁也没发现。
假如这位处长死了,还是死在洪涛手里,嘿,这个结果就太完美了,能省去很多麻烦,周家都不用再费劲儿去擦屁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