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31章 一切顺利

但现实太残酷了,这种地方不光车跑不快,人也一样。到处都是荆棘丛、土坑和石头,一脚踩不稳就得受伤,心情再急也没法全力奔跑。
洪涛一直都在用望远镜观察着土坡附近的情形,当江竹意和周川走上土坡之后,就已经发现江竹意是真的,周川是假的。
“你就欠揍,想想当年你刚和我上金河号的时候,我是怎么收拾你的,别好了疮疤忘了疼!”洪涛的回答也很没谱儿,都这时候了两个人还在电话里斗嘴玩呢,或者叫调情。
“别笑了,快帮我一把,这个家伙差点把我拖死!”当洪涛把车挪到河道转弯处时,已经能看到河面上江竹意的身影了。她一会儿浮上来、一会儿又沉下去,很让洪涛担心。
“是我,你不如出来咱俩和他们同归于尽吧,嘻嘻嘻……”电话递到了江竹意嘴边,这个彪娘们还笑呢。
姓温的中年人其实心里很烦躁,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儿啊,当官的儿子惹了祸,还得让自己这群兄弟来给他们擦屁股。可惜命令就是一切,不管脑子里怎么想全要一丝不苟的去执行,不能有丝毫差错。
这架老毛子的望远镜看来有可能是真货,即便光线不是那么明亮和-图-书、还有些夕阳西下的侧光,从几百米之外照样能看清楚人大致相貌。周川的腰可没这么挺直,小肚子也没这么平。
“我来了啊,姓周的,把手举起来,我他妈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这个王八蛋!”当望远镜里的三辆车掉头驶出一百多米后,洪涛把那支五连发端了起来,冲着电话里吼了一句,然后扣动了扳机。
“后面的箱子里有角磨机,自己把手铐蹭断,他怎么样了?”挂挡、踩油门,车没趴窝!洪涛终于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也有心情去关心别人了。
不过最终她还是拖着一个人爬上了河滩,高一脚低一脚的在淤泥中奋力前行。后面那个人脸朝下被她拉着,一路上不知道撞上了多少块石头,估计脸都蹭没了,可这个娘们愣是没回头看一眼。
接下来发生的事儿估计在场的人里除了洪涛和江竹意之外,谁也没想到。那个叫丸子的年轻人正和江竹一起举起双手,伸着脖子往东边的灌木丛里张望呢,一百多米外车里的人也拿着望远镜玩了命的看。这时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声,在河谷中显得异常响亮。
他的选择非常正确,如果这时不弃车,赶到河边的和*图*书速度会慢上很多。别小看这一百多米距离,三辆商务车真还没人跑的快呢,开急了说不定还得误在半路上。
“好了,人也见到了,东西呢?你放心,只要你愿意交易,我们的人可以后撤到安全距离,只留下周公子和江处长,这样可以吧?”
按照眼下的状况他好像也真没有其它选择了,不过姓温的中年人对洪涛网开了一面,这可能是对洪涛比较仗义、对江竹意不离不弃的勉励,也可能是他真不想出人命,因为没这个必要。
“坏了,赶紧追,可以使用一切必要手段!”几乎就在同时,姓温的中间人就像一只豹子,以和他身材很不相符的敏捷从车里窜了出去,大步流星的向高坡冲,身后还跟着另外五个人。
“就是,你看我现在的样子,还不赶紧出来,我都准备好了!”江竹意好像也很同意马上交易的建议,抬起了双臂展示着自己的状态,一副巴不得赶紧完事的样子。
“那我先带她上去……”一想到自己辛苦了这么多年,没少为家里划拉资金,最终却落得这么一个结果,周川就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刚刚稀糊了一点的脑浆子又开始往一起凝聚。
“…http://m.hetushu.com…好吧,你们先后撤一段距离,别挂电话,只许一个人和我靠近。千万别打什么歪主意,周川没告诉过你们吧,我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逼急了我,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临死我也得拉个垫背的。”犹豫了几秒钟,洪涛好像是下定了决心,同时还没忘了壮壮胆儿。
另外姓温的也没说错,不管这件事儿最终是什么结果,自己和周京都算栽了,老老实实回家待着吧,几年之内是出不来了,和软禁也差不多。
在水里制服江竹意,听上去好像不是太难,实际上却是难如登天。这个女人当年为了讨好自己,整天和水兵们混在一起训练,坚决不当另类。
洪涛和江竹意到底在聊什么玩意高坡下的人听不懂,鉴于洪琪哥哥的教训,姓温的不打算再让她们俩多说,直接从耳麦里和洪涛交流上了,听上去诚意还是很足的。
可能是出于本能,也可能是出于长期的训练,那个叫丸子的男人不由自主的就把江竹意扑倒在地,动作非常麻利。但不知为什么,他们俩并没向高坡北面滚落,而是从高坡上消失不见了。
“站住!他不会打死她,但说不定会一枪打死你!丸子http://m.hetushu.com,你和小周去车里交换一下衣服,记住用她掩护自己。”
如果去除天生的力量差异,自己和她在海里缠斗,最终活着的很可能是她。原因很简单,自己没动力,也就不用去和水兵们玩儿命,谁敢要求他们的船长和皇帝各项训练都达标呢。
走投无路、惊恐不安、犹豫不定、孤注一掷,这些情绪在洪涛的话里表露得淋漓尽致,很符合他目前的境遇。
这些人根本不怕自己,周家二公子的名号在他们眼中就是个屁。假如没有大哥的命令,他们在马路上见到自己说不定还会揍一顿。
“让她和我说话,这么远我看不清到底是不是她!”同时洪涛也发现了江竹意的手和那个假周川的手连在一起,现在江竹意再想从高坡上滚入河中就不那么容易啦。怎么办呢?必须提醒她一下自己的目的,然后就得看命了。
“我不能把自己搞得太脏,这样咱俩很容易暴露。哎呦活祖宗,你低头,对面还有人呢,万一一枪崩了你,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等他们赶到高坡下,再爬上去时,能看到的只是奔流的河水中时隐时现的一个轮廓,到底是江竹意还是他们的同事都分辨不清。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和图书他同伴的执行能力也不可谓不迅速,从这一点上看,洪涛就知道碰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自己都得是跪的命。素质太高了,身体条件太好了。
“把枪放下,打不到了。你们两个下河,其它人跟我沿着河岸追,注意尽量不要伤到丸子!”姓温的中年人掉头就往坡下跑,一边跑一边下达了新的命令。
“丸子,别冲动,稳住,只要能让他靠近到五十米之内就可以。其他人注意,一旦目标想逃,可以开枪打腿,但不许要命。好了,上车后撤!”
到这时洪涛就不着急了,让对面的人慢慢跑吧,河水里那两个追兵也还有一段距离。不过该小心还得小心,两个人弯着腰拖着地上的男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车上。
很快,一个和周川外形、个头、年纪都差不多的人从车里下来了,小分头梳得一丝不苟,鼻子上也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甚至走路姿势都和周川差不多,有点外八字。他先是打开了江竹意的手铐,然后把自己和江竹意拷在了一起,这才在背后推着江竹意走上了土坡。
可问题是他们能碰到自己吗?显然是不太可能了。唯一的机会就是水里那个人能把江竹意制服,那样的话自己这番折腾都等于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