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54章 难题

任何饮料黛安也没喝到,就在车库里干坐了十多分钟,实在不耐烦了就去旁边看了看另一辆黑色的帕萨特,顺便把车牌号记了下来,以后如果遇上它好躲得远远的。
“这是凡凡给你买的,她还让我转告你帮她盯着洪涛,不许他去外面乱跑。你还是多为她想想,这件事儿不可能永远瞒着,很快就会成为新闻。她知道以后我怕光靠齐睿拦不住,如果她再跑回来就乱套了。”黛安从自己的车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大斧子,里面是一些虫草,确实是欧阳凡凡买的。
大斧子对洪涛的下场并不看好,他虽然不是司法部门,但看这种事儿看多了,能例外的很少。黛安能不能联系到洪涛不好说,可是该劝的还得劝,尽人事听天命吧。
“……我恐怕不成,她见到我更不会走了。他们俩并不是真的感情破裂,只是生活理念不同,互相不太了解。如果换成我,我见不到人也不会走的,那算什么?被人休了?也亏你们这些男人想得出来,离婚还得找个代理人!”
“完了完了,这回算是全完了。破釜沉舟也没这么干的,子弹打出去之前是威慑,打出去之后就只是块废铁,还能一枪把所m•hetushu•com有人都打死?”
“据我了解到的消息,他们俩上了一辆车之后就失踪了,而且手里有枪。”大斧子是无法直接插手这种案子,但是他有各种渠道,官方的、私人的,都可以很快了解到案情,对事件的始末大体上清楚,也就更发愁了。
“现在两种方案都在进行,排查范围也逐步扩大,只要发现了踪迹他就凶多吉少。在系统内部已经有了具体精神,把他们俩定义为暴力犯罪份子,属于可以击毙的一类。”
“……那就看吧,你还有什么需要问的,我知道的会告诉你。”洪涛是个犟种,黛安也差不多。这个女人冷着一张脸毫无表情,比洪涛还难斗。
站在大斧子的角度看,洪涛的选择简直就是愚蠢之极。掀桌子也得看这张桌子边上都坐着谁,不是想掀就可以随便掀的。一旦这些东西被曝光,周家有可能完蛋,但洪涛和江竹意也得跟着一起完蛋。
“这些东西是哪儿来的!你打算用它做什么?”大斧子露面了,手里还拿着那个U盘,里面的内容肯定看过,说不定还复制过。此时他的脑门上也见了汗,连领带都松了一圈。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忘和_图_书了金月的存在,大家也都适应了她不在国内的感觉,只有大斧子能想起来,因为他受了洪涛之托。大事儿解决不了,这点小事再拿不下来,别说有人埋怨,就算没有,自己这一关也过不去。
“是真的,这家伙是个胆大包天的混蛋,说他是暴力犯罪份子真不冤枉。要我说就是个恐怖分子,居然敢当着七八个军人的面光天化日之下明抢,还差点弄死一个人,这不是活土匪嘛。”
但你别靠近他,一旦靠的足够近,他立刻就变成了磁石,浑身都是引力,让你都说不出哪方面强、哪方面弱,全方位的。
“……唉,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这么多人上赶着去给他操心。”大斧子很郁闷,主要是嫉妒,嫉妒洪涛有这么多援手,档次还越来越高了。
“他给的,不过不是直接给我,我这个指不定是被复制过多少次的呢。假如周家想要的就是这个,我觉得确实没什么可谈的了,就算他肯给也没用。”
“目前还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警方有两种看法,一种就是他已经往西北走了,但沿途并没发现踪迹。一种说他就潜伏在京城附近,可是经过排查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和-图-书很不好,通缉令虽然是系统内部的,但随时都有可能变成正式明发。周家还在不断活动,刚才跟着你的车很可能不是警方。而且他们关闭了谈条件的渠道,也不打算用其它手段解决,算是孤注一掷吧。”
大斧子索性就不废话了,现在事态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能左右的范畴,家族的命运也无法控制,这就叫身在其中、不由自主。
到底是不是鲁莽黛安真不敢妄下结论。洪涛做事向来一环套一环,未料胜先料败,在这方面已经到了鸡贼的程度。自己也没有官场经历,真不清楚里面的弯弯绕,唯独只有相信洪涛的判断。他是全能啊,不信也没别的办法。
“这个问题还是等有机会直接问他吧,能不能先和我说说目前的情况。”黛安自己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洪涛怎么看都像一块黑乎乎的石头,丝毫谈不上吸引力。
“现在这已经不是他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事情,自打这个东西被他发送出去之后,他就应该已经打好了进攻的主意,这就是反击的武器。我只是使用武器的人之一,没有我还会有别人,比如凡凡。”
“我的部门无权干涉民间案件,就算我私下能暗中关注和图书,力度也会很不够,还得时刻避嫌,得到消息的时间必定要晚一些,这对他更不利。”
“我手上有一些东西,你先看看吧,看完之后再给我建议。”黛安想知道的基本已经问完了,而她知道的并没全告诉大斧子,而是拿出一个U盘递了过去。
“所以我觉得还是看看谁能联系上他,劝他先自首吧,先保住命,剩下的事儿可以以后再谈,这样对抗下去只会越来越麻烦。”
黛安也说不清自己对金月到底是啥态度,希望她和洪涛离婚是必然,这是实际利益,但又不希望她和洪涛离婚,这是情感因素。大家都是女人,如果洪涛对金月这么绝情,谁敢保证以后对自己就不会呢。
“恩,我清楚了……江竹意是不是和他在一起,他真的把她救走了?”大斧子言之凿凿,黛安听着也不太轻松。事实却如他所讲,很严峻,可惜谁也联系不上洪涛,想劝也没法劝。
“她不回来也要乱套了,那个金月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越乱她越添乱。他在失踪之前曾经给我来过一个电话,让我帮着金月完成离婚手续,然后劝她回美国。可是这个女人也是个蔫土匪,不见到洪涛啥也不答应。我是真没招儿了,要www•hetushu.com不你去试试?”
“你先等我几分钟,我去给你拿点喝的东西。”大斧子接过U盘,通过指纹打开了旁边的小门,然后钻了进去。
可以不可以把这些东西给欧阳天钺看,没人给黛安明确的指示,张冯两家也只是让她自己看情况决定。黛安这么做只是想让大斧子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顺便让他知道这件事儿的走向周家也拦不住。如果他暗中和周家有什么交易的话,赶紧三思,别把欧阳家卷进去。
“做生意不怕风险,只怕盈利不足。要说风险的话,我们都算是滚过不少刀山。当然了,也不能随便冒险,所以我才来麻烦大哥您。我们是外来人,很多事情还得和您请教。”黛安没听劝,她也没这个权利改变两家的决定,只有干和不干、怎么干的权利。
“得,算我多嘴,要不你帮我想想,离婚的问题先放一边,怎么能让她先出去躲躲呢?”大斧子在女人问题上也没啥发言权,只能退而求其次。
“这个问题我就无法回答了,还是先看看吧,既然这么选择了总有他的道理。他也不是没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我相信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再加上江竹意,她的履历你应该也看过,手腕很高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