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04章 变成现实

不能逃就只能进攻,洪涛决定变被动为主动,先把跟踪自己的人抓到,然后再从他们嘴里问出周家兄弟或者李兵的下落。
但是怎么抓到这些人呢?靠当地警察、安保肯定不成,就算抓到了也轮不到自己审,更不能违法逼供,那能审出个屁啊。这些人可不是李兵,来之前就都背熟了好几套说辞,保证一个比一个合理,你慢慢查去吧。
对于洪涛的顾虑安保公司的工作人员很耐心也很理解,甚至还认为洪涛的积极学习态度是配合他们工作。让客户来公司熟悉一下工作流程,对他们今后的工作开展非常有利,平时请还没人去,现在有客户主动要来看看,干嘛不呢。
“亲大爷、亲祖宗,你只要让我这次别挂,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去天上给你捣乱了。当时跟着我一起销毁穿越资料的还有两个家伙,他们也都想篡权谋位,名字我记得,事成之后我都告诉你!”
“一公里范围之内总共有十一处可疑点,其中四个在五百米之内,二个在三百米范围,我拉近到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还是这两个。”
这时候不冒险才是最大的冒险,总不能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吧。还是那句话,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m.hetushu.com防贼。防是防不住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除掉威胁,但前提是要先确认目标。
其实洪涛啥也不想看,他只是想引蛇出洞,但又觉得自己开车出去太危险,这才想起利用一下安保公司的人给自己当保镖,还不用付钱。
“艾特,江让你进去吃饺子,但我还没煮,生着也能吃吗?”这次洪涛又蒙对了,天上那位耳朵好像很灵敏,多半根雪茄燃尽也没听到枪响,自己身上也没有洞,倒是等来了丹。她对饺子的吃法和做法都很上心,如果学会了,以后在聚会上就又多了一样可以炫耀的手艺。
按照目前自己的状态,对方只要有一把不错的步枪和一名不错的射手,分分钟就能在自己身上穿几个窟窿。
这些讯息对自己没什么用,但给鲁伊特就有用了。这里可不是天高皇帝远的中部高原,在治安最好的旅游城市、试图绑架或者枪杀一名外国人,南非总统也忍不了,必须往死里查。
此时丹在洪涛眼里就是天使啊,如果她再不来自己搞不好会尿裤子的,膀胱越鼓自己就越忍不住往嘴里倒茶水。
不光要扛时间,还得装作怡然自得的样子。为了让自己的手不抖洪涛都快把和*图*书大腿里帘掐紫了,用疼痛去对抗恐惧,结果还是不太奏效。可见自己是多么胆小,说不定还不如李兵呢。
“你在屋里继续观测,我出去一趟。如果他们动了马上打电话和我说,没动也别大意,等我回来再说。”但反常归反常,不是所有反常都能成为证据,想要确定对方是不是在监视自己,只有一个办法,移动!
“我先去阳台上假装抽烟,你去车库拿热成像仪。从东边的街角开始扫,凡是裸露在外不怎么移动的人体目标都记录,尤其注意躲在暗处的人,最后给我一个观测结果。”离开客厅之后洪涛并没和江竹意去院子,而是上了楼,一边走一边小声交代。
只要这些人不是瞎子,洪涛就有把握让他们开口,多少也能提供一点讯息。比如说他们大概来自何方、通过谁接活儿、每个环节之间如何联系之类的。
一根雪茄烟、一壶红茶,洪涛坐在二楼阳台上看似很悠闲,其实背后都是汗。假如江竹意的感觉真的灵验、真的有人在跟踪,还能不被一个训练过的警察发现,那对方肯定不是托马斯、鲁伊特可以找来监视自己的人物。
“别人出去就是冒险,我出去就是引蛇出洞,跟了我那么久咋就不会m.hetushu.com说个人话呢?去做你的工作,别瞎想。”
丹每年交的住宅保全费用真不亏,物有所值。又过了大约七八分钟的样子,两辆带着明显标志的安保公司越野车呼啸而至,车上都是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一辆前门、一辆后门,看样子如果叫门再没人搭理,他们就得破门而入了。
江竹意此时也进入了戒备状态,一个字废话都没多说,不管明白不明白依旧按照洪涛的吩咐去做。这就是洪涛愿意带她出来的根源,好帮手不见得要多聪明,但一定要有足够的默契和信任,关键时刻半点疑虑就会出人命。
观测的结果很不好,不出所料,确实有人在监视自己。如果说车里那两位二十分钟没动地方还有可能是情侣,那趴在屋顶上也不动的就不能是乘凉的人吧,这也太反常了。
最惨的是南非正值夏天,自己买的两套防弹衣都穿不上,明知道有危险也得硬着头皮扛。还要尽量多扛一会儿,给江竹意争取足够的观察时间。
用新式饺子把丹哄得兴高采烈又投入了包饺子的工程里,洪涛和江竹意顺势走到了厨房,一边做水一边交流。
那他们是谁呢?只有一种可能性,周家的那些人又追来了。自己能摸到李和*图*书兵的藏身处,那周家的人也不见得就找不到自己。他们既然要除掉李兵以绝后患,顺手把自己做了不是更踏实嘛。这个逻辑很好推,也很合理。
就算有人想狙杀自己也不太可能当着这些人的面动手,那样就等于是捅了马蜂窝。这些公司对声誉看得比命还重要,没有声誉就没有生意了。
南非的私人安保公司在某种意义上讲比警察还厉害,他们背后都有大人物撑腰,本身也多是有军队、警察背景的人员,和他们在一起基本就算是安全了。
不靠当地人那就只能靠自己和江竹意了,可光凭自己一个二把刀、江竹意一个孕妇真能对抗这些亡命徒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这么去了就是白送。
“你还别说,如果用米皮包上鲜鱼肉的话真说不定可以生吃。以后我琢磨琢磨,弄一道新派中国菜出来,名字就叫丹饺子,因为是你的创意!”
车子刚开出去半公里不到洪涛的手机就响了,江竹意在电话里说半山腰的那辆车已经启动,正在不远处跟着。另外从西边的住宅区里也开出来一辆车,里面同样是两个人,也尾随在后面,至于是不是一伙的她无法确定。
“现在出去是不是太冒险了!”江竹意是警察出身,也懂这套东西,http://www•hetushu.com不太赞成洪涛以身犯险。
还确定个毛啊,是不是一伙的已经无所谓了,必须也只能是有人在监视自己。怎么办呢?逃跑?洪涛不想。好不容易有抓到周家兄弟的机会,就这么走了简直比死还难受。
这时就该洪涛出面了,他以练习一下南非英语的借口阻止了丹,而是自己出去和那些安保人员聊了聊。然后又以不太放心安保质量、设备可能存在故障为由,非要去调看一下安保公司的后台录像,以确定家中是否安全。
“离我们最近的在北面,那里应该是一座民居,有三个趴在屋顶上一直没动。另一处在西南方向的山坡上,两个人,我觉得应该是在车里,那边没有任何建筑物。”
洪涛的办法确实出乎所有人意料,他居然故意触动了车库里的警报装置,没出一分钟安保公司的电话就追了过来,但谁也听不见,因为洪涛提前把分线器断了,丹家里的所有电话都处于断路状态。
疼痛不管用洪涛又换了一招,开始端着茶杯摇头晃脑的和天上那位讲起了条件。任何一个帝王最恨的不是外敌而是内鬼,假如自己能帮他找出内鬼,说不定就能多活一会儿。至于说上面那位听得见听不见洪涛就管不着了,这就是自我安慰,谁指望他真听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