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62章 聪明的羊

当然了,平时他基本也不打车,哪怕有应酬喝多了也是照开不误,交警一看车牌全得睁只眼闭只眼。都是一个系统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必呢。
自打微点公司案件被曝光的消息由周川转告之后,他就再也坐不住了,趁着京城这边进入十一长假的机会向单位请了一个探亲假,然后开始筹划这次外逃。
合算这两家投行全资入股微点公司不是奔着杀毒软件专利来的,而是把矛头直指克星公司。这一招高啊,如果能在法庭上把克星公司先打趴下,让这家上市公司的声望一落千丈,市场份额自然也就空出来了。
到那时微点公司再联手其它两家杀毒软件公司把克星公司的地盘瓜分瓜分,仇也报了、市场份额也占上了,一箭双雕!
“师傅,能不能快点,我赶飞机。”也不是所有人都在观望,已经有人开始动了。就在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通往首都机场的快速路上有一辆出租车疾驰,李兵穿着便装,身边放着一个大手提包,不断的催促司机再开快点。
全香港最有名的律师基本都在列,不管是商业还是刑事人家全给一锅烩了,用不用先放那儿让你看看,克星公司应诉不应诉基和-图-书本也是输面居多。
“……我确实有点晚,这样吧,一千块钱,麻烦您多帮忙。”李兵牙都快咬碎了,要是换在平时,这个司机必须倒霉。
组织上会网开一面吗?答案也是否定的。这件事儿是自己自作自受,还给组织上添了这么大麻烦,此时谁也不会帮自己说话。和周家一样,大家都盼着自己赶紧完蛋,然后大家也就都解脱了。
“看您说的,带着行李走这条路的全都是赶飞机,总不能大包小包的去顺义度假吧。不过我真不能再快了,您说您这一趟我挣不了十块八块的,搞不好回来还得放空,要是再被拍个超速,连罚款带罚分的我这一周就算白干了。”
可不管后果如何,要想活下去,微点公司也只有这个办法可用,这一点应该是大家的共识,同时也能理解。你都把人家逼到死路上了,还不能允许人家破釜沉舟和你玩命啊。
出租司机这一路被催了好几次已经很不耐烦了,如果你让一个出租司机烦了,那他的嘴也饶不了你,干的稀的都能说,你还说不过他。
“……得得得,你小心开车,我再给你加二百罚款钱怎么样?”李兵自然m.hetushu•com明白该如何对付出租司机,如果不是为了躲避有可能针对自己的监控,也不至于连车都不敢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狠话也别说了,还是拿钱砸吧。
但这种做法的风险性也非常大,因为这么玩很明显给政府添了麻烦,以后政府还能不能正眼看微点公司就是个大问题。
可是怎么才能把这些问题搞清楚呢?不管媒体怎么炒、民众怎么议论,真像都不会自己蹦出来。媒体放出来的那些资料和照片只能算一部分未经证实的传闻,到底能不能作为证据、能证明什么,唯一的途径就是依靠公检法部门。
但实际上很多部门内部都快炸锅了,在十一期间突然爆出这么一个大料来,怎么讲也谈不上一片稳定繁荣景象。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大家还得不断开会研究、不断请示。只要上面不表态,谁也不敢乱说乱动。
“一看您就是坐办公室的干部,不太了解我们这个行业。我的分要是被扣光了,不光得去交管局学习,公司里面还得学习一周。您说就为了二百块钱,我划算吗?”司机也是个实诚人,对这二百块钱都没正眼看,又给李兵普及了普及出租行和图书业的知识。
但是微点公司还真不像虚张声势,只要看一下微点公司聘请的律师团,所有香港本地媒体就明白了一件事儿,这下香港法院想躲都不太容易了。
现在他就要拿着假护照、乘坐外国航空公司的航班逃了。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爱找谁背黑锅就找谁,老子不伺候了。什么周家、李家,都是扯淡,自己连老婆孩子都没透露半分,还顾得上那么许多?
谁来当这个罪魁祸首最合适呢?李兵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一个比自己还合适的人选来。从位置、对外说服力、参与程度等等各方面衡量,自己都是不二人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抱着侥幸心理,和等死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其实黛安也没打算让香港法院来受理这个案子,能请来那么多知名大律师助阵,当然应该知道去哪里告状。她这么做只是在充分利用舆论,通过香港法院的司法解释,把大众的关注点全引到京城去,这比任何一家媒体瞎分析都值得信任。
杀毒软件不像别的软件,政策性非常重要,光靠普通用户根本就做不大,利润最大的一块是商业用户和政府采购,如果得罪了政府后果可想而知。
那这一招管用吗www.hetushu•com?表面上看,有关部门至今全都没发出任何声音,既不辩解也不承认,好像不知道这件事一样。
那周家能救自己吗?答案是否定的。周家不仅不会救自己,反倒最希望自己赶紧认罪伏法,这样他们也就能解脱了。
但香港法院率先做出了答复,拒绝!理由是微点香港分公司不是诉讼主体,而总公司的注册地点在京城、案发地也是京城、被告还是在京城,香港法院没有管辖权。换成一句大白话就是,微点公司找错了庙门,不管香港法院愿意不愿意受理这个案件,它都不能受理。
这些年自己也没断了这个想法,一直都在悄悄的维护着,不断用各种办法把自己那些黑钱蚂蚁搬家一样送出去。现在看来,未雨绸缪真的很必要。如果没有这些准备,自己就只能坐以待毙,啥办法都没有。
那周川和周家在这个案子里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呢?是微点公司急眼了乱咬、是王旭和周川因为克星公司所有权之争结下了私仇、还是微点公司确实被故意冤枉?只要把这几个问题搞清楚,一切就都明白了。
既然谁都不会救自己,就只能自己来救自己了。从几年前还没到网监处的时候,李兵就已经给自己找好了m.hetushu.com几条后路。当初并没有明确的针对性,只是怕万一哪天自己油水沾太多,被别人暗算了,好有个落脚的地方。
那怎么说呢?肯定不会全部否认,必须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想把大事儿化小就得找一个罪魁祸首,然后把所有责任都推到这个人头上,其它人、其它问题也就都解脱、都有合理解释了。
“呦呦呦,您看您还认真了。不是我财迷,您就算给我罚款我也不敢超速。这一路全是探头,不光罚款,还扣分呢。”
完了,一切都完了。当李兵听到这个消息、并亲自上网去相关网站看到那些报道时,心里就只有这么一个想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谁也救不了自己了,就算上面出于影响问题把这件事儿压下来,也得对外有个说法。
“您打算坐几点的航班?告诉我一个大概时间,我看看还能来得及不。以后出门就得早点,尤其是赶飞机。幸亏今天是假期最后一天,都是回城的车多。如果再早几天,这条路上全是出城玩的车,别说一百,咱连六十都开不起来。”
于是周川和周家就成了这件事儿的核心内容,假如没有周川的胡作非为、没有周家在背后撑腰,微点公司犯得着冒这种风险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