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95章 女航海家

“这个小混蛋,出了港有你受的!”鲁伊特直接被洪涛超了车,看到洪涛又在挂前三角帆很是郁闷。他也想全速,可是多年的经验提醒自己一定要忍住。
“他是在切风角,现在转向是逆风,难道非要走之字形?”江竹意又说话了,她也就是把脸挡住,否则嘴撇的比洪涛还得邪乎。
“其实我建议以后再搞这种少儿游戏时最好能去掉导航设备,船都是仿古的,航海技术自然也应该与之匹配。难道你们不会利用六分仪和现成的海图导航吗?那还叫什么航海,无非就是有钱人的无聊游戏罢了。”
可是一旦拐出南边的山崖风力立刻就加大了不少,还是强烈的侧风。桅杆和船体都开始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呻吟,好像是在告诉主人,我要扛不住了,慢点吧。
既然江竹意都这么有信心,托马斯觉得可以试试。这两位别看平时和二百五一样,可别忘了,他们前不久刚刚经历了一次追捕。能在那种情况下安然无恙躲了几个月,又平平安安的跑出来了,肯定不是真二百五。
小帆船确实听懂了,也同意了,船头劈开海浪,歪着身体向黑漆漆的大海猛冲。风是大了,洪涛不m•hetushu•com光不打算减速,也不打算转向,直直的驶向了正西偏南的方位,这和他要去的目的地有个三十度左右的夹角。
“加油,你绝对没问题!”可这艘船的主人是个黑心狼,太狠了,满耳朵都是呻吟却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还在玩了命的拉帆索,让前三角帆升满。一边拉嘴里还用话忽悠,就好像这艘船能听懂似的。
这座私人港口位于一个小海湾之内,两边的山崖都是天然的,位置非常好,可以防御来自南北两个方向的风浪,西边就只能靠防波堤了。
看到洪涛的船不减速也不转向,负责看护他的那艘渔船不得不重新调整航向加速追了上来。翻船可以,只要运气不是太背可以捞上来,但绝对不能迷航,那可就真要命了。
还没等托马斯想出答案,江竹意突然插话了。她把全身都裹在一件防水服里,头上还带着帽子,只露出半张脸。
“别担心,我发现你们在岸上都喊的很起劲儿,怎么一出海全都胆小了呢。这也就不到二十节的风速,浪高也就二米多,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好吧,听你的,但愿他和你说的一样厉和图书害。”托马斯扭头看了看江竹意,试图从她的眼睛里分辨一下可信度。但江竹意早就把头扭了过去,正冲着用肉眼可见速度追上来的那艘小帆船挥手呢,看样子她还嫌洪涛的速度不够快。
江竹意显然不具备这种条件,别说驾着帆船远洋,生活在京城里的人、还是个公务员,能独立驾驶游艇出航就算很不错了。可这两个人显然对大海都不陌生,她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可话是这么说,谁看到别人超了自己心里都不太痛快,鲁伊特也忍不住把帆索紧了紧,让主帆又展开了五分之一。虽然这样对航速没太大改观,可是心里能平衡许多。
“千万别,那样艾特会发怒的。他的驾船方式不同于常人,恐怕这一路上都会如此。现在最正确的方式是通知前面的渔船,要不就加速、要不就靠边把主航道让出来。”
“我说克莱那个尔啊,是我比赛还是你们比赛?你听说过赛车手要跟着维修车后面跑的吗?让他把嘴闭上,他有突突突顶着,手一动就转向了,我得忙活半天,不服气让他和我换换!”
“我只是担心……混蛋!”托马斯平白无故挨了一顿骂,还想和_图_书解释解释,可惜洪涛已经挂了,气得他差点把电话当手榴弹扔出去,炸死那个敢骂自己还挂自己电话的王八蛋!
这个动作让驾驶室里的托马斯眉头皱的更紧了,仪表台上的风速表显示,此时的风速为十四点七节。用原始方式测算风速并不是什么太高端的绝学,但测量的如此准确非常不容易,这得靠无数次的海上航行才有可能掌握。
但这个港口不是商业港口,除了这两艘渔船之外没有其它船只,也不会进来别的船只,洪涛就不打算遵守规则了。啥规则啊,许你们合起伙来诳我决斗,给我这么一艘破船,还抢跑,就不许我升满帆,那还玩不玩了!
为了安全起见,洪涛和鲁伊特每人都带着两部海事电话。洪涛被那个破喇叭喊烦了,也没法骂回去,干脆从防水口袋里掏出电话给托马斯拨了过去。
“风速已经快十五节了,你的速度还是慢啊!”江竹意用手在帽子上抹了一把,用湿漉漉的掌心举起来冲向南方,很快就得出了目前的风速数据。然后冲着右舷的洪涛连比划带喊,催促他赶紧加速。
原本她以为专门挑一个天气不好的夜晚出来,还说成有去无回的决斗得有m.hetushu.com多吓人呢,合算就这个啊。别说洪涛了,就算让她这个从来没当过大舰队指挥官的二把刀去驾驶那艘小帆船,也肯定比鲁伊特跑得快。
“难道他想直航!深海的浪会更大,这不是个好主意!”托马斯隔着风雨衣也感觉到了江竹意的蔑视,如果对面是个男人他早就急了,可惜是个女人,还得忍着。
“只有这个办法最合适,先向西南,逐渐转成正南,超过好望角纬度之后再掉头向东北。这样一路上都会是侧风,只要保持好速度,后面那位大爷估计连帆都看不见。不用担心,帆船上有GPS导航设备,还有无线电和海事电话,他不会迷航的。”
按说在港口里不应该升满帆,但也得分情况。如果是商业港口肯定不成,那样不光自己有危险,还会危及到其它船只,这也是大家为什么都认为洪涛是个棒槌的主要原因。
十五节风速大致相当于每秒七八米的样子,在大海里只能算和风细雨,要想让帆船全速,光靠主帆是不成的。
地中海是平静,可直布罗陀海峡西口的风浪一点都不比现在差,尤其是冬季。要是连这个海况都怕,还指挥个屁的舰队、还保护个屁的卡尔堡,回家蹬鸭hetushu.com子船去吧。
他愣是要把这艘单桅小帆船弄出风帆战舰的多层帆型来,缺少横衍没关系,他的双手和滑轮组就是斜支帆索,一直就这么拉着找风向,就和放风筝差不多意思。
“艾特,跟上我们,别乱跑……”等渔船靠近小帆船之后,渔船船长用扩音器向洪涛提出了抗议,还用灯光信号示意洪涛转向。
洪涛肯定是听不见江竹意的喊声,也看不见托马斯紧皱的眉头,但应该能看见她的手势。其实不用江竹意指挥,洪涛已经开始往帆索上绑第二面前三角帆了,还是一上一下布局。
接到了托马斯的命令,这艘渔船的船长立刻用无线电呼叫前面的渔船,很快那艘渔船就驶离了主航道。这时洪涛的小帆船已经超过了鲁伊特,正和第二艘渔船并驾齐驱,很有内道超船的意思。
这种比赛拼的不光是速度,稳定性更重要。你跑的再快,半路上桅杆断了、帆刮破了、船翻了,结果都是输,谁笑到最后谁才能赢。
看到托马斯态度还不错,江竹意干脆就给他当一次老师,用手指蘸着帽子上滴落的雨水在驾驶舱的玻璃上画了一个简单的航线图。不光有航线,连经纬度都有,一眼没看海图,但比例相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