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06章 抓捕队

可这个活儿让谁去干呢?找来找去,有这个能力的人都躲着,谁乐意去掺合权利游戏啊,天知道哪块云彩有雨,万一没把周家打趴下,过几年又翻身了呢。谁去抓的李兵不就等于明显站队了嘛,对于这些小人物而言,站这种队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还不清楚,这里船太多,分不清谁是他们,过一会就清楚了。”这是实话,洪涛也不清楚到底那艘船才是敌人。这里离港口太近,大大小小都是船,又不知道对方的长相,很难判断谁是目标。
其实也有明白人,比如欧阳天钺和孟津心里都知道,洪涛和江竹意逃的比兔子还快,甚至先于周家兄弟就到了国外,只是不清楚到底去了哪儿。
可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不然,这得看政府到底有没有决心把李兵弄回来,只要有,就肯定有办法。
这次两个人很默契的守口如瓶,没和组织上提半个字,倒是在周家兄弟的去向问题上拼尽了全力,试图早一日搞清楚、早一日把嫌犯引渡回来。
当把超市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之后,大家都觉得里面的女人和江竹意就是一个人。她的外貌特征太明显,即便换了装束和发型,hetushu.com那种气质也改不了。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博弈,高层的意思还是要把李兵弄回来。周家这次搞的太过分了,过分到普通势力不敢沾、对立势力玩命踩、本身势力又无法理直气壮帮忙的程度。
“为什么?我不会用狙击枪,那玩意后坐力太大,对胎儿不好。”江竹意现在三句话不离胎儿,总想用肚子里的孩子制衡洪涛。
成功了,说明领导慧眼识珠,不拘一格降人才;失败了,那就是你能力有问题,搞不好还和这个案子有关联,再多加一个嫌疑犯也不是不可以。
欧阳天钺能拒绝吗?肯定不成,身在体系中就必须按照规则办事儿,很多东西都不是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而且大斧子也不想拒绝这个任务,他很想亲手把李兵带回来,然后洗清洪涛和江竹意身上的冤情。不为别的,只当是一种补偿,对金月之死的补偿。
可是在李兵的问题上就没那么多麻烦了,这位可不是嫌疑犯,而是铁打的主犯,谁也没法搞小动作。现在主犯也外逃了,还跑到了那么远的一个小破国里,引渡啥的不是不成,但得等。
但也不能没人去http://www.hetushu.com啊,当上面的精神一层一层传达下来之后,大斧子的单位领导一琢磨,对啊,这不还有一个停职审查的欧阳天钺呢嘛。正好,废物利用吧,也别停职了,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专门负责这次海外抓捕行动。
“他们跟过来了吗?”闷在船舱里江竹意也不老实,隔一会就探出头问问。
但这不是问题,只需要再行驶两个小时左右谁是敌人就一目了然了。自己根本就没打算去罗本岛西部海域钓鱼,而是去正西方。那里不是好的垂钓区,更不是航线,没船会去。但有一个例外,需要监视、谋害自己的船必须去。
以他对洪涛的了解,这个人肯定不会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不管是不是李兵杀害的金月,估计都不会放过的。现在洪涛和江竹意突然出现在开普敦,而且洪涛还不见了踪影,肯定和李兵有关。
可惜目前周家还没受到太大牵连,就算周南实质上已经被停职,但对于他那个级别的官员的任免不是说动就动的。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他们背后的势力也不会轻易撒手,短期内很难有定论。
那到底有没有人在监视、甚至想谋hetushu.com害自己呢,应该说有也没有。监视的人确实有,但没人打算谋害洪涛和江竹意。
经过半个月的调查,李兵的情况已经基本落实,本来第二站就要去莱索托秘密抓捕了,可是还没等出发,队伍里翻译就从当地线人口中听到了一个让他迈不动步的消息。
微点案已经基本审理清楚了,结论也很简单,李兵是首恶、网监处的两位科长是从犯、周川和周京是重大嫌疑犯、江竹意和洪涛也有幸当了一次嫌疑犯。
当这个由五人组成的抓捕队抵达南非时,第一站也是在开普敦落脚,先由当地外交部门负责安排住处,等具体情报收集到位之后再决定如何动手。
这个监视的人和洪涛还挺熟,他此时也和江竹意一样缩在船舱里,穿着一身棉麻的浅色便服,但头发还是那么油光水滑的,就和被好几只狗舔过一样。
有一位和江竹意很像的亚裔女人曾经到一家华人开的超市里买过东西,而这家华人超市就是线人开的,这位线人还和江竹意面对面接触过。
等到什么时候呢,估计要等到莱索托王国变成一个比较完善的法制国度才成。此时别说只是个副处级的李兵,就算级别再http://www.hetushu.com高几级的人也没辙。不是人家不想帮你找,是真没地方找去。
为了证实这个消息的真假,抓捕队特意去丹家附近转悠了两天,结果正赶上托马斯和洪涛去了莱索托,可是他们见到了江竹意。既然江竹意在,那去不去莱索托就得再商量商量了。
如果这件事儿是大斧子先发现的,他肯定会装不知道,转天就带着队伍启程了。但现在这件事儿已经瞒不住了,队员们都知道,他这个戴罪立功的队长并不能一言九鼎。
没错,大斧子,欧阳天钺来了。他怎么会来开普敦呢?这还真不是他的个人行为,而是任务。
“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别忘了,我现在是船长!”洪涛的回答还是那么给力,一句话就把江竹意怼了回去。在大海上没有其它身份,只有船长和船员、命令和服从。
“你去舱里待着,我不叫就别出来。”帆船刚离开码头,江竹意又打算往桅杆上爬,都成习惯了,但这次洪涛有别的安排。
周家不倒,调查周家兄弟去向的问题就不是那么容易。不仅周家在使劲儿,还有其它势力也不愿意看到周家兄弟归案,调查工作受到的羁绊太多,进展很慢。
洪涛和m•hetushu.com江竹意跑到南非来干嘛了呢?难道只是巧合吗?大斧子真不这么认为。他是为数不多知道金月可能遇难的人,还向齐家故意透露过李兵的大概去向。
出现特殊情况还得向国内汇报,等待上面的新命令。顶多是在汇报的时候耍点小手腕,说服领导先不倒江竹意,而是进行监控,看看能不能来个顺藤摸瓜找到洪涛。
国王和政府能完全管辖的地方有限,大部分地区还是当地酋长说了算,你总不能一个酋长一个酋长的挨个问。就算问了,人家说不说实话也没法鉴定,想通过正当程度把人找到再引渡回来基本只停留在理论上可行。
可是这四个人加上一个主犯都消失不见了,经过各部门通力合作之后,终于摸到了李兵的逃亡线路,周家兄弟的也有了眉目。但唯独找不到洪涛和江竹意,甚至连这两个人到底出没出国、活着还是死了都不清楚。
有人打算借着这次机会扳倒周家,顺便敲打敲打周家背后的势力,然后再瓜分一下周家的资源,一举三得,干嘛不呢?
至于说周川、周京、江竹意、洪涛到底有没有嫌疑,光靠推理、分析已经无法定罪,必须要抓拿归案然后经过公安机关的审理之后才能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