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70章 噩耗

土坑不深,并排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一老一少。男的是杨老头,他身上中了很多枪,脸都被打烂了一半,血液和泥土混在一起,不清晰很难看出原来的相貌。但洪涛能认出这就是杨老头,他的右手小指上戴着一枚金戒指,据说是他那个没过门的媳妇的,戴了很多年,就算被拿走手指上的痕迹也没法掩盖。
江竹意所说的那个坑就在后院的破棚子下面,浮土上还有不少的鞋印,看上去是江竹意的踩的。但掩埋的很潦草,也不太深,洪涛一边用铁锹挖土,一边批评江竹意的撒谎行为。
“你……唉,你等等我,别去……”看到洪涛头也不回的向村子快步走去,江竹意没辙了,只好又从车上下来,跟在后面紧追。
“以后别老和我耍小聪明,咱俩太熟了,不管是你说谎还是我说谎,对方一眼就能看出来。何必骗我呢,我们俩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哪怕就算你有了外遇,也得回来和我坦白,听见没有……”
“不说是吧?成,我自己去看。你去土粱上给我放哨,发现异常就按车喇叭,然后咱们去二球的坟地见面。”
可是她越追洪涛跑的越快,在山地中江竹意还真跑不过http://www.hetushu.com洪涛,他当年可是在墨西哥高原混过好几年,就算比不上当地印第安人的腿脚,至少也算个山地部队的合格士兵。
“这可不是一枪啊,杨老头估计都被打烂了吧……”江竹意追到杨老头院子里时,洪涛正在观察墙壁上、门窗上的弹孔和血迹。这里就像是枪战片的布景,窗户都被打烂了,弹孔到处都是。
“……我求求你了,走吧,这里已经被人发现了,多待一分钟都很危险,能不能等我们安全了再听我慢慢说。”江竹意让洪涛说的有点心虚,她确实在隐瞒着什么,而且非常不愿意让洪涛知道。
“这个老头还真硬气,面对这么多人还敢开枪,不愧是当过大哥的人。他是因为我们俩而死,有机会回来再好好祭奠祭奠吧。”
“院门口还有两摊血,有可能是一个人的,也有可能是两个人的。怎么样大警官,我做的现场勘查靠谱不?你看啊,这些人连弹壳都没来得及打扫就匆匆走了,事情肯定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
“杨老头被打死了,我挖了个坑把他埋在后院。这里不能待了,先去土窑把汽油装上,再想去哪儿吧。”江竹http://www•hetushu.com意显得很冷静,大致描述了一下村子里的情况,更多的不是在哀悼杨老头,而是考虑自己和洪涛该怎么办。
“好歹他也是为了咱们而死,能满足的就先满足,以后再说别的。”看到江竹意一脸的慌乱神色,洪涛更得意了,还学着福尔摩斯来了一通案情分析,看到江竹意还是不吱声,这才向后院走去。
江竹意到底隐瞒了什么洪涛不想问,他决定自己去看,秘密肯定就在村子里。杨老头说不定还没死,这个女人心太狠,她不愿意带着受伤的老头当累赘所以才骗自己,这个解释洪涛觉得最有可能。
“你看,认识到了错误就可以,不用这么自责。赶紧把眼泪擦擦,风大吹皴了脸。”话还没说完,洪涛听到身后传来了抽泣声,转头一看,江竹意拿着铁锹纹丝没动,但眼泪倒是流了不少。
江竹意的解释并没能让洪涛打消疑虑,俗话讲事物反常必有妖,在没弄清楚妖是什么之前,洪涛无法判断自己该如何行动。
她也不是没见过死人的单纯女人,这点场面不足以让她发生情绪上的大波动,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她没和自己说实话。
对于杨老头的死洪涛还是挺和-图-书内疚的,本来人家活得好好的,是自己把祸事带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而且这个老头愣是没出卖自己,死得很硬气,对于这样的人真的无法忽视。
“不是杨老头,是、是金月……我进来的时候她和杨老头都埋在坑里。我看过了,确实是她,脖子上还带着你的护身符。”拦肯定是拦不住了,江竹意不得不说了实话。
“可能是因为出了人命,没准他们里面也有人受伤或者干脆被杨老头打死了,不得不暂时撤退。所以我觉得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妙,说不定他们什么时候又回来了呢。”江竹意已经收拾好了车厢里的行李,正坐在驾驶席上等着洪涛上车。
“小姑娘,和大人说谎话是不好的,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别把事情闹得不好收拾。”江竹意有点反常,这让洪涛更忧心。
金月相对而言好很多,她的伤口都在后背上,一共三个弹孔,都没贯穿,但也死透了,一张小脸惨白里透着青色,长长的睫毛紧紧的和在一起。
“至少有三个人被打中,杨老头在屋门里,这些血迹是他的。院中间还有一摊血迹,看样子是有人冲了进来。但血迹是向前喷射的,中枪的是后背,难道是被他们自m•hetushu.com己人误伤的?”
“不对,那些人可不是老百姓,见惯了生死,别说杀一个孤老头子,就算连我们俩一起干掉也不会忙手忙脚的。很快回来更不可能,他们在夜里开不了多远,至少要中午才能走出山区,再带人回来就得晚上了。”
“你肯定和我说谎了,这个坑如果是你一个人挖出来的,那你就长了一双挖土机的手?来吧,别光看着,帮把手。”
“这是何苦呢……这是何苦呢……你干嘛要来这里趟浑水,不是让你回美国了嘛……”当洪涛把金月翻过来、掉过去看了好几遍,没找到一点不对之后,终于不再折腾了,就蹲在坑边上一边念叨一边掉眼泪。江竹意基本没见洪涛主动哭过,站在一边也不敢过来,只能陪着一起掉眼泪。
“谁!金月?她怎么会在这里……你放开,我不信,再不放开我揍你了啊!”一听到金月的名字,洪涛的脸立马就绷了起来,小眼睛一瞪、铁锹一扔,真要和江竹意动手,吓得江竹意赶紧松开了胳膊。
“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啊,一边走一边想不好吗?”江竹意有点不耐烦了,她好像特别急着离开这里。
“废话,我还不知道死了,我只是想给老头换个地方,他不想埋hetushu•com在这里。”洪涛抽了两下没抽出来,江竹意用的力气很大,就快和自己玩擒拿了。
但更让洪涛不解的是另一个问题,周川这些人是来干嘛的很清楚,这么匆匆离开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在没搞清楚对方的意图之前,洪涛不想急着做下一步决定。
“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可以好好琢磨琢磨,这太奇怪了,他们完全可以留下一辆车,用另外两辆车送人出去。我们的房间里有的是食物,不存在补给问题,干嘛要三辆车都一起走呢?”
“后院我也简单看过了,房间被人搜过,但连我藏在炕洞里的笔记本电话和备用电话都没找到,可见他们有多着急。走,去看看杨老头,他说过,不要把他和媳妇孩子埋在一起。我看还是听他的吧,那个土窑就不错,咱俩把洞口一封就是个天然墓穴。”
“但有一件事儿我特别纳闷,这些人已经找到了村子,肯定也知道我们就在附近,为什么就匆匆走了呢?就算不想把这里暴露给警方,那也可以调集人手搜索啊,怎么可能找都不找就离开了呢。”
“我求求你,别挖了,她死了,真的死了,挖出来也活不了的。”这次江竹意没听洪涛的话,还一把抱住了洪涛的胳膊,死活不让洪涛继续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