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74章 后援来了

但就算在病中洪涛也是活蹦乱跳的,一点都不耽误玩。平时都是洪涛在照顾她们几个人,尽管方式很不像照顾,但骨子里就是这么回事。时间一长,她们几个自然而然的就忘了洪涛也是肉做的。
魔障的洪涛并没什么外在表现,该吃吃、该玩玩,除了说话少一点,看上去和正常人无异。但真的有没有异常外人是看不见的,只有江竹意心里清楚。
“唉……你来了估计也没啥用,也好,说不定他就吃你这一套呢,死马权当活马医吧。”说起来江竹意更应该懂得如何照顾洪涛,甚至比张媛媛还细心。见到齐睿的状态她原本的期待立刻就淡了不少,为了安慰自己,不得不又找了一个更渺茫的借口。
“坏蛋,你就知道吓唬人!要是不说话我还真以为是怪物呢,怎么晒得这么黑了!”见到这张怪脸,齐睿的两只眼都睁开了,一翻身就爬上了怪物的身体。
“呵呵呵……这倒是挺好玩的,等他回来我也得让他带我去尝尝被人拿枪押着的滋味儿。”齐睿是个军事盲,关岛有军事基地都不知道,还以为这里仅仅是度假胜地呢,一听说还有这么刺激的玩法立马就来精神头了和*图*书
“他的人呢?我飞了十多个小时怎么也不来接接,合算当了一次通缉犯谱儿还更大啦!”不管江竹意怎么解释,齐睿还是觉得洪涛有责任,开始有点小脾气了。
江竹意很清楚自己以后恐怕就要和齐睿经常接触,说不定还得一起生活在洪涛身边,即便很想睡觉,也强打精神满足了这位好奇宝宝的心愿,尽量把故事说得凄美、悲壮一些。
为了怕被怪物吃掉,干脆用嘴堵住了怪物的嘴,直到喘不过气才放开,然后用她标志性的烟嗓小声的质问着怪物为什么会这么黑。
其实她也不是全为了满足齐睿的好奇心,更主要的还是在摸齐睿的性格,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后该如何相处。齐睿那种假小子的性格自然玩不过江竹意,一直还蒙在鼓里,江竹意问啥就说啥,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江竹意还真不是替洪涛掩饰,洪涛也能看出来江竹意的变化,能不劳烦的时候就会让她在基地里歇着,还逼着江竹意去基地医疗中心检查过两次身体,可惜没啥效果。
“哇……嘶……好可怕……真可爱……太讨厌了……”这就是齐睿半和_图_书宿多不睡,逼着江竹意给她讲述细节时的反应,满眼都是小星星,恨不得把她自己换成江竹意才好。
“不是差不多,这里就是美国海军的基地。我刚来的时候也不习惯,除了住宅区哪儿也不敢去。他倒是贼大胆,整天开车带着我四处转,让去不让去的地方都钻,好几次都是让那些美国大兵端着枪给押出来的,可吓死我了。”
十二月初,面容憔悴的江竹意终于算是看到了曙光,援兵来了!黛安由于国内的案子还没完,真是走不开。欧阳凡凡肚子大了也只能先在白女士家静养,唯一可以走开的齐睿驾临阿加亚妮。
“和这个没关系,他一点都没虐待我,可是他在虐待他自己……我也说不清楚,还是你自己去看看吧。”江竹意话到嘴边硬生生又给咽了回去,金月的事儿洪涛谁也不让说,是任何人,没例外。
洪涛需要人照顾吗?在她的脑海里根本就没这个概念。这么多年了洪涛很少得病,顶多是每年夏秋交替的时候得一次感冒,有时候会发点低烧。
“嘿嘿嘿……我是海里的怪物,专门喜欢吃像你这样腿长腰细的女人,这下你跑不了了吧?”但眼前m.hetushu.com不是江竹意精巧了脸蛋和长发,而是一张黑黢黢的长脸、一双长长的眯缝眼和两排白惨惨的牙齿,猛一看还真有点像怪物。
“嗯……竹姐,你身上是什么味儿,好臭啊。”歌剧唱了大半宿,江竹意把齐睿摸透了、齐睿也把好奇心满足了,然后两个人就躺在一起睡了。
“海里的生活艰苦啊,这叫保护色,越黑越容易隐蔽自己,也就越容易抓到食物。你看,我这不就抓到你了嘛,咱也别红烧清炖了,干脆还是来个刺身吧,这么吃新鲜。”
可是洪涛能多睡会儿了,江竹意却快吃不消了,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下去,吃多少也没用。这种消耗不光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俗话不是说了嘛,心宽体胖。一旦心里有事情整天压抑着,减肥效果杠杠的。
这段时间洪涛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其它睡眠时间都无法入睡,经常在半夜惊醒。为了让洪涛能多一点休息的时间,江竹意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白天陪着洪涛四处跑,能多累就多累;晚上主动折腾,这样才稍微有点效果。
“……他虐待你了?怎么能这样呢,太不像话了,这件事儿也不能光怪你啊http://www.hetushu.com!”见到江竹意的头一眼齐睿就开始皱眉。洪涛有很多臭毛病,但从来不欺负女人,如果再加上这个缺点自己会很失望。
一对儿相爱的男女,由于迫不得已的原因亡命天涯,后面有恶毒的势力在追杀,两个人始终不离不弃,拼死相救,最终还有个大团圆的结局,编都编不了这么精彩。
“他出海钓鱼去了,怕我太辛苦就没让我跟着。明天上午才能回来,我们先回去,晚上请你吃深海乌贼刺身。这里的饭菜没几种可口的,唯独这种东西还不错,别看模样吓人,吃起来别有风味。”
齐睿现在已经知道了洪涛和江竹意之前的经历,对于一个有点文艺范的女青年来讲,这个戏码都快赶上爱情歌剧了。
以前她是天不怕、地不怕,整天琢磨着怎么能嘬死嘬的快一些。可是自打到了这里,她突然变得比谁都怕死,和洪涛一起去海边悬崖上看日落时都不敢往最边沿的石头上踩,离得远远的。
怪物当然就是洪涛,由于海上气候有变,他不得不提前返航,天不亮船就靠了岸,回到屋里一看,两个女人居然都睡在自己床上。那还等什么,脱个精光一起睡呗。衣服能脱,可一身的鱼腥http://m.hetushu•com味儿甩不掉,确实有点臭。
这一宿江竹意和齐睿就睡在洪涛屋里,两个女人虽然不是特别熟,但有了洪涛这个共同点之后,互相接纳的速度极快,谁也不把谁当外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齐睿在睡梦中觉得有些热,想翻个身,可是后背碰到了一个人。她本能的以为是江竹意,还推了一把。这时忽然闻到一种很难闻的味道,不由自主的把鼻子皱了起来,勉强睁开一只眼。
“我小姨怎么找了这么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和个大军营差不多!”机场是在基地里面,但是这个基地有点大,方圆七八平方公里的半岛都占满了,基本都是军人。看到江竹意和齐睿两个年轻女人独自开车全射过来赤裸裸的眼光,搞得齐睿很不自在,或者叫心虚。
“你说要是在这地方被人打死,连个收尸的都没有,扔海里谁也找不到。”也别说洪涛变化大,江竹意经过这次磨难也变了。
“你可算来了,再晚几天估计就只能见到我的棺材啦!怎么拖了那么久,都快一个月了!”当江竹意在基地内部的机场见到容光焕发的齐睿时眼泪都快下来了,现在她再也不想当什么正宫娘娘了,只想有人能来帮她分担一些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