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68章 老巢没了

“要是周家没事儿,那咱俩就只能去偷渡,还不能从南边走。先去韩国,再从日本转道去美国。这里恐怕一辈子都回不来了,多亲近几天吧,好歹也是你的祖国。”
“村子里有几辆车,来的是谁不清楚,周围还有没有别人也不知道,我们得等天完全黑下来再步行回去。”暂短的把情况和江竹意介绍了一番,洪涛拉着江竹意又爬上了山梁,向村子方向张望。
“呼……呼……你又搞什么鬼啊,这里除了风还能有什么声音?”江竹意一脸都是绯红,气喘如牛。在这种时候被洪涛弄停很是不满,气哼哼的埋怨着,还小幅度的晃动着腰,企图把男人的注意力重新夺回来。
“不清楚,这些人都是军队里的高手,保不齐有什么绝招呢。纠结这个没用了,除了郑大发谁也不知道这里,要不就是杨老头把咱们卖了,要不就是郑大发出了问题。”
“不对……好像是枪声,从村子那边借着风传过来的。来,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上去看看。”洪涛并没放松警惕,他对自己的耳朵很有自信,反手脱下大衣盖在江竹意身上,然后自己爬起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往旁边的小山粱上和_图_书跑。
鱼也跑了,洪涛干脆把江竹意抱起来放到自己腿上,在手上哈了几口热乎气,然后就往女人怀里伸。别等回家了,就在这儿吧。天就是被子、地就是土炕,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就做,这多自然啊,啥都不用顾忌。
“凭什么!我就要肚子大,你戴了也没用,我把你的那些破玩意都扎破了!”江竹意已经把羽绒服脱掉铺在了地上,又把裤子脱掉,然后钻进了洪涛的军大衣里,就这么面对面抱坐在一起,慢慢的挪动着身体,互相感受着对方的摩擦。
村子的方向至少有三四对儿车灯亮着,在昏暗的山沟里很刺眼。这些车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自己没发现动静?这还得怪刚才和江竹意的肉搏战太激烈、太投入了。
十一月初的北方,天黑的很早,刚刚下午五点太阳就已经落山了。洪涛抓着荆棘丛深一脚浅一脚的爬上了山梁,然后后背就开始发凉。不是山风吹透了衣服的那种凉,而是透心凉。
洪涛其实也不乐意在穷山沟子里整天晒太阳玩,连个电视都没有,也没网,尤其是冬天,太枯燥。但他也不想为了舒服就让自己陷于险http://m.hetushu•com境,在没有确定最终结果之前只能在这里忍着。
这次洪涛终于回头了,照着江竹意脑袋上就来了一巴掌,然后发现鱼漂动了,结果一提杆鱼跑了,接着又给了江竹意一巴掌。
往哪儿跑呢?真是万幸啊,刚来这里的时候无意中提到了备用藏身处的事情,结果杨老头也没犯懒,带着自己和江竹意在村子东面找到了一个旧窑洞。
“我说你脑子里就没点别的东西了,小命都快没了还整天想着做大。你看,鱼跑了吧!你等着,看我晚上回去怎么收拾你!”
江竹意对鱼跑了没有一点自责,反正钓上来也得放回去。至于说什么惩罚之类的话她就更不怕了,有没有惩罚晚上也得肉搏,这是目前两个人每天唯一的乐趣了。
“要是去了美国我是不是还得当小,在张媛媛的地盘上还能让我做大?”一听说最终有可能去美国,江竹意又是一脸的不高兴。她和张媛媛不能算熟悉,但也接触过很多次,和这个女人斗心眼难度太大,假如没有洪涛的偏袒,自己基本没赢的可能。
这个不到一人高、六七米深、口小肚子大的土洞是当地农民早和_图_书年间用来存储山药的。这里土地贫瘠,最适合的农作物就是黍子和山药。每年秋天收获之后,一部分拉到山外售卖,大部分就都存在这种基本恒温恒湿的小土洞里,可以保存好几年不变质。
“我发现你越来越像牲口了,杨老头说羊肉炖山药壮阳,真这么管用?”江竹意对洪涛的粗鲁一点都不在意,两个人在一起肉搏会儿总比钓鱼有意思。但她对洪涛的身体变化有点纳闷,以前可没这么频繁,怎么一进山就变了呢,最容易解释的就是食物原因。
但有一个问题让洪涛不太敢去小窑洞,现在杨老头咋样了?如果他被敌人抓住,有没有小土洞就都不吃劲儿了。还是那句话,能抗住刑讯的人很少,也别用什么太复杂的刑罚,光是把手指头撅断再晃悠几下,大部分人就全招了。
“谁知道呢,不过这次要小心,我没带保险套,现在可不能把肚子搞大了。”其实自己的身体没啥变化,次数也不算频繁,只不过由于这里没别人,以前应付三四个女人的精力全集中到江竹意一个人身上了,才让她觉得有点多。
“嘿,你在上面干嘛呢?”这时身后传来了江竹意的喊声,她已经和*图*书穿好了衣服,但有那件厚重的大衣拖累,爬不上来。
“你又想当大妇,还想不被折腾,好事儿都是你家的?也成,等我出去就不折腾了你,我找齐睿和黛安折腾去。”
“停、先停一下,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正当两个人呼吸越来越重、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时,洪涛突然停了下来,侧着头倾听了一下,然后又强行按住了还在大幅度挺动身体的江竹意,把她的脑袋从大衣里放出来。
“你去把小口径拿上来。”洪涛这次出来就没计划打猎,也就没带着望远镜。不过没关系,小口径步枪上有瞄准镜,也能凑合看。
“你还能怎么收拾我,咱俩如果带着摄像机,都够做一部科教片的了,能想出来的招式都做过了吧?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坏呢,光想着怎么折腾我。”
“肯定不是警察,更像军车,会不会是周家,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江竹意的眼神不错,接着车灯的光亮很快就确定了车辆的大致模样,然后做出初步判断。
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自己和江竹意没少往土洞里倒腾给养和物资,如果省着点用的话,坚持一个月应该没问题。
“现在我们俩必须想办法和外面联系www•hetushu•com上,安排尽快出境,否则就得成了人家的靶子。”越是遇到这种情况洪涛就越冷静,没用的东西一概不想,只琢磨最重要的一环。至于其他问题,等安全了再慢慢聊不迟。
车是谁的已经不重要了,肯定是敌人的,否则不会进来之前自己毫不知情。郑大发也不是新手,他如果有急事想找自己,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弄个车队。既然是敌人的,自己就只剩一条路,逃跑!
由于有这道山梁挡着,风向也不对,来自西边的声音基本都被屏蔽了。而隐隐约约的枪声是从村子方向传来的,顺着风钻进山沟里一些,恰好被自己这双还算灵敏的耳朵给抓到了。
这个小水坑位于村子的东南边一里地左右,隐藏在一道山沟子里。要想看到村子必须爬上旁边那道十几米米高的山梁。
“他们的车动了,向咱们这边开过来了!”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村子里的几辆车慢慢的驶了出来。
“嘘……别喊,我这就下来。”即便风向不对,洪涛也怕被人听见,又连滚带爬的从山梁上滑了下来。
“你就老老实实待着吧,再敢提出去的事儿,晚上我就把你绑到羊圈里睡去。别急,我估计再有个把月就该有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