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38章 二里沟的电波

洪涛是打算让江竹意认清现实别再瞎想了,可江竹意楞没听出来话里的戏谑成分,歪着头琢磨了一下,还觉得洪涛说得很有道理,赶紧把她的设想改了改。
“以后想问题不能再把自己当警察,那一篇翻过去了。你不是想辞职吗,正好,现在你用行动自绝于人民,连辞职报告都省了。”
二里沟,这是村子的名称,洪涛和江竹意在院子里没找到杨大爷,连人带羊都没了,干脆也不和他打招呼了,开着车慢慢出了村子。在村口发现了一块破烂的石碑,上面写着村子名。
“现在外面一大堆人琢磨着怎么弄死咱俩,也就你个缺心眼的玩意才觉得高兴!去,穿上裤子,咱俩开车出去一趟,这里没信号。”
倒不是说自己有这么大能量,主要是架不住旁边推的人多,盼着他们倒霉好让自己上位的人不要太多。估计这些人现在也正密切关注着事态发展,每天给自己和江竹意祈福呢。
“先说你打算做什么,我考虑考虑。”托马斯估计都考虑一宿了,即便是不知道这件事儿的始末,但仅凭那些资料和录音,大概也能猜出是什么状况。
“我只想让这些资料曝光,现www.hetushu.com在任何交易都救不了我。自古华山一条路,不是对方死就是我死,我想搏一把。对方也不是很有把握能完全控制舆论,最终什么结果全得看上面的意思。”
这个名字还算贴切,村子旁边那条山沟直线长度差不多真有一公里,站在村口一眼望过去就像是一张闭着的大嘴。沟两边都是黄土山,只有沟底绿色最浓,看样子以前这里应该有条小河或者小溪,可惜干涸了。
但美国离自己有点远,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去启用境外势力,那样性质就又变了,容易让人抓住把柄。
“是不是非得我动手你才不和我装了?我的手表和手机呢,我的包呢?”后面这段话江竹意就说得没那么真诚了,脸上虽然还是满满的幸福感,可惜表演的成分太重,或者叫演过了,太做作。换来的不是洪涛的怜惜,而是屁股上的一巴掌。
洪涛真想一脚把这个一会儿精明一会儿糊涂、也分不清啥时候明白啥时候晕乎的女人踹下去。要不是她拉屎不想着擦屁股,自己也不用落到如此地步,还有脸笑呢。
这也得怪周家太自负,估计连周川的意见都http://www.hetushu.com没听取,总觉得踩死自己就和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不承想自己这只蚂蚁大大的狡猾,还特别胆大,现在不管是自己还是周家都只能背水一战。
“小江同志,不要那么消极,世界上就没有不可能的事儿,凡事儿都得看利益。只要利益足够,敌人也能成为朋友。”
尤其是像冯女士家的这种情况,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军火贩子,虽然本身是华人,可是和国内真没什么联系,反倒有更多对立面。托马斯不同,他不是华裔,可定居在香港多年,利用媒体来说这件事儿最合适,也最犀利。
“小江同志啊,现在必须得站稳立场。你已经不是啥警察了,而是一个负罪的逃犯,还是主犯,我只不过是从犯而已。”
洪涛记得当初和郑大发提过自己要带金月来,不知道二球这个货是怎么准备的。冲这一点他也该死,谁让一个女人穿不漂亮,能死已经很幸运了。
他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一条合适的裤子,只能是凑合。一件蓝衬衫配一件黑夹克和一条哆哆嗦嗦太阳一照就闪光的裤子,还都是楞新楞新的,模样大了,看得江竹意坐在炕上笑得都快站http://www.hetushu.com不起来了。
“你看你这个大裤裆,就和生了八个娃差不多。拿着钥匙和枪,你开车!”洪涛瞥了一眼江竹意,自己也笑了。她那副长相过于精致了,配上这么一身衣服真的很滑稽。说城里人不像,说乡下人也不像,就和一个不入流的蹩脚演员差不多。
“给,讨厌,你就不能多陪我高兴一会儿啊。”挨了一巴掌,江竹意揉着屁股把洪涛的东西从五斗橱里拿出来,还撅着嘴打算装可怜。
“不过吧,现在还不到绝境,能不能险中取胜还得看有没有人肯帮忙。这件事儿黛安基本不知道内情,我也不强求,你给我一个答复,能不能帮我。答案能否都不影响黛安,我也全理解。”
“嘻嘻嘻,你就像电视里那些下乡知识青年,如果再把头发留长点,弄个锅盖型就更像了。”不光江竹意的衣服不合身,洪涛也一样。
“我没人可联系,要手机也没用。我是在想你这些都是和谁学的,如果逃犯都和你一样,我们警察全都得累死。”江竹意冲洪涛那三部手机和一大把电话卡努了努嘴。
“你打算和谁通话?到了这个时候还会有人肯帮咱们吗?”江竹意撇了撇嘴,www•hetushu•com对于这个问题她无话可说,错了就是错了。
其实怎么处理这件事儿已经不用太费脑子琢磨了,事情都是明摆着的,闹到这个份儿上已经失去了和解的可能。
洪涛昨天中午已经在网吧把U盘里的资料和录音都发到了托马斯邮箱里,另外还有两份是给冯女士和张媛媛的。
“……也对,我把这个事儿给忘了,你向来都是靠女人养活的。那成,我去种地,你就在家养着,想打猎就去打猎,想钓鱼……这边不知道有没有水库和小河,要不去问问杨大爷?”
“说实话吧,发给你的是副本,还有两个副本我发给别人了。咱俩说起来也没什么太深的关系,假如真的斗败了,黛安我是不会搭理的,她犯不着跟着一个逃犯耽误人生。”
“凑合凑合吧,这地方连人影都没有,咱就别搞什么颜色搭配和版型了成不?你以后少和黛安学,她从小就那么讲究惯了,咱们能成吗?来,就这条吧,晚上我找针线给你改改。”大衣柜里衣服倒是不少,还有冬天的羽绒服,都是新的,可惜款式和样式有点土,而且没有女款。
洪涛拿这个满身都是戏的女人也没辙,她是越活越长进了,拿饰演各种角色当游m.hetushu.com戏玩。自己可没这种闲心,先想办法活着吧,实在活不了那也不能让某些人太舒服。没辙,就这么记仇。
“我找了,这里没有我能穿的衣服,都太大。”江竹意上身套在洪涛的运动服里,下身啥也没有,再加上她个子高,穿洪涛的衣服也就将将能盖住半个屁股。
“喂,托马斯,收到我发的东西了吗?呵呵呵,别紧张,我并不打算拿这个东西威胁谁,更没有讹诈的企图,只是用来保命的。”
先找到自己和江竹意,周家大获全胜;先让自己把资料抖落出去,不管自己和江竹意是死是活,周家这颗大树都要伤元气,搞不好就得倒下。
“不是我不给你电话用,是这玩意不能随便乱用,除了必要的通讯平时最好连开机都别开。”事实证明这一路上都没手机信号,最少也要开到这座山的半山腰才有点,想要通话质量,还得上山头。当洪涛拿出一部新手机往里塞卡时,看到江竹意的眼神觉得有必要解释解释。
那什么地方有信号呢?昨天晚上来的时候洪涛留意过,就在二球发难的那个山头上有,顺着原路往回开吧,一路开一路找,别的地方没人带着也不敢瞎溜达。这里根本没路,搞不好就翻到沟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