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10章 幸存者

这个想法救了大斧子一命,最终还是爬上了洪涛的船,死不怕,但他怕被一群鱼咬死。
“你就算烧成灰儿我也能认出来,主要是你笑的太贱。”这一笑让大斧子也笑了,他还是头一次看到洪涛这种打扮。也别说,洪涛的长相配上这幅化妆还真挺适合的,至少看上去不那么怪异了。
既然不是敌人,那洪涛还得想办法救救他。怎么救呢?很简单,继续做个假局呗。这边虽然不是自己的主场,也照样不是那些盼着自己死的人主场。只要托马斯和鲁伊特肯帮忙,不光大斧子不会倒霉,自己也不用当杀人凶手。
但南非这个国家还算不上有太严密的规则,腐败现象也不少见,只要有钱、有人,还是可以钻一钻规则漏洞。
“你先盖上毯子好好休息休息,一会儿还得去海里接着泡澡呢,保存点热量吧。”接到了大斧子之后洪涛并没马上离开,而是等着那艘船完全沉没,顺便也问问大斧子到底是干嘛来的。
这个办法如果放到规则比较严密的国家里是不可行的,没人愿意去付这个责任。一旦出事儿,不仅行业内没法混了,搞不好还得上法庭。
当然了,搜救行动hetushu•com还是得有的,可惜啥也搜不到,连残骸也找不到,凡是能漂浮在海面上的东西都让洪涛和江竹意捞走了。
托马斯有办法让洪涛见到大斧子吗?其实都不用他出面,丹就可以了。几天之后一支由当地慈善机构组成的慰问团队在丹的带领前往医院探望海难幸存者,成员大多是当地上流社会的闲人。
“把这个套上,然后自己编一套说辞,就说遇到了海难,船沉了、同伴也都失散了。附近有一艘渔船正好路过,接到了求救信号之后把你救了上来。”洪涛下海捞起来的是沉没帆船上的救生圈,回来之后简单和大斧子交代了一下就钻进了船舱。
飞机是托马斯亲自开过来的,洪涛用海事电话通知他十万火急,必须、马上找一架飞机来坐标点救自己。等托马斯上了飞机,才慢慢和他交了底。
“帮你擦屁股呗,你来杀他、他还帮你,你妹妹比你聪明多了。”江竹意撇了撇嘴,她刚开始也不清楚洪涛要去干嘛,但是看了一眼洪涛游泳的方向好像又明白点了。
当慰问仪式结束之后,大家都到医院大厅里接受当地媒体采访,病房门口和*图*书的警卫也被两个女记者拉着问东问西。这个人则突然从病房的卫生间里钻了出来,慢条斯理的走到了大斧子病床旁,看着一脸疑惑的大斧子笑了。
看到大斧子的模样洪涛又有点动摇,以他对大斧子的了解,这个人不是那种利欲熏心的货,也保不齐是被人逼着来的。
和洪涛比起来这个女人更狠,自己上船之后她就总保持着一定距离,还举着一把手枪。只要自己有一点对洪涛不利的动作,她就得扣动扳机。
“……”大斧子还真是想死,因为他的处境已经没活路了。现在死了好歹不会牵连家里人,如果回去,家里人也得跟着一起倒霉。
只需要这么一改,大斧子就成了船难的唯一幸存者。至于他和同伴为何要驾船去那么远、那么偏僻的海域,这就得大斧子自己编了。说迷航也好、说导航设备故障也成,反正这些废话都是用来忽悠当地海事部门的,没人会深究。
这件事儿并不复杂,几句话就说清楚了,然后洪涛也愣了,心中庆幸自己没头脑发热连大舅哥一起突突喽。这位合算也是个倒霉蛋,是被人推过来当替罪羊的,起因还是自己。和图书
“你这是在玩火。”托马斯对于这件事儿很不满意,他非常不想和官方的人扯上关系,即便欧阳家也有分支在香港、和张家还挂着亲戚关系,但这个欧阳和那个欧阳显然不同。而且蒸汽烟的工厂就在深圳,一旦他被卷进去会非常麻烦。
但光成功保住大斧子的命洪涛还有点不太满足,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被自己连累的,也确实想帮自己,还有一些正义感,只是能力有限没成功。如果让这样的人倒霉,洪涛觉得不甘心也不应该。
“有没有可能让我见一见他,单独见,这很重要。”综合了这些信息之后,洪涛觉得大斧子暂时安全了,只要不出现新的情况这个局就算成功了。
这个局需要鲁伊特和当地海事部门沟通沟通,在无线电通讯记录上把那艘莫须有的渔船弄出来,顺便再把沉没帆船的求救时间向后拖一个多小时、求救坐标点往南挪几度。
尸体就更别想找到,这里是深海,尸体很快就会沉下去,由于海水温度越深越低,很难再飘上来。就算他们漂了起来也不会在南非海岸线附近出现,这里的洋流很强,一直向北,只要把身份证明拿走就没地方查,也http://m.hetushu.com没法查。
大斧子被救回港口之后马上就被当地警方带走了,送进了一所医院监护治疗。第二天领事馆的人去医院探望了他,具体说了什么托马斯也探听不到。但也仅仅是探望,领事馆并没向当地警方提出任何特殊申请,大斧子依旧在医院里待着,等待警方的例行询问。
“就这么点事儿还用哭死苦活的,你真是没出息到家了。好歹你也是我大舅哥,自家人必须帮自家人。哪怕你对我不仁,我也不能对你不义,看到哥们这个品性没?”
一个半小时之后,大斧子又被洪涛残忍的踹进了大海,身上多了一个救生圈和一个冒着橙红色浓烟的发烟装置。一架小型水上飞机也在天边出现,洪涛和江竹意则驾着小帆船开始返航。
这样一来,即便开普敦海事部门一再强调要继续搜救,事实上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至少找到生还者的机会是小了很多,以后还能不能找到基本只是个停留在理论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们就爱没事儿搞个啥基金会、慈善机构之类的玩意,连小猫、小狗、蚂蚁、蟑螂都得呵护,更何况是个活人。这个理由无比正当,谁拦着谁就是没人性,要被唾沫星和图书子淹死。
“他要干嘛去?”大斧子看着洪涛一跃而起直接跳进了海里,真是懵了,忍不住询问旁边的江竹意。
这一点洪涛到这里之后没多久就看明白了,这种状况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讲太熟悉不过了,操作起来如鱼得水。只要略微熟悉熟悉本地环境,再有托马斯、鲁伊特这样的带路人指引,玩的比当地人还熟练。
“你再不过来船可就要坚持不住了,这里是鲨鱼活动的区域,你打算让它们把你一口一口撕吧了?想死也要把事情说清楚,到时候我肯定给你一把枪,让你痛痛快快的走。”
“我要是不去火会更大,只要让我见见他,和他聊几句就成。”别说托马斯不乐意,洪涛自己也不乐意招惹大斧子这种人。可怕事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该顶上的时候还得往上顶。
人要是一走运吧拦都拦不住。就在开普敦政府准备进行大规模搜救时,天气突然变了。一股寒流从南极洲北上,近几天开普敦西部海域都有会大风和暴雨,搜救飞机根本没法飞,大部分救援船只也无法出港。
但在这支队伍里有个人很不正当,他有一头棕色的短发、淡黄色的瞳孔、皮肤微黑,看上去很像个布尔人后代的混血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