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23章 危险的提议

“我原本只是想确认艾莲的安全,不想因为艾特先生的身份影响了孩子的未来,这件事儿对她的成长有很大关系。”吉达还是不急不忙,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说得还特别理直气壮,就好像洪琪是她女儿一样。
“假如我说我并不希望你住在这里呢?”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吉达终于露出了她的真实想法。
“我不管,一个活着的通缉犯父亲总比一个死人父亲强多了。我也是通缉犯,孩子以后怎么想我管不着,我需要孩子更需要他们的父亲!”
至于说危险,不用考虑。这里还轮不到她做主,就算直接打报警电话,警察也不会只凭她一个人的说辞就对自己采取什么手段。最坏的结果就是搬家,那还着什么急呢。
没看出来啊,这个老处女还有这种手段,不是受过这方面的培训就是有心理学学位,玩的太熟练了。但自己又不能拒绝被她审问,通缉犯啊,只要她和当地政府稍微透露一下自己的身份,即便有冯家护着,自己恐怕也在马歇尔庄园待不下去了。
今天吉达的表现太让她失望了,本来以为她是朋友,没想到最终成了祸害,还牵连到了洪涛。和图书这个责任只能由她自己担负,半点不能犹豫。
“我的爱人是位绅士,他有很多绅士都不具备的美好品德,这一点我坚信不疑。他是冤枉的,也是忠于爱情的,否则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从坏人手中救出来。要知道那些人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就像是美国陆军的贝雷帽部队。”
联合国也不会因为这件事儿和中国政府较真,甚至连表态都不会有。为了防止洪涛脑子发热,江竹意还用手扶了扶自己的肚子,打算用还未出生的孩子给洪涛增加一份压力。
“我觉得我们可以结束这次谈话了……”还是张媛媛率先有了回应,她直接站起身,就差说出送客两个字。
“正是因为孩子,艾特先生才更应该回去把事情说清楚,你的孩子和艾莲的处境一样,他或者她以后总要长大的。”吉达对于江竹意的说法提出了异议,还是她那套理论,要直面困难,不能退缩。
“不得不说这是个好办法……不过我觉得最彻底的解决方式还是回国把问题说清楚。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机会,但我不能百分百保证你以后的安全,想试试吗?”吉达对三个人http://www.hetushu.com明显的敌意仿佛并没感受到,也不打算离开这个不太欢迎自己的地方,还在侃侃而谈。
“从法律上讲,艾特在这里并不是通缉犯,他完全可以不承认你的所有指控,我们也可以聘请律师来和你打这场官司,你的胜算并不高。”
此时的江竹意更像是张媛媛的姐妹,一点没有站在旁边看笑话的意思,两次都坚决的维护着她们母女的权益,还发出了必要的威胁。
这个男人可真没那么宽广的胸怀,很记仇的。而且他还有很多贼心眼,万一认为吉达是和自己串通好了故意赶他走,以后连解释的机会就都没了。
“谢谢!谢谢两位母亲的信任,我万分羞愧。公主殿下,咱们能敞开天窗说亮话嘛,这种小游戏浅尝即可,多了会起到反作用的。”饶是洪涛脸皮厚,也差点被两个女人的爱情火焰给烤化。太感人也太肉麻,都快把自己说吐了。
“我一直都在参与联合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展的儿童健康人道主义援助活动,其中也包括中国。近期我可能要率团去一次中国的首都,好像你的家就在那里。”
被人威胁的滋味很不好受,尤hetushu.com其是在自己家里受到这种对待,还不能理直气壮的把对方轰出去。这次洪涛把火压住了,不管这位公主是出于什么目的自己都没法反击,只能选择躲避。
“艾莲是会长大的,这件事儿也不可能永远瞒着她。假如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有可能像这两位女士一样相信你,也有可能像更多人一样不相信,到时候你该如何向她解释呢?”
以她的身份而言,肯定也不会是国内的代言人,仅仅就是为了不和一个通缉犯当邻居吗?想搞清楚这个问题,那就必须接着聊,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想知道你现在的想法……”洪涛看了张媛媛一眼,眼神里不能说没有埋怨。招惹谁不好,非弄来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公主,骂又不能骂、打又不敢打,这不是活受罪嘛。
每个在系统内部混过的官员都能熟练的掌握这种基本功,而且她的措辞更正式也更煽情,再加上她亲历者的身份,就更显真实了。
这里住的都是富人、名人,他们肯定不会乐意和一个通缉犯当邻居,哪怕是被冤枉的。估计这位公主也是这个意思,她不想自己教女的父亲是个通缉犯,从这点上讲http://m.hetushu.com她也算挺有人情味的,没直接去告发自己。
“如果你觉得我对孩子有不好的影响,那我只能选择离开,不是我自己走,而是全家。我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和一位像你这样的老师有过多接触,这对她的未来也没有什么好处。”
看到洪涛一直没出声歪着头沉思,江竹意就更急了。这件事儿根本没商量,能回去也不回,更别说现在根本回不去。
“这件事儿拖得越久就越难说清楚,这个道理我相信艾特先生你能想明白。”吉达对于张媛媛的举动装没看见,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直到洪涛提问之后才开始说明她所说的机会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到张媛媛都表态了,还说得这么煽情,醋味立马就转到了江竹意这边。她也不甘示弱,要说如何夸人,她一点不比张媛媛差。
“这不是有危险,而是非常危险,我不同意!因为我也是他孩子的母亲,不想让他后半生都在监狱里度过,除非他愿意带着我一起回去!”
“别急,我倒想听听公主殿下的机会是指什么。”洪涛一直没搞明白这位公主为什么总和自己作对,按说她都这么大年纪了,火气早就磨光了,怎么还像个小姑娘一www.hetushu•com样想什么就是什么呢。
这次站起身的换成了江竹意,这是什么破主意,目前国内对微点案刚有了初步定论,周家的问题则是内部处理,洪涛的身份并没什么变化,还是主要嫌疑犯。就算真的给了签证,那飞机一落地迎来的也得是警察而不是鲜花。
“如果我可以为你申请到合法的签证,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说明这件事儿吗?我知道这会有危险,可你作为一个父亲总不能老躲在国外。”
吉达为什么这么做他很清楚,这就是变相的三方审问,只是形式看上去比较温和,但实质上是一个意思,她要通过三个人的表现来判断整件事儿的真伪。
别以为是从美国跟着什么联合国组织来的人国家就不敢动手,在这种问题上没有一个政府会手软,除非洪涛变成外国公民。可现在他连外国绿卡都没有,不管从什么方面讲,抓他都是合情合理的。
还没等洪涛回答张媛媛就忍不住了,洪涛好不容易来一次,还被外人威胁,这会造成什么后果她心里非常清楚。
“……这不公平,我丈夫是好人,他对孩子并没有恶意,只要殿下不声张别人是不会知道的,难道一个孩子没有了父亲就会对她未来成长有好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