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90章 拔份儿

最有效的词汇就是与众不同,西方妇女受教育程度越高就越独立,你冲着一个五十多的老女人说年轻漂亮,不如说她们有特点。至于说是什么特点,没必要详述,这只是一种赞美,通常没人会去追问。
老外,尤其是欧美人私人请客常常会选择他们熟悉的一家小餐馆,越是随意越代表和客人的关系亲密。如果他能带着你去一大堆熟人和朋友常聚的餐馆,那就说明他认为你也是他的朋友,用我们的话讲就是自己人不见外。
“你这话说的不准确,中国人航海的时候荷兰人还在沼泽地里挖植物根茎充饥呢,别说帆船,小舢板也没见过。后来也不是你们玩的好,是我们玩腻了。”
洪涛一边和那些大爷大妈拥抱、问候,一边感叹钱的威力。一说自己成了张家的遗嘱执行人,还有机会让儿子继承这份大家产,像托马斯这种平时不怎么财迷的人都着相了,态度转变的这么干脆利落。
“江更独特,刚才在楼上她给我看了参加搏击比赛时的照片。能和男人一起参赛还获得了奖项,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你应该为她感到自豪。”
“但玩腻了不意味着不会玩,驾驭大www.hetushu.com海的能力始终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这么点小孩儿都能参加环球帆船赛。只不过我们中国人讲究内敛,内敛懂不?就是明明会、但偏不愿意让外人知道,更不能说出来吹牛逼。”
这不,寒暄的程序刚走了一多半儿,就有人对洪涛表示了蔑视。这位就是带着船长帽子装逼的人之一,虽然头发和胡子都白了,却还敞胸露怀的装青皮。
旁边那些人也不是啥好东西,没一个过来打圆场的,连男带女还纷纷起哄。说的啥洪涛听不懂,但看表情,百分百都是怂恿老头和自己接着干。合算看热闹不怕事大儿的毛病不仅国人有,老外也不示弱。
“都是我教的,其实我是一名亚洲摔跤手,练习的技能叫柔道……类似巴西柔术。”话茬接上了,洪涛立马就来了精神,开始和丹一边聊着自己的本领一边往车库走,连江竹意都扔到了一边。
这次洪涛猜错了,这些人基本都有海上经历,或者祖上曾经担任过船上的高级职务。还有一个特点,他们都是荷兰人的后裔,大家互相都很熟悉,用我们的话讲就是知根知底。
洪涛的马屁好像拍http://m.hetushu•com对地方了,丹虽然没心花怒放,脸上多少也有了笑模样。但她没直接去称赞洪涛本人,而是对江竹意大加赞扬了一番。这也是上流社会通用的礼节,夸赞对方的女伴更含蓄、更有礼貌。
“克鲁格的原意就是聪明,克莱尔是聪明的英文发音,估计算是昵称吧。”洪涛对托马斯的身份没有任何疑问,至于说名字的问题,欧美人大多不止一个名字,有人甚至有七八个,和不同关系的人用不同的名字,很乱。
既然无法从托马斯那里获得什么个人隐私,能不能从她这边侧面打听打听呢?很有可能啊!要想打听这些问题,肯定不能正面问,必须用闲聊的方式无意中涉及,想闲聊就要先拉近双方的关系。
事实上这家餐厅已经怀旧到骨子里了,洪涛进去的时候里面全满,放眼望去以为是来了一个夕阳红旅游团,连侍者在内就没一个人的年龄低于四十多岁,一水儿的老头老太太。有几位还带着顶船长软帽装逼,你们真下过海吗?
“你们克鲁格家的珍珠怎么找了一个陆地上的杂色人,他恐怕一上船就得把马桶吐满。”在任何地方都会有不和谐的声http://m•hetushu•com音,托马斯人缘不错,但显然还没到没人敢提意见的程度。
杂色人这种称呼在南非并不是骂人,也没有种族歧视味道,就和我们称呼白人、黑人一个意思,只是一种名词。但洪涛怎么听怎么别扭,很像有人在说自己是杂种。而且他攻击的还是自己最拿手的航海,真不能忍。
“……我是个正直的人!”托马斯对洪涛的问题迟疑了好久,只憋出一句话。
“好吧,我去开车,你们随后出来。”托马斯比兔子跑的还快,转眼就到了门口。和洪涛聊天对他而言也是个苦差事,理由估计和洪涛一样,同行是冤家啊。
但一群老头子也这么说话那就真不能忍了,小孩和老人一直都是洪涛最喜欢欺负的人群,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
当然了,吹牛逼也得看清楚对象。如果这里是一大群南非橄榄球队的队员在聚会,即便他们口出狂言洪涛也只能躲着,耳不听为净,为了吹牛逼挨一顿胖揍真不太值。
怎么拉近关系呢?拍马屁呗。夸西方女人的方式有很多,但碰上年长、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就不能随意忽悠。什么年轻、漂亮之类的全没用,太夸张反而会让对方反感。m.hetushu.com
“克莱尔,你这个女婿不仅弱、还愚蠢,难道你没告诉过他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吗?”白胡子老头让洪涛连挤兑带卷的喷了一顿,老脸都红了。
托马斯请客的地方就和洪涛很不见外,这家叫做the galley的餐馆离港口不远,站在门口就能眺望大海。
“他只是我女婿,并不是我儿子,和我没关系。”托马斯更孙子,一句话就把洪涛给卖得干干净净,然后很无辜的拉着丹和江竹意坐到了吧台前面,每人还点了一杯饮料,准备一边喝一边看戏。
中国人到底擅长不擅长航海洪涛没法去论证,争论的结果恐怕也不太理想。但现在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中国人,自己擅长基本也就等于所有中国人擅长了,这种可以帮全国人民一起牛逼的机会必须不能错过。
“丹女士,您的裙子配上这双鞋简直美极了,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但江竹意的这个问题让洪涛突然萌发了一个想法。丹和托马斯关系肯定不一般,都叫上昵称了。
它的意思是战舰餐厅,洪涛还没进屋就大概知道这家餐厅是什么风格了。战舰上的餐厅,别问啊,肯定是怀旧风格的,怀念当年风帆战舰时代呗。
和-图-书老外请客吃饭和国人习惯截然不同,我们如果家里来了客人,还是轻易不来的那种,必须找个体面的大馆子,能进包间就不坐散座,场面必须摆足。
“克莱尔,该让我们的客人去品尝一下美餐了,吃晚饭的时候再聊怎么样?”但打不了,丹和江竹意下楼了,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让洪涛无法再追问下去。
“他不是叫托马斯吗,怎么丹会称呼克莱尔,会不会是假名?”关键时刻就看出谁和谁亲了,江竹意虽然也认识托马斯,据说她去深圳出差时托马斯还特意招待过,但她还是坚定的站在了洪涛一边,发现任何小问题都会想办法搞清楚,生怕被人给坑了。
“他是我女婿艾特,是位中国小伙子。”这是托马斯头一次当着外人承认洪涛的身份,还说得挺顺嘴,不像很勉强的样子。
“那我也是……你这是耍赖,我……”洪涛这个气啊,要不说同行是冤家呢,碰上一个脸皮厚度和自己差不多的,冲过去揍一顿的心都有了。
这一点从他们与托马斯打招呼的方式上就能看出来,有吃惊的、有狂喜的、有激动的,看起来托马斯在这里的人缘不错。洪涛贼眉鼠眼的扫视了一圈,愣是没发现一个假装热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