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50章 姜还是老的辣

人一旦到了暮年,什么财富、权利、美色都不再是追逐目标,谁能让他们多活一年,谁就是他们唯一的信仰。这玩意是人性里最基本的一条,好像靠后天努力都无法克服。
一想到自己辛苦了大半辈子打下来的基业很可能被后代败光,老太太就不敢闭眼,生怕会睡过去醒不过来。这种滋味对于一个极度好强的人讲,简直就是对她一辈子的否定,真不甘心。
冯家的态度为什么如此坚定老太太也很清楚,可越是如此就越得仔细分清楚各家的投入、产出和成本,一点都马虎不得,因为要合作的伙伴和自己一样精明。
卡特琳娜飓风不仅给美国南部的几个州带来了一场大灾难,同时也给一些幸运儿带来了大机遇,张家就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所以不管白家、齐家、张家作何打算,也不管她们如何选择,这次来她就是冲着帮忙来的,哪怕因此和其它几家人发生冲突也在所不惜。这和她的发言很吻合,谁阻碍了自己家族的发展,谁就是敌人!
和冯女士一样,张家老太太压根也没想过自己还能看到这一天,这个工作原本是要交给后一代人去完成的。而促成这种变化的只是一个人、几句话、几件事儿。
不过任http://m.hetushu.com何事儿在她眼中都是一笔生意,既然是做生意那就不能急急忙忙,需要提前把投入、成本、收益算清楚才好。尤其是与外人合作,这些东西就更得先算一算了。
张老太太就非常想多活几年,也不光是为了苟延残喘,主要是对张家的后人放心不下。说白了吧,就是她觉得张家后一代人里就找不出一个守成之才,更别提什么开疆扩土了。
这种战略上的胜利可能不会马上看到现钱,可它的意义真不是能拿钱体现出来的。只要再给张家一两年时间,让他们把北美这边的其它几个中小竞争对手整合完毕,打扫打扫战场,就可以秣兵历马进军南美市场了。
不过冯家的产业有个特点,它是很纯粹的美国企业,自始至终也没参与过大笔的对华投资,对中国市场还没有任何依赖。
现在机会来了,洪涛遇到了大难,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的区别老太太能搞明白,出手相助也是她此行的目的。
“这些日子我听说她正在鼓动洪师傅的新媳妇离婚,真是愁死我了。假如洪师傅真的离婚了,恐怕当恶人的就是我家,黛安保不齐要给您带回去一个孙女婿呢。”
通过这次自然http://m.hetushu.com灾害,提前得到消息并作出正确反映的张家,兵不血刃的击败了两个油井设备保险业里的主要竞争对手,不光没亏,还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张老太太的意思冯女士很明白,但她并不打算在这笔大投入中当副手,还把黛安和洪涛的关系抬出来当筹码,再用自己女儿的表现哭一哭惨。
输了,冯家至少在短期内就别打算进入中国市场赚钱,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吃香的喝辣的。
这样一比较的话,答案就很明确了。前者有大赢的机会,后者基本全是输。赢了,自己的家族产业就有机会得到强援,输了,也不会受到太大冲击,顶多就是失去一大块还不是自己的市场。
但老太太也没指望能用一个黛安就让洪涛俯首帖耳,如果洪涛是这样的人,她立马就回澳洲等死去,把家产交给后代败光也比被一个外人骗光强的多。
这种习惯一直持续了几十年也未曾改变,不过这一次她打算变变,那个被放置了好几年的紫檀护身符也悄悄的挂到了老太太的脖子上。
对于这笔账冯女士在来的路上基本就已经算清楚了,帮洪涛是相对最好的选择。假如赢了,那不用说,以后洪涛还会特意关照自己家www.hetushu.com,就像之前一样,时不时提供点预测就够自己家稳步前进的了。
“最有利的是可以在案件管辖地直接上诉或者申诉,程序上免除了很多麻烦,还可以避开周家的大部分干扰。”
“洪师傅岂是见识如此短的人,儿孙的事儿就由她们去吧……”对于黛安的问题张老太太确实没法得意起来,但这个外孙女给了家族一次惊喜,但家族对她好像真的没啥帮助。嘴上说得风轻云淡,心里已经开始琢磨以后该怎么好好弥补一下这些年的感情裂痕了。
黛安的外婆看上去很苍老,浑浊的双眼没有丝毫神采,好像随时都会睡过去醒不过来。但千万别让她这幅外表给骗了,老太太的头脑一点都不慢,冯女士刚表述完态度,她就开始讨价还价了。
老年人最怕什么?一个字,死。年纪越大越怕死,这是真理,好像没人可以例外,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伟人通通如此。
白女士已经有点听烦了,早几年给你们机会一个个的都慎着,现在看到大利益了想往上扑还瞻前顾后,哪有一点虔诚之心,太市侩。但洪涛已经吩咐了,她又不能不干,还得尽量干好,用一句名言概括就是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想不信都不成啊,就在飓http://m.hetushu.com风来袭的新闻传到澳洲那一刻起,张老太太就一直都睡不着觉,她让人把洪涛这些年所做出的预测都整理了一遍,然后就连饭都吃不下了。
可惜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在算计人的功夫上张老太太可算是用的出神入化,适时的扔出一个黛安,几乎就把所有方面都考虑到了,别人连反对的理由都找不到。
但洪涛的出现让她仿佛看到了那么一点点光亮,既然他能预测未来,显然就不是凡人。老太太根本就不相信白女士所说的什么得道老和尚之类的说辞,老和尚她见多了,教皇都见过,也没见哪个徒弟有这种本事。
“老太太,您可一点都不亏。黛安一直都在洪师傅身边,只要洪师傅没事儿,她还不是早晚都能沾到点仙气。可惜我家那个丫头啊,整天光给我找麻烦了。”
按照这个逻辑推测,不是凡人,保不齐就知道点延年益寿的法门。不求倾囊相告,只要来那么一点点,让自己还能看到孙辈、重孙辈里有没有合适的人才可用,然后再能亲手培养他们几年,自己就知足了,马上闭眼都不愿无悔。
“有了足够的资金注入,不仅可以上市,还要继续伸冤,这家公司的股东岂有反对的理由。就算创始人不甘心,面对现实也不得不低http://m•hetushu•com头。”
“我这边倒是没异议,最终还得看老太太的意思,您毕竟是我们的长辈。”冯女士话说得非常狡猾,分明是想说长辈不能仗着辈份高欺负晚辈,但听上去并没有一点不敬的意思。
都说老年人容易迷信,但放到张家老太太这里是个例外。她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不相信任何神佛了,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
“不如还是五五开吧,我已经让人打听过了,这家微点公司的业务目前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官司已经快把它拖垮了,应该很容易收购。”
“周家从来也不是我们家的伙伴,我向来不喜欢与官商一起合作。只不过我们家在香港和东南亚的产业比较多,和内陆的交往也比较频繁,不像小冯你那么容易取舍。”
假如有幸还能赶上卡特琳娜飓风之类的大事件,冯家就会像风筝一样扶摇直上,竞争对手想拦都拦不住,到底能飞多高连她自己都不敢预估。
“那我就更不能占你们的便宜了,干脆这样吧,不如就让黛安出面,直接入股这家公司拿到绝对控股权,这样免去了收购的繁杂手续,要省去很多时间。”
以后会不会有也看不太清楚,这和她家族里的骨干业务有很大的关系,就算她想用这部分技术对外投资,美国政府也不会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