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89章 参谋

“显然在张家里面你并不受重视,就连私生子都被抢走了,他甚至不知道还有你这么一个亲生父亲。这不能说没有敌意,那你为什么还会替你岳母说了这么多好话呢?”
“一对儿怪胎!”托马斯也没话了,他肯定不敢和江竹意比划,只能忍着,谁让丹不会这些玩意呢。
“至于说你需要留意谁的话,我想谁都需要留意、也谁都不需要留意。假如张家内部还存在这种势力的话,我那位岳母也不会一手遮天这么久。”
“其实我岳母换成你和康莉对他们而言是件好事,你们俩的约束能力显然没有我岳母强,只要不特别逼迫他们,他们会很乐得配合的。反正谁也没本事领导这个大家族,干嘛还要去争得头破血流呢?”
但是听到洪涛和黛安结婚的事儿立马就坐不住了,以为洪涛忽悠着黛安偷偷举行了婚礼,这可算家里面的丑闻啊。
看到托马斯没脾气了,洪涛也就不再挤兑他。要说这个家伙也够命苦的,挂着一个女婿的名号,其实就和雇员差不多。好歹都是男人,理解万岁吧。
“……结婚?我怎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办的婚礼,为什么没有通知家里人!”如果光是喷托马和*图*书斯还真不怕,他那张老脸早就锻炼出来了。
“我不是帮你,是在帮我的外孙。假如他能成为一个有作为的男子汉,我会替他骄傲。你和黛安都是聪明人,我相信基因论,很看好他的未来。”托马斯这次回答的更干脆,明确的告诉洪涛他只是看好外孙,和洪涛本人关系不大。
“对了,我问你个事儿。你说如果黛安的外婆去世了,张家下面这些分支里谁的收益最大?”光怼托马斯这个孤老头子洪涛觉得没啥意思,好歹他也算自己的岳父,应该有更大的作用。比如说在张家的内部派系细节上,他应该就能帮上自己。
“嘿嘿嘿……帮我倒杯茶、再来根雪茄,咱翁婿俩慢慢聊。别那么大火气,都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事儿是不好说的呢。如果你要是觉得我有缺点就直接提出来嘛,我可以酌情改正。”
光靠黛安远远不够,她只能算张家里的一个边缘人物。托马斯也是边缘,但他边缘的年头长啊,再边缘也能看出点端倪来。
“我们俩是在黛安外婆的病床前举行的婚礼,证婚人就是她外婆。至于说别人嘛,老太太不请我也没辙,难道说你敢闯进去?”洪和图书涛撇着嘴、斜楞着小眼,很是臭屁的将了托马斯一军,看看他会怎么回答。
“哦,合算张成林就不算隐私啦!你用上我的时候就啥都说,用不上了立马翻脸不认人?这就叫有道德?另外我要通知你一件事儿,我和黛安已经正式结婚了!怎么样,现在可以和我讲讲张家的隐私了吧?”
“说句不太恭敬的话,正是由于她的过份强势才造成了第二代乃至第三代中就找不出一个很有能力的接班人。黛安已经算最好的了,她的能力大部分都是在没有家族帮助下磨练出来的。我那两个儿子就是因为被我岳母过份关注,反倒失去了磨练的机会,能力很平庸。”
“哦,这个我倒是能理解……”托马斯的答案很靠谱,他的两个儿子基本已经废了,按照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的逻辑推理,估计后代也强不到哪儿去。
一个重口味的老花花公子,私生子都那么大了还敢和自己聊隐私、道德问题,洪涛真是佩服自己这位岳父的脸皮厚度啊。对于这种人必须不能惯着,大巴掌可劲儿抽,抽服了算,否则他以后老得装圣人。
“我很纳闷,你为什么又愿意帮我了?”洪涛www.hetushu.com是听明白了,但没敢信。托马斯的转变太剧烈,饶是自己心脏足够大也有点承受不住。
“你什么时候娶了黛安再问我这些问题,打听别人的隐私是很不道德的事情。”托马斯本来对洪涛还怀着感激之情,亲儿子如果没有他肯定回不来。
喝着茶、抽着南非产的雪茄烟,洪涛翘着二郎腿把在澳洲的遭遇挑挑拣拣的说了一遍。这还真不是闲聊,洪涛很希望托马斯能站在张家内部人士的角度上帮自己分析分析。
可是说了这么半天,他好像没说过张老太太一句坏话,顶多是觉得岳母有点太强势。强势这个词也就算个中性词,远远达不到贬损的程度。难道说一个张成林就让他摒弃前嫌、立地成佛了?这个理由真说服不了自己。
“我能给你的建议就是确保立场中立,做事尽量公平,不管结果对谁不利,只要有理有据,没人会挑战你和康莉的权威。”
但不知怎么回事,一见到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托马斯就从心底喜欢不起来。再一想想自己的女儿被他勾得五迷三道,还得连累自己一起被他驱使,别说喜欢了,不恨就算很仁慈。
唯一能指望上的就是黛安和自己的儿子,http://www.hetushu.com一个商界女强人再加上一个半仙,智商还都不低,教育出来一个小天才的可能性会高很多。
“嗨,你还真说对了。我们俩是搭档,方案我来设计,她去执行。别以为女人就只会陪男人睡觉,像你这样的她一只手就能弄死三个,不信你去试试!”在这个问题上洪涛一点都不觉得亏心,也不用说瞎话。
“……她为什么要你们两个结婚?”托马斯的肺都快气炸了,胸脯起伏了好几下最终也没敢口出狂言。说都不敢说,自然也就没啥举动了,这句话问出来时,他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身高都矮了几公分。
“你和别人做交易的手段很高明,即便是不喜欢你的人,也会禁不住你的诱惑,比如说我。在这一点上你和我岳母非常非常像,她不光是依靠在家族里的权威压制人,更多时候也是采用和你差不多的方式处理问题。”
听完洪涛的讲述,托马斯一反刚才的敷衍态度,都不用逼迫就主动给洪涛出谋划策,一条一条的分析,还把前因后果都讲清楚,生怕洪涛理解的不够细致。
“如果换成我,我巴不得看着这个大家族乱起来,全破产了我才高兴。”这个问题解释清楚了,但洪涛还有另一个和-图-书问题想不通。托马斯好像是比自己大度一些,但也没大度到仇将恩报的程度。
“如果我是她我也会这么选……虽然我不太喜欢你,但不得不承认你有别人不具备的素质和能力,很善于团结人,但又不会让人有被控制的感觉。”
“但你需要注意的是不管他们如何无能都不能过于打压,毕竟他们是一家人,私交还都不错。在这方面我还得替我岳母说句公道话,她在教育儿孙忠于家人方面确实做得不错,想拉拢一拨人打压另一拨人的方式很难很难,搞不好会作茧自缠。”
但前提是他不能老用刚才哪种态度对自己,自己可没有贱骨头整天被人揉捏着玩。找你帮忙不是求你,是一笔交易。我完成了约定内容,现在该你了,是你欠我的!
另一个儿子长得倒是一表人才、高大威猛,可惜并没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一看就是个牛仔出身,指望他的后代能有什么大出息也不太靠谱。
自己属于心比较软的人,要是没有江竹意助阵,搞不好让周家兄弟一忽悠就轻饶了呢。再说了,杀人自己敢,可这要下手折磨人可能就有点含糊了,这个事儿也得江竹意来帮忙。她能笑着把人肠子掏出来,该吃多少吃多少,晚上还不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