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72章 跑的真快!

“看来我还得多讨好讨好这位妹夫,也罢,反正身子都掉井里了,挂着耳朵也没啥用。这次上面对我的处理方式不太满意,也有点怀疑我吃里扒外,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也得退休回家了。”
“他只需要知道周家兄弟在哪儿、并把支票本准备好,连屋子都不用出,就会有人帮他做完这一切的。”对于孟津的疑问大斧子有权回答,而且真不是瞎猜的。
大斧子瞥了孟津一眼,转而说起了他目前的处境。现在单位正在调查他和这件事儿的关系,估计也瞒不过去。孟津刚才说的很对,凡是和这件事儿沾边的都没好果子吃,自己也例外不了。
至于说人都哪儿去了,真没法马上查清楚,也没发现异常的车辆。要想一辆一辆排查经过沙城的车辆,还没有具体范围,那得等几天了。
“然后再让他们和当地人打听打听,这里有没有第二条进出路线。还有机场和车站也要布控,人手不够就让警方配合,照片你发给他们……这该死的飞机,装尼玛半箱油也敢出来!”
就在大斧子一筹莫展的时候,孟津突然约他出来见面,地点还是那个小饭馆,菜还是那几道,只不过多了一台手机和一条短信。
“也对,齐家我一直都给忘了,合算他们都是一伙儿的,就瞒着我一个人!”问题想通了,可大斧子一点都不感觉到舒服。
这不是瞎猜,是有证据的。只要看看www.hetushu.com黛安那种不管不顾、什么人的脸都不给、一副鱼死网破的做派就该明白了,至少这三个女人到目前为止还站在洪涛一方。
周家兄弟是怎么出去的很好理解,毕竟周家还没倒,弄出去两个儿子是分分钟的事儿。但洪涛是怎么出去的很让他费解,还走得这么快,算起来的话,他和江竹意根本就没耽误,应该是很有目的性的连续行动。这样推下去,在洪涛背后肯定还有别人在帮忙,这个人的能量还不小。
“我就想不通,他这么快就能出去,当初为什么还在山沟子里藏着,早出去不就没有这些事儿了吗!”大斧子这次没质疑短信的真实性,如果他都找不到的人确实应该不在国内了。
难道她们真的没插手?不好讲啊。按照欧阳凡凡的说法,齐睿比她和洪涛穿一条裤子的时间还早呢,螳螂虾公司也一直是由齐睿掌控着。如果说欧阳凡凡不会背叛洪涛,那齐睿更应该不会。
合算好资源都让洪涛占了,怪不得自己老也找不到合适的媳妇呢,比如说那个黛安就不错嘛,人高马大的,一看就是能生养的女人。
老话说的好,一步慢步步慢。大斧子的部门是真强力,但它有一个弱点,就是不善于处理大范围事件。通常这种事也不会交给这种部门去办,人手不足。尽管大斧子已经调动了他权限里所能调动的一切力量hetushu.com,但最终结果还是没啥结果。
短信很简单,就两句话:我不在国内,那两个孙子也不在,别找了。帮我看好小院,等我带着两条狗命回来和父母、妻子同葬。
“齐家是干嘛的?他们要想弄出去两个人,别说你了,把你们领导找来也查不到。他不光是你妹夫,齐家丫头估计也不是旁观者吧。别的我还真看不上他,但在这方面我是五体投地。”
“别找了,他们俩出境了……他给我发的短信。这个家伙疯了,要去追杀周家兄弟。”整整一周时间周家兄弟和洪涛都像人间消失了一样,任凭大斧子和警方怎么找也不见踪影。
“我如果能查出他们大概去哪儿了,你问问你那位小祖宗,能不能也给我弄点消息费。不用多,来个几百万就够花。”
但还是那句话,强力就是强力,他的人已经不用什么移动电话了,卫星电话也没有,直接上大功率单兵背负式数字短波电台。估计开满功率千八百公里没问题,这点小破山也干扰不了什么。
但这次大斧子又猜错了,他好像也没在洪涛身上猜对过几次。这个人行事太怪、太不符合常理。洪涛这次还真没打算坐在屋里就替金月把报仇了,他要亲自看着周家兄弟死,就死在自己面前,还得是慢慢折磨死!
“还有我那个孩子妈,整天看到我就没别的事儿,张嘴都是洪涛的下落,就好像她是专hetushu.com案组领导一样。你说他都混成通缉犯了,这些女人眼都瞎吗?如果她们不瞎,那就是咱俩眼瞎。”都说局外者清,孟津算不上纯粹的局外者,但他也算不上局内人,所以看问题的面更广、角度也更丰富。
“微点公司的案子已经要重新审查了,这都是那位洋妞的功劳,她都快把申诉递到联合国去了,市局那些头头脑脑现在全是一脑门子官司。”
“很有可能,从水渍上看他们离开的时间不太长。我问过小李了,院外都是向西的轮胎印,只有一条轮胎印是向东的,像是一台212。”这位手下比较聪明,他把整件事儿的信息都统计完了才来汇报,这样就能最大程度免去挨骂。
金月的死让他无比内疚,内疚到了极点,然后就没啥可顾忌的了。他本来就不是个守规矩的老实人,以前只是故意压制着体内邪恶的一面,为的就是能融入社会,可以像个正常人一般过日子。
“一旦开始正式复查,这个案子就是局里最大的丑闻,估计部里都脱不了干系,呼啦啦得下去一群倒霉蛋。你妹妹再加上齐家丫头至今也没露面,我就不信小姨过生日能过一个月。”
有了洪涛那张嘴,韩燕肯定扛不住。可惜当你想起一个人的好处时,往往就是这个人不在身边的时候,说不定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我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他发短信的手机早关机了,现在hetushu.com估计都变成了碎片。你也说了,他是个富人,用得着在乎几部手机吗?一个短信砸一部他能把大英词典都发完也穷不了。”
另一辆可疑的212直到第三天才被发现,它跑的更远,已经进入了赤城范围,同样是在一个荒地里被放羊人发现的。车里都是洪涛和江竹意的指纹,但人没找到踪迹。排查可以,同样需要时间,目前三方都在和时间赛跑。
“马上给沙城的人通报,让他们接着查回去的车辆,只要发现立马扣住。目标带有制式武器,敢反抗就开枪,死活不论。”
那辆路虎和两辆丰田吉普车傍晚就被找到了,它们被丢弃在沙城西侧的荒野中,车上除了血迹啥都没有,就和被洗过差不多。
从小带大的妹妹归别人了,这是一种爱护的心疼。可还有别的女人也跟着洪涛不离不弃,这就让他这个老光棍一肚子怨气。
大斧子现在恨不得后背长出翅膀,可惜别说飞,连台车都没有。为了抢时间他把后援都扔在沙城了,飞机也由于油料不够提前返航,肯定没法追。
“你就是属手电筒的,从来都习惯去照别人,就不知道往自己身边照一照。”对于这个问题孟津已经有了答案,不过他不明说。有了大斧子这次教训,即便在自认安全的场合里说话也得格外小心。
“要我说你就别再操心了,还是好好关心关心自己吧。有齐家在,周家兄弟除非跑到月亮上去,否则和图书只要和中国有外交关系的国家都藏不住。估计跑到湾湾去也没用,早晚会被找出来的。”
“你刚才还说我呢,现在自己也犯了这个毛病了。齐家是没这个本事,但齐睿的小姨和黛安的外婆家真有这个本事。国外不比国内,只要有钱有势力,想找卖命的人可以公开打广告招聘。”
“……别和我打哑谜,这里啥都没有,我现在出门都带着设备,快成心病了。”大斧子没听懂孟津的意思,但他知道孟津为什么不明说,一伸手,从座位下面提出一个手提箱。
“回家就回家,干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但总不能两手空空的过下半辈子。他不是要去找周家兄弟报仇嘛,说真的,我也想,这两个杂碎太过分了,死有余辜。”
“我现在好奇的是他去了国外还能有什么可蹦跶的,齐家总不能给他外交豁免权吧?”孟津对大斧子的处境比较同情,可惜他也帮不上忙。至于说大斧子所说的消息,他根本就不想转达,也转达不了。
“你还别喊冤,我都快成专业给他擦屁股的了,一擦就是十多年。结果呢?只比你多了一条短信而已,知足吧。”对于大斧子的痛苦孟津感受不到,他现在正和韩燕谈婚论嫁呢,如果不是洪涛出事儿了,估计进度还要快很多。
大斧子听明白了,也信了。翻回去想一想,可不嘛,齐睿这个从小乖巧的丫头、齐家这个向来低调的家庭,一直都不声不响的躲在角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