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18章 省心的女人

洪涛和张媛媛回来的时候那位吉达公主已经走了,江竹意正跟着马超一起在马厩里洗刷两匹小马,而格洛丽亚由于没得到女人主和男主人的明确指令,也无法安排洪涛和江竹意的房间,更不知道晚餐该是什么规格,正在客厅里发愁。洪琪则把她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用实际行动提出了抗议。
“最好永远都别撤……”张媛媛也没追问细节,她太了解洪涛了,能说的不用问就会说,不能说的问了也没用。
主要还是张媛媛让着洪涛,不是太过分的要求一般她都选择听洪涛的。可是听归听,该说的还得说。比如这次的事儿,着实把她吓得够呛,通缉犯啊,这不得是枪毙的罪过。
道理很简单,你是客人家是主,没听说主人还得按照客人习惯生活的,我们的古人也早就讲过客随主便的道理。
“成啦成啦,我知道啦,你闺女本来就是个疯丫头,再有你这么个疯爹护着,我也不敢不让疯啊!也别光说琪琪,我看你比她还不是东西,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和别人斗狠。”
“嘶,你这手劲儿可越来越大了啊。别担心,屁事儿没有,你说我是那种莽撞的人吗http://m.hetushu•com,但凡有点危险我早就跑你这里藏起来了。现在一切都处理好了,那个通缉令也不是明发,估计过一段时间也就撤了。”
“你可别盼着我老在家里,用不了几年我能把周围的坏人都吸引过来,到时候就算英国女王来给琪琪当老师也没用。不过这次我恐怕还真得多待几个月,你不会不欢迎吧?”
对于吉达公主张媛媛有不同的看法,在她眼里这是一位很和善、很有教养、很有才学的好老师,对洪琪的未来并没什么不良影响。
微点的案子、金月的事儿、周家兄弟的死,洪涛都不想和张媛媛说太细。不是信不过她,而是不想让她因为这些问题多操心,没必要。她现在只需要带着洪琪好好过日子,把这里的家操持好,什么都不用管,也管不了。
“你这张嘴啊……吉达公主人挺不错的,对孩子是真心的爱。而且她会跳舞、音乐、绘画、骑马、打球好多种东西,本身还是加州大学的博士,能说四五种语言呢。”
张媛媛嘴上说不用洪涛管,其实哪个女人不想一家三口团团聚聚呢。可惜洪涛就算当了通缉犯hetushu.com也无法给她肯定的回答,很快自己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孩子了,搞不好以后还会有第四个,穿越人士也不会分身术。
“这下老实了吧,都混成通缉犯了,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别人呢。要不是丽丽和保罗拦着,我还得跑回去给你当杨三姐!”
“……就你贼,我这不也是为了孩子好嘛。”洪涛还真猜对了,张媛媛的小心思被戳破之后,马上抱住了洪涛的身体,试图用温情感化,阻止洪涛做出相反的结论。
张媛媛就是个很善于随着环境改变、总让自己去习惯新生活的人,也是她能在京城混好、到了美国也不太别扭的原因。这是她天生的优点,既然是优点那就没必要改变,除了鼓励之外没什么可指责的。
“你不反对就好,我还怕你又要瞪眼睛呢。”看到洪涛的反应张媛媛彻底放松了,同时也对洪涛更亲热了,还主动把嘴凑了上去。跟着一个聪明的男人就是省心,不用费力去解释各种问题,他自己总能得出正确结论。
“不过我可不想让我闺女以后也变成她那样,冷冰冰的有什么好,就和全世界都欠她钱一样,你是怎么认识她的?”和*图*书入教不入教洪涛可以不管,但女儿的未来总得操心一下,这是父亲的工作,干得好不好也得干啊。
“那可不能白吃白住,每天给我干活,干不好不给饭吃!”容易满足的女人最幸福,张媛媛也知道留不住洪涛,能多留几天算几天吧。与其为了这个事儿犯愁,不如好好珍惜每一天相聚的日子。
她是平民出身,从事的又是伺候人的工作,兜里有钱没钱单说,社会地位基本已经在底层了。越是这样的人心里就越想往上爬,还是那句话,缺啥补啥。她这辈子基本已经认命了,但如果能让下一代的地位高一点,付出多少都心甘。
两个人一前一后冲进了庄园大门,惹得里面的两只看门犬好一顿叫。它们对这个大个子的味道很不熟悉,甚至从中闻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
张媛媛和洪琪入了教,这个消息听在洪涛耳朵里也没什么可惊讶的,更多的还是欣慰。跑到别人国家里混,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融入到别人的文化中去。可以有坚持、有保留,但前提是先融入了再决定什么可以保留、什么就不能留,否则就过不好。
“势利眼啊……你该不会是打算借着她的http://m.hetushu.com身份,给咱家琪琪也弄到她们那个圈子里去吧,以后再找个王子结婚?”
“琪琪刚来的时候看着什么都新鲜,整天和马超往外跑,我一个人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盯不住他们两个。有一次他们俩就跑到马道上去了,正好碰到吉达公主骑着马散步,结果琪琪非要上马试试,公主就带着她骑了一圈。”
让闺女提高社会地位洪涛没意见,可是这件事儿不能强求,要顺其自然。如果洪琪喜欢这样,没问题,你嫁给非洲王子洪涛都没意见。假如孩子不太喜欢,也不许逼着她喜欢。做父母的只需要教给孩子如何驾驶帆船的技术,没必要规定她们该向什么地方航行。
“你敢!我掐死你……你给我站住!”洪涛说的是什么张媛媛当然清楚,当初和洪琪刚搬来时可是吓坏了,为了不让那些玩意继续在自己家里生长下去,愣是花了上千美元雇人,好好把那块地给翻了好几遍,确保不会再长出来为止。
一说起教育孩子的问题,洪涛和张媛媛就没一次能聊到一起去的,好在两个人都比较会处理矛盾,可以求同存异。
“得嘞,您家的地就交给我吧,保证大丰收。用不了两年,和图书你就是全加州最大的烟叶贩子!”一说起干活,洪涛马上就想起了那几亩烟叶田,不禁有点跃跃欲试。
至于说洪琪该不该入教,洪涛也没什么权利强迫。说起来她是自己的女儿,可是从她一降生开始自己真没尽心尽力的管过几天,并不是个合格的父亲,而且以后也合格不了。本职工作都没做好,怎么还有脸去干涉她母亲的工作呢,还是省省吧。
张媛媛所做的解释洪涛并没全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听,而是根据她的性格、习惯做了一番分析,最终得出个比较靠谱的结论。
现在洪涛还要种,必须玩命,掐已经不管用了,上大力鹰爪吧。洪涛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他的轻功很好,大步一迈张媛媛根本追不上。
“可能是公主会说中文吧,也可能是她们俩投缘,琪琪很喜欢她,第二天公主也亲自上门征求我意见要教琪琪骑马。我犹豫了好几天,特意让提亚戈去打听过她的背景,这才答应下来。”
“想法也没错,但我可提醒你啊,别干涉孩子太多,让她自己慢慢吸收,长大了之后愿意往哪方面发展就往哪方面发展,愿意找一个什么样的伴侣就找。没本事找就在家里当老姑娘,正好和她娘作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