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65章 恶毒计划

金月已经快崩溃了,原本以为洪涛仅仅是在感情方面不忠,但人还是好人。现在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多天不露面,不是故意躲着自己,而是成了通缉犯。至于说通缉令是不是系统内部的谁会关心呢,通缉令就是通缉令,不是坏人怎么会被通缉?
“妈的,弄的老子人不人、鬼不鬼,老子也不等十年了,先弄死他再说!”有了可行性极高的计划、强悍的援兵和靠谱的人质,不管成功与否都可以远走他乡,这些有利条件让周川露出了另一幅嘴脸。原来他极度紧张或者极度兴奋的时候嘴角会有些歪,脸部表情很狰狞。
对于弟弟的这个主意周川觉得比屎还臭。自己是什么人?怎么能去和两个罪犯拼命呢,这不是以己之短功彼所长嘛,太亏了。
“而且他们也想宰了姓洪的,别忘了,那个叫丸子的差点被弄死,就算身体恢复说不定也得退役。这笔账都记在心里呢,只要有机会他们一定会hetushu•com报的。”周京确实不是心血来潮,不光想到了第二步,连第三步都有了安排,而且每一步都很合理。
“如果他真的六亲不认呢?”周川听完这番话不由自主转过脸好好看了看自己这位三弟,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讲得确实在理。但光在理还不足以让自己放心,也不愿意把身家性命押在一个女人身上。
“干不干?事不宜迟,那地方也不近,咱们的时间不多了。”对于这个问题周京依旧是胸有成竹,只等周川的最终决断。
“只需要一个人、给她打一个电话,她就会主动出来的。”周京已经觉出了周川的心思,裂开嘴坏笑着挤了挤眼。
“……那你打算怎么让金月跟着咱们一起去?总不能冲进去绑票吧!”周川的眼珠已经开始转动了,计划很好,也具备不小的可行性,但还有一个问题比较麻烦。
“比如说父母、兄弟姐妹、哥们朋友之类的,最有可能的就是http://m.hetushu•com女人。原本我以为姓洪的有多特别,合算他也有弱点,只是之前掩盖的太好,我们没发现而已。”
“嘿嘿嘿,二哥,没想到你也这么评价我。论升官发财我确实不如你和大哥,可是要比玩黑的你们俩还差得远呢。咱俩去肯定是不成,不过我可以找到一个人质。”
“你好,请问是哪位?”刚说要把行李收拾收拾,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金月拿起来看了看,号码不认识,但又有点熟悉。
但即便洪涛是坏人,金月也想最后见一面,亲耳听到他的解释,再决定是否真的离开。离婚,这个词在金月脑海里非常忌惮,本能的不想去触碰。对于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来说,一辈子恐怕都会努力避开这个词的。
但是郑舅舅不是别人,他曾经救过自己一次,金月对郑大发的到访既高兴又惶恐。好像这位舅舅只要一出现,自己和洪涛之中肯定有一个要倒霉的和_图_书。果然,这次轮到洪涛了,比当初自己的事儿还大,大到自己都不敢想的程度。
“二哥,你忍得下这口气?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过了一小会儿,周京也从酒吧里走了出来,没上车,而是趴在车窗上小声的询问周川。
挂断电话之后,她先是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然后拿起包就往外走,可是刚走到院门口又停住脚步,想了想,重新返回屋内,过了好一会儿才出现。这次金月居然装扮了一番,戴着大墨镜和头巾,穿着风衣和平底鞋,非常像出门怕被认出来的影视明星。
“……老三啊,怪不得老大总说你笨,你觉得就凭咱俩能打得过他吗?还不光是他一个人,那位江处长曾经是系统里的散打冠军,说不定连她我们都搞不定。还是交给警方吧,就算我们这次败了,也不能让他们俩好受!”
“你是说卫建华……”只思考了几秒钟,周川也想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说出来之后周京重重和-图-书的点了点头。
怎么办呢?金月其实已经没了办法,然后就觉得郑大发说的很有道理,彻底不再一根筋了,打算明天就和辛迪、黄毅商量商量,让她们俩先在国内照顾事务所,自己去美国待一段时间。
“想不想走之前先解解恨?我把地图偷出来了,咱先去弄死他!”周京把手伸进夹克,从里面掏出地图的一角,满脸都是杀气。
“自身都不保还能怎么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就不信他能一直这么幸运。”事到如今周川也不装斯文了,他比周京对洪涛恨得彻骨。洪涛毁灭的是他的事业和未来,保不齐还要牵扯到家族跟着自己一起吃瓜落。
周京最烦别人说自己笨,尤其是家里人,让周川这么一说他脸上的横肉直抽抽。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笨蛋,他很有条理的做了一次全方位的分析,不光有事实阐述,还有性格揣摩。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给我一个小时,我会带钱过去。”电话里的人金月好像http://www•hetushu.com认识,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金月的鼻尖上就见了汗,呼吸也急促起来。
“刚才我问过鸭子,那片地方是山区,方圆几十里都没人烟,就算咱们找到了村子也不一定能抓住他。带着金月去只不过是为了把他稳住,能引出来最好。”
“刚才那个人和金月的对话我都听了,姓洪的对这个娘们真够惦记的,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不忘了特意托人来劝她出国避一避。这个娘们对他也够意思,愣是不答应离婚,非要等着他回来见面谈。”
“只要他敢露头就别想跑了,你以为我会去和他玩命?他那条贱命没资格和我换。我有办法让老温他们跟在咱们后面,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咱俩出境,如果我们俩有了危险他们不会看着不管的。”
“知道这叫什么不?这就叫爱情。你说咱要是带着她去找洪涛,洪涛就算有枪舍得开吗?这些混社会的痞子我接触的多了,他们可比不上咱大哥那么六亲不认,总有某个人是他们最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