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15章 可能是爸爸

江竹意倒是对这位教练挺看重,满眼都是羡慕。她还真不是贪财,而是觉得人家气质好,好东西必须拿在合适的人手里才能显出高贵。
“流氓,好话到了你嘴里都变味儿。我现在倒是对你这个外宅有点感兴趣了,看起来也不光是养老院。”对于洪涛的无耻评价江竹意自动就给过滤了,在女人这方面他的品位其实很高也很怪,很多别人眼里的大美女到他嘴里就成了破烂货。
“我考考你啊,知道这条路是干嘛用的吗?”再次回到兰乔圣达菲小镇,这里的宁静、祥和还真让洪涛找到了一点家的感觉。
“看背影过不了二十,看正脸顶多三十五,但我敢保证,她一旦脱光了肯定比四十大,保不齐还是个老处女。”让江竹意这么一提醒,洪涛赶紧用眼光追着补了几眼。真是背影杀手啊,这身段比姑娘还姑娘,还得是小姑娘,怎么保养的?
但不管她怎么打扮,洪涛一眼就能认出来她就是洪琪,因为她长得简直就是小号的张媛媛,只是和-图-书肤色黑多了。但这不是天生的,以前她没这么黑,显然是来这里之后晒的。
“哈哈哈哈……也可能不是。太可爱了,来,阿姨抱你下来,看看这是什么?”洪琪坐在马背上纹丝不动、一本正经回答洪涛的模样让江竹意笑得直打挺。
“马道,这玩意在欧洲早就有了。你怎么挑了个大农村住,我猜你说的那些名人也都到退休年纪了吧,这里只适合养老。”江竹意还没彻底了解这个小镇就已经不太喜欢了。这里太世外桃源,没有竞争也就没有机会,不适合她的性格。
是位女教练,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马的肩膀几乎都快和洪涛脸一般高了,浑身上下都是纯黑,一根杂毛都没有,在阳光下婉如缎子般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洪琪对江竹意的礼物和人都无动于衷,依旧居高临下的端坐在马背上,两只眼好奇的盯着洪涛看,好像在琢磨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爹。
“你是说我女儿将来有可能成为这样www.hetushu.com?”洪涛的语气很不友好,他对一切太骄傲的人都没什么好感。
“洪琪,还记得我吗?你说让我春节来,可是我没请下来假,多拖了几天。”很快车就在前面不远处截住了两匹马,洪涛在车上已经用江竹意的化妆镜给自己脸上捏出一个还算凑合的笑容,努力保持着下了车,然后站在这匹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马面前,冲着马背上的小骑手打着招呼。
如果让洪涛戴着一块价值几十万的名表,不认识他的人看到之后,十个里得有九个半认为是高仿货,这玩意就叫气质。
闲聊不欢而散,洪涛看着窗外不打算搭理江竹意了,可是刚一扭头,一匹纯黑色的小马就从旁边窜了过去,骑手是个小孩,带着头盔看不出男女。
“嘻嘻嘻……你这下没辙了吧?我还真想看看洪琪长大之后会和你如何相处。那位张姐显然是按照欧洲宫廷标准教育女儿的,一位放荡不羁的父亲偏偏有了一个淑女女儿,哈哈哈哈哈……”
还不是和图书嘴硬,是真看不上,扒光了送上床都能给踹下去。自己跟了他两辈子,到现在也没摸清楚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我操,不是吧?你看那个孩子是不是马超……问你也是白问!司机,麻烦开快点,追上前民那两个骑马的孩子。”
就在洪涛和江竹意说话的功夫,那位让马超谈虎色变的教练已经赶了上来。
如果说洪涛对洪琪和马超的表现还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话,江竹意倒是已经看出眉目来了。虽然她所熟悉的欧洲还是八九百年之前的样子,但有些东西一直都没怎么变。
“这是一匹阿拉伯纯血马,价值估计不会比冯家的喷气机便宜,你女儿的老师是个大富翁啊!可惜就是岁数大了点,要是再年轻几岁说不定以后就能变成老师兼姨娘呢,你能猜出她的年龄吗?”
可是和马背上的人一比,这匹马就没啥光芒了。她是个阿拉伯裔,因为在头盔下还有黑色的头巾,眼睛挺大,长得一般般,岁数也不小了。
“很抱歉漂亮的女士,作为一个和*图*书有教养的人是不能随便接受别人礼物的。老板叔,教练就在后面,我们还有课程没做完,如果被她发现偷懒就惨了。呀,她来了,洪琪,快跑!”
“你一个逃犯有个地方睡觉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真难伺候!”很郁闷,好不容易想显示一下自己的博学,结果居然被人耻笑了,这个大嘴巴抽的洪涛有点恼羞成怒。要不是还有司机在场,必须把这个怪女人就地正法,让她完整的唱三遍征服才解恨!
这个女人在洪涛和江竹意身边停留了几秒钟,只用眼角瞥了两人一番,头都没动就这么过去了。好像洪涛、江竹意还有那辆大林肯都是空气,假如不是她的学生曾在这里停留过,她估计连眼角都不会瞥。
这时马超也骑着小马赶了上来,见到洪涛之后倒是没像洪琪一样端着架子,还为洪琪不接受礼物的行为解释了解释。
身边再加上一个初次串门的江竹意,时不时给她介绍介绍这个大院子里住着某个影星、那个大院子是某位议员,主人翁的感觉油m.hetushu•com然而生。
但他的神色比较慌张,一边说一边回头看。当看到远处又跑来一匹黑马时就再也顾不上洪涛,用小马鞭在洪琪的马屁股上来了一下,然后掩护在洪琪身后向前跑去。
也就是亲闺女能这么恶心他,要是换个别人洪涛早翻脸了。可越是能让洪涛吃瘪江竹意就越高兴,打开后备箱拿出两个皮制的河马玩具,这是给孩子的奖励。
“你……可能是我爸爸。”马背上是个女孩子,年纪只有四五岁的样子,但穿着打扮都像个小大人,尤其是马上的坐姿,挺胸收腹带仰头,模样很像古代欧洲的骑士。
可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气魄,别说人,就连马匹马都低眉顺眼的,没得到她的指示,四个蹄子就牢牢的钉在原地,半步都不乱动。
正在洪涛感叹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里连几岁小孩就有马骑时,又一匹小白马跟了上来,骑手也是个孩子。这次洪涛看清楚了,是个男孩子,因为他在路过自己车的时候歪头向这边看了几眼,然后自己就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