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35章 荒村、大爷

看到江竹意又拉起了二球的左胳膊,正趴在一边的洪涛不干了。看着这种场面难受是一方面,主要是还没到地方,弄死了二球没任何好处。
说的容易,一条羊肠小路、一道沟、一座山梁,真走起来又耗了一个半小时。古人不是说了嘛,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二球还真没说瞎话,翻过山梁之后,下面就是几道已经废弃的梯田,右边的缓坡上就是一座小村子。不过看上去和鬼宅差不多,残垣断壁,影影绰绰,很是吓人。
“姓洪的,你觉得我该怎么给这位大哥服务好?用手还是用脚?”江竹意看到二球的家伙,嘴都快撇到后脑勺上去了,就尼玛这点本钱还要学人家霸王硬上弓。
“哎哎哎,别弄死,咱俩都不认路,你打算饿死在这里啊?赶紧把我先解开,地上都是蚂蚁,全钻我脖子里去了。”
“你也是个见过血的人,别墨迹,想活肯定是没希望了。我给你交个底吧,就算我不弄死你,老郑也得弄死你。就在你被通知给我带路那一刻起,你就是死人了。”
“别废话,用什么手脚,我让你用嘴!”二球也看到江竹意的表情了,立刻怒火万丈,任何一个男人被女人如此鄙视都和_图_书不会舒服的。他本能的轮起了右手扇向江竹意的脸,反正一会儿也得弄死,打几下怕个球。
“我让你自己选,带路,到地方我给你个痛快;不带路,我把你交给她,如果天亮之前你能断气算你撞大运。我们俩沿着原路开回去,等郑大发自己回来带路。”
“还贪图美色……你看你现在的德性和美女有一毛钱关系吗?别自夸了啊,如果没有那兜子钱,你美成花儿他也不会起歹心。古人总结的好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点都没错。”洪涛解放了双手,坐在地上自己解脚上的鞋带,一边解还一边对江竹意反唇相讥。
二球的嘴没坏,江竹意只在他脚踝上踢了一脚,他的惨叫声就又响彻了山谷。然后不管他如何求饶,江竹意都不吱声,拖死狗一般把他拖上了副驾驶,又用他自己的鞋带把那只没受伤的左手绑在了车门副手上。
“对,郑大发说给我准备了住的地方,我打算和我媳妇在这里避避暑。”洪涛这才叫睁着眼说瞎话,带着媳妇来这里避暑,谁会信啊。
“妈的,城里的娘们就是有搞头,张嘴,留不留就看你的表现了!”江竹意这番举动让原本就色胆http://www•hetushu•com包天的二球差点直接缴枪。现在他也顾不上手里的枪了,往车顶上一放,双手解开裤带,连裤子带内裤往下一褪,露出一根黑黢黢的小蚯蚓。
“啊……碰……啊呦,我的腰……”可惜这一巴掌刚距离江竹意的脸二寸左右就再也靠不上去了,二球眼前一花,然后就觉得自己腾云驾雾般的飞了起来。
“……给我个痛快吧,是不亏……沿着这条路一直走,见到一块大石头左转下沟,顺着沟一直开,到头再爬上去,翻过山梁就是了。”
“羊大爷,在家吗?我是郑大发的朋友。”穿过整个村子一直到了村尾,终于发现了一座比较整齐的院子,看样子是有人住。洪涛停好车,先没去碰院门,只是站在门口大声喊。
洪涛不是没废话,而是废话连篇。把要了人家的命说得就和是多理所应当一般,就差给二球做思想工作,让他自己一头撞死了。
这个女人真生气了,没别的办法,赶紧搂过来亲两口吧,这里不是缠绵的好地方,赶紧到废弃的村子才是真格的。
“发子让你来的?”半晌,院子里有了动静,然后一个黑影举着一盏油灯出现在门口。油和_图_书灯的火苗太暗,还闪来闪去的,洪涛只能分辨出这个是个很瘦的老人,脸上胡子拉碴,但具体长啥样真看不清。
“别,咱是讲究人,说了到地方再送你走就不能食言。你再忍忍,来,咬着这幅手套。”现在就动手?那是不可能的。不见到那座村子、不找到放羊的老头,洪涛绝对不会再伤害二球。
“别闭眼啊,我要杀人灭口了,咔嚓……自己拿着玩去吧。”洪涛的嘴撇的比江竹意还歪,也没多废话,直接拿起车顶上的五连发,对准江竹意片刻都没等,直接扣动了扳机。
“我的服务怎么样,爽快不?你真是上赶着去死,本来我还想到了地方再弄死你,嘿,你居然等不及了。来,我再给你松松骨。”
江竹意让洪涛这个动作吓得魂飞魄散,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结果听到的不是火药爆炸声,只有金属碰撞的响动。
“别叫屈,人这一辈子总有赚的时候,也有亏的时候。你本来十多年前就该死,现在已经赚了。做人要知足,你说对不?”
不过话就得这么说,总不能说我是逃犯吧。既然郑大发说这个老头没问题,那洪涛就只能信,不能再把老头弄死,那靠谁出去给自己买和-图-书吃喝呢。
“大哥,求求您,只要别杀我,让我干什么都成,我家里还有钱一起都给您。”江竹意也是干脆,在生死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为了让二球网开一面,干脆跪了下来,仰着头一副可怜相。
“你……你这……混蛋,你又骗我!”接过洪涛扔过来的枪,江竹意强忍着马上就要跳出来的小心肝,麻利的退出了子弹。这才发现,子弹到真是子弹,不过都是打过的,里面没有药也没有钢珠,空的。
“咔嚓……啊……”那种骨头碎裂的声音真的很难听,就和有人用手指甲死命扣玻璃一样,让人牙根直痒痒。但二球一点都不痒,他只喊出了半声,就活活疼晕了。
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顿时就起不来了。有几块石头正好硌在腰上,疼得他这一嗓子响彻了山谷。
“这次你大意了吧?他如果不贪图美色,直接一枪崩了你,冤枉不冤枉?郑大发也是,找谁不好,非给咱找个不靠谱的,你说他会不会就是想让咱俩死在这里?”
再然后江竹意一跺脚,轮着枪当棍子就往洪涛身上招呼。太尼玛坏了,明知道枪里没子弹,还装得那么像。不用问啊,这就是非要自己动手http://m.hetushu.com解决二球,他屁关系都没有。
“杨大爷……杨大爷,救命啊……”这时车里突然想起了凄厉的喊叫声,二球真没认命,还想最后一搏。至于说会不会牵扯这位大爷也一起死,他就管不了了。
“大哥,现在就给我一枪吧,我疼得受不了了……呜呜呜……”腰椎受了伤,胳膊又被硬生生扭断,二球说话都有些哆嗦。不过他的脑子好像还没乱,知道今天碰到了狠角色,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只求少受罪。
“我靠,你真打啊……别闹了,先把他弄醒给咱带路,但愿你那一脚没把他嘴踢坏。”洪涛躲开倒是躲开了,可是感觉到了被枪带起来的风声,知道江竹意用的力气不小。
“哈,合算你还不领情?要不我把他弄醒,再把枪给他,看你会不会刀枪不入!”江竹意很不高兴,她不打算让洪涛领情,但也不能忍受这种污蔑。自己难道比花儿丑吗?难道不值一百万吗?
江竹意照着二球的脑袋又踢了一脚,这才走过来帮洪涛解开了手上的鞋带,刚才系了个死扣,还真不好解。
江竹意此时正单膝跪地,双手拉着二球的右手,完美的跪式背负投。还没等二球叫出第二声,她又双腿一夹,抱着二球的右臂猛一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