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21章 孩子头

对于洪涛的问题吉达公主不急不躁,轻描淡写的就给化解了。跟着还给洪涛提出一个比较难回答、还很合理的要求。
洪琪有帆索吊着当然不会掉下来,但坚硬的桅杆撞在身体上的滋味显然也不太好受。她虽然没哭出声来,眼泪也是吧嗒吧嗒的掉。
“赶紧滚下来,再多爬一下我就松绳子了。”马超比洪琪大一岁多,还是男孩子,力量相对好一些,爬的也更高,很快就上到了第一节横衍,表情很嚣张,正摩拳擦掌的准备再往上爬一节。
洪涛也没打算带着他们去经历大风大浪,能在船上晒一天,装模作样的擦擦甲板、拉拉备用帆索、知道风帆为什么要转动角度就足够了。就算吉达不怕自己还怕呢,只要有一个孩子因为自己操作不当出现危险,自己就得上法庭。
“我只是艾莲的教母,这些问题本应该由孩子的父母解决,我无权插手。有件事儿我想和艾特先生提一提,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多陪一陪艾莲。”
比如说让洪琪戴上保险带,然后把保险带捆在帆索上,自己在下面拉着。就算她失手了,只要自己别跟着失手同样不会摔伤,充其量是被磕碰几hetushu.com下,可以忽略不计。
“加油,洪琪,我在下面接着你!”马超此时的表现更像一名骑士,仰着头站在桅杆下面,伸出了自己的小胳膊。
前提是别遇到太恶劣的天气和海况,别的不说,光是这艘船巨大的甲板,一个大浪拍下来就不一定能扛得住。要想远航还得用足够结实的巡洋舰船型,这玩意其实就是一个挂着风帆的近海游艇。
最好的办法就是脱离开他们所谓的礼仪、道德范畴,用大实话、大白话反击。就算自己说得再难听,他们也不能回嘴,因为他们必须保持礼仪。
这次江竹意没上船,不是自己不让她上,而是她不愿意来当孩子头。现在她对骑马很感兴趣,因为她的骑术很好,即便带着身孕无法剧烈运动,可是依旧可以控制着马匹走出优雅的舞步。
“艾特先生,你这么做稍微有点残酷。”就在洪涛仰着脖子看着洪琪一点一点向终点进发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没什么感情色彩的声音。
“她的脾气有些急,我觉得这和父亲老不在身边有很大关系。每当有其它孩子提起这件事儿之后,她总会想办法和马超一起和_图_书去攻击人家,长此下去对孩子的成长没有任何好处。”
“加油孩子,别忘了以后你是船长,不能输给水手。”作为父亲兼船长,洪涛当然有权利给女儿走个后门。即便已经有好几个孩子摩拳擦掌的准备都爬上去试试,洪涛还是优先把机会留给了女儿,并对她提出了更大的激励。
精神上的愉悦比多站一会儿、喝两杯香槟酒对孕妇好处更多,但坚决不能熬夜,这是洪涛的底线,十一点之前必须入睡。
“我要再试一次!”果然,马超的成功极大刺激到了洪琪的神经,她的好胜心战胜了疼痛和畏惧,主动要求第二次攀爬。
现在他还小看不出来,估计到了初中就该崭露头角了,能熬到初三不让女孩子家长打上门来就算自己看走眼。
“看我的,我帮你报仇!”洪涛假装没看到洪琪的眼泪,即便她很盼望自己能上去安慰安慰。但马超就没这么淡定了,他打算展示一下男子汉的能力。
第一次爬桅杆估计就没人能成功,这玩意比爬树难多了,因为它在不停的晃。虽然看着晃动幅度不大,但当你把它当做唯一受力点之后,些许的晃动就会使人失去平衡和-图-书,然后……掉下来。
“这件事儿我无法承诺,有些人生来就可以无忧无虑,有些人则要为了生活奔波劳累。如果我每天陪着孩子,这座庄园很快就会卖给别人,艾莲也只能去公立学校上学,更别提骑马、射箭、舞蹈之类的昂贵运动,每天还得用垃圾食品填饱肚子。”
洪涛在现代没和公主、王子一类的人打过交道,但在古代有,大致知道如何对付。和他们谈话除非有意巴结,否则必须不能用他们的方式,那样自己不是对手。
“不怕!”洪琪当然怕,可是当着洪涛的面怕也不能说怕,还得硬撑着。这一点她就不随父母了,如果让张媛媛来回答这个问题,她肯定说怕死了,最好能让别人先上。如果让洪涛回答,他会说不怕,但不能乱了规矩,应该按照年纪排行,大孩子先上。
江竹意也乐在其中,每天各种应酬、酒会就没断过。洪涛倒是不像张媛媛那样反对她过多参与社交活动,因为自己能理解她。只有在这些场合里,她才能找到以前的自信和感觉,为什么不呢。
“洪琪,你以后是海盗船长,自然不能和他们一样混吃等死,所以桅杆还是要上的,怕和-图-书不怕?”但洪涛也不打算纯粹当一次幼儿园老师,他之所以带着一群孩子出海,主要目的还是训练训练女儿。不管她将来喜欢不喜欢航海,尝试一下总是没坏处的,大海更能磨练人的意志和性格。
孩子最怕青梅竹马,洪涛自己深有感受,金月不就是总让自己惦记嘛,明知道不合适还偏要往一次凑合,结果往往就是悲剧。现在马超和洪琪每天二十四小时在一起,长大了之后就是大麻烦啊。
别看这么大的帆船,它需要的水手人数却一点都不多,两个人就能完全操控,这得益于船上的电控风帆系统和电控动力辅助系统。只要操作足够熟练,其实一个人也是够的。
“你小子一边歇着去,洪琪爬完就该你了,你是她哥哥,所以要比她爬的高,懂吗?”洪涛是打心眼里不喜欢马超,一部分是因为保罗和孙丽丽,一部分是因为这小子从小在网吧里就长歪了,贼心眼太多。
洪涛更怕,如果洪琪被摔了张媛媛得和自己玩命。但怕归怕,不能因为怕就啥都不做,可以用科学的手段把风险降到最低。
不过对于海盗培训班而言它就再合适不过了。学员们全是孩子,最大的不过www•hetushu•com六七岁,最小的只有三岁,玩个屁的风帆,都不能远离海岸线,这是吉达给洪涛下的死命令。
再配上她那一套传自中世纪欧洲贵族的做派,很是迷倒了一群中老年男人,每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展现绅士风度就成了小镇上的一景。
“不用怕,你爹我是海盗船长,有我保护什么事儿都没有。来,上吧,手一定要抱紧,腿用力夹住桅杆。但身体不能僵硬,要感受海浪的起伏,然后随着它们的节奏用力。”
洪琪号,一艘单桅双体玻璃钢近海巡航船。和罗伯特的木质小帆船比,这艘船算得上是天鹅了。它有五十一英尺长、二十六英尺宽,上下两层船舱,巨大的船头甲板和飞桥驾驶台。如果不远航可以轻松容纳二十个成年人聚会,换成小孩子还会更多。
可洪涛没允许,孩子之间是要存在竞争意识,但不能差距太大,必须给弱者足够的希望,否则这种竞争就是无益的。
“吉达殿下,作为我女儿的教母你好像也没有制止。”除了江竹意之外,船上就只有两个成年人,自己和吉达公主。她确实会航海,技术还很熟练。这让洪涛很郁闷,因为自己会的她也会,而她会的自己基本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