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58章 暗中斗法

如果洪涛在场,他能先给黄律师一个大背跨,摔死这个老东西。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尼玛为了点资产浪费时间,自己和江竹意都已经混成放羊的了,每天的青菜都得数着叶片吃,还有功夫看这些狗屁玩意,这是成心要熬死老子啊!
这些天洪涛和江竹意过得真是很闷,山里好玩不?这得两说着。如果带着玩的心态去待两三天,确实挺好玩的。光是拿着枪四处追杀那些野鸡、沙鸡、野兔、獾子、狐狸、黄鼠狼就能忙的够呛。一旦打到两只,嘴肯定笑得合不拢。
“那也好,我会尽快把邮箱弄好。您也多保重,邪不胜正,在这件事儿上我完全站在您这边……”白女士对洪涛的谨慎并没异议,她虽然没经历过这种情况,但也能想像出来洪涛此时的状况有多危险,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反倒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嘿嘿嘿,听见没,我现在是正义的化身了。”挂断了电话,洪涛对距离自己不到几毫米的另一张脸呲牙笑了笑。白女士还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安慰人都安慰的这么高大上。
“黛安负责和微点公司的谈判……怎么选上她了?”这个好消息并没让洪涛喜出望外hetushu.com,反倒有点诧异。
“黛安在京城的工作也有了不小进展,那位王总找到了,正在进行谈判,我估计这两天就会有结果吧。”白女士听到洪涛的声音简直比见到自己亲儿子还高兴,忙不迭的把好消息都托了出来,打算让身陷险境的洪涛别那么绝望。
但是吧,监听、监控这件事儿远没有电影里演的那么容易,不能总指望别人在电话里直接说嫌疑人就在什么地方等着我喝茶呢,然后扑过去就把人抓了。
现在周南和李兵遇到的就是这个问题,光有海量信息,却没那么多人手去甄别。就拿洪涛的小舅舅来讲,他一天能打几十个电话,还会接更多电话。
监听、窃听这件事儿洪涛确实不是在多虑,现在几乎每个和他有紧密关系的人都被警方列入了名单。这些人的电话号码会被送到电信公司和移动公司,每天或者隔几天就会有一大堆相关的通话单据打出来,再根据这些电话号码来进一步排查。
这就是正常程序下的监控手段,像电影里各种窃听器、高科技手段满天飞的片段,通常情况下在公安侦破手段里是没有的。因为那些东西不是www•hetushu.com警察能玩得转的,也没有这笔昂贵的设备经费。
但洪涛这次享受到了更高档次的待遇,这份殊荣不是警方给的,而是周家和李兵兄弟。他们当然知道警方的工作流程是怎么样的,这种大海捞针般的手段主要是在挤压目标的活动空间,增加心理上的压力。但要想速战速决,光靠警方是不够的,于是他们两边分别给加了些砝码。
“是……是张家老太太的意思,应该是一种积极的示意吧。”白女士大概能明白张老太太的意思,但这种事没法明说,只能意会。
“哦,这位老太太还真下本儿……好吧,您转告黛安,让她给我一个安全的邮箱号,以后就用邮箱联系。我会把邮件先发到您的邮箱里,再由您转发给她,回复的邮件也一样。”
怪不得以前农村里每家都好多孩子呢,洪涛想了想,如果这么过下去,自己和江竹意这辈子估计能生二十多个孩子。天一黑除了嘿咻嘿咻好像真没啥可干的,玩麻将都三缺一。
可自己和江竹意还能有这个心情吗?肯定不能,那不成一对儿傻子了。眼看时间已经接近了九月底,山区越来越冷,还有一阵阵的小风从北面hetushu.com吹过来。用老杨头的话讲,今年潮气重,搞不好进入十月就得下雪。
铱星电话虽好,但如何拿到它是个大问题。自己亲自出山取?太危险了,万一谁没甩干净后面的尾巴,自己就是有去无回。
“只要有一个海外服务器的邮箱,我用邮件和外面联系就够了。”想不想要?肯定是想。如果手里有一台可以随便说的电话确实能舒服很多,但洪涛还是忍住了。
下雪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谁也别想从山外进来,当然了,自己和江竹意也就出不去。要想再看到山外的城市、人群、吃到青菜和副食品,就得等明年四月份了。整整半年都要在这里和羊群、风沙、寒冷为伴,还没有电视可看、没有电脑上网。
“她们齐家都有毛病,从家长到孩子全不正常。”这张脸是江竹意的,她正凑在电话边上偷听。现在外面的每个消息都是一种安慰,哪怕是坏消息也要听一听。在山里就是与世隔绝,太闷了。
不过洪涛对黛安在京城主持这件事儿还是有点顾虑,不是不相信她的能力,而是担忧她的安全。换成一个不认识的人,哪怕被找麻烦自己也可以装看不见。但黛安出了事自己就不能http://m•hetushu•com视而不见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强化通讯安全,尽量不给她添麻烦。
“会长大人,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已经半个多月啦,那件事儿有点眉目了吗?”实在是忍不住了,洪涛再次拨通了白女士的电话。
一会儿说起给珠穆朗姆峰造梯田的工程、一会儿又谈起三峡大坝贴瓷砖的项目,张嘴闭嘴都是几十上百亿的投资,不熟悉他的人,刚开始肯定有点晕。
“……我看还是先算了吧,让黛安把电话给微点公司的王总一台,另一台作为备用。现在我的作用微乎其微,多说两句少说两句都一样,重要的是她能不能入股微点公司,然后从正常渠道把这个案子公开。”
“您可算来电话了,我心里这些日子一直悬着呢。事情都按照您的安排进行着,我一直都在跟进。目前香港这边的媒体已经找好了,只是稿件还没定,有些东西不适合提前曝光。”
李兵则是利用手中的权利,让很多网站和相关单位配合在网络上查找蛛丝马迹。当然了,公安部位于京城的网络安全数据中心他也没少去,试图在海量的监控、屏蔽、敏感数据中有所收获。
而且他做得更有水平,很多设备都不是从军队中获取的和_图_书,而是自制、改装或者外购的,就算露出了马脚被人发现,也没法追查来源。
“睿睿她姨从美国带来了几台铱星电话,是美军方的型号,通话可靠性很高,至少国内无法窃听。这次黛安回去也带了三台,是不是想办法让她给您弄两台?”一说起通讯安全问题,白女士提出了一个最根本的解决办法。
周家就不用说了,凡是可以上手段的地方基本都上了,上次周京背着周南都能调用这些设备,这次周南亲自出马,没理由不使用。
铱星公司虽然倒闭了,但它的系统依旧在运作,说是由一家私募基金接手,其实背后就是美国军方。如果拿到那个玩意,只要不进入国内的民用网络,互相之间的通话确实无法窃听,也不可能查到通话位置,至少国内的机构不成。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讯息都和案件无关,其中又有百分之九十是搞不明白内容的东西。这些信息都要经过仔细排查才能最终搞明白是否有用,分析工作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还得有系统的、有训练的团队。
既然白女士能明白张老太太的意思,那洪涛想了想也就意会了。张家的这个决定无可厚非,不图利谁早起呢,如果不这么干还叫商业为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