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26章 成了跟班

“好啊,我可以帮你去和我的兄弟们联系,让你成为阿曼公民。但你和你的妻子们都要信奉当地的宗教,否则依旧得不到保护。”吉达肯定听懂了洪涛的话外音,但她并不在意,还很大度的表示愿意帮忙。
“还是聊聊你即将出生的孩子吧,是男孩还是女孩?有名字了吗?据我所知江小姐也有了身孕,你的世界好像不允许一夫多妻,将来你打算如何安排她们呢?”
推开两扇门之后才发现整个二楼都是自己卧室,因为根本没人住,想睡那间都成。光闻一闻房间里的味道就知道吉达没说谎,这些房子虽然打扫得挺干净,但绝对很久没住人了,因为没有人味儿,全是霉味儿。
虽然有菲佣,洪涛也不忍心看着她矮小的身躯来帮自己和吉达提箱子,得,稍微一仗义,两个女人就钻进了车里,留下自己一个人在雨夜中充当搬运工。
一夜无话,有话也找不到人说,连只耗子都没有。第二天生物钟又把洪涛准时叫醒,整幢房子里依旧死一般宁静。
洪涛也不指望那位没力气也没技术的菲佣能做出什么好吃的早饭,干脆换上运动服,在餐桌上留了一个字条,告诉她和-图-书们自己不吃早饭了,然后沿着小路向北跑去。
“别激动,你还是艾莲的父亲,我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你,更不会利用你去做什么交易。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做一件我一直想做却无法做成的事情。但是不急,我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最终确定你是不是合适的人选。”
飞机降落时香港的天气和洪涛的心情一样阴郁,天空中还飘着冷冷的雨点,打在脸上之后让人从里到外一哆嗦。
“哦……我大概明白点了,这么说你不是主动出来的,搞不好是被你的兄弟们赶出来的对吧?但是这件事儿算你们王室的丑闻不好对外公布,于是你就成了王室斗争的牺牲品。”
“要不你干脆帮我去你的祖国吧,那里肯定允许娶好几位妻子。”洪涛可不甘心跟着别人的节奏聊天,既然是她主动挑衅的,就别怪自己不讲究。什么宗教、信仰、忌讳全靠边站吧,我先恶心恶心你再说,看看被别人戳软肉的滋味好受不。
“那你能不能私下和我透露一下,你打算保护谁?我向天上任何一位神灵发誓绝对不会外传,要知道我信用还是很好的。”
以前都是自己挤和图书兑别人、给别人挖坑,可是到了马歇尔庄园没一个月,就被旁边这个看上去优雅高贵的妇人坑好几次,自己的战绩还是个大零蛋。可惜除了心中暗自咒骂之外愣是想不出对策,真是碰上天敌了。
吉达虽然不舍得买头等舱的机票,但她托运的行李堪比头等舱数量,整整四个大箱子,再加上自己的一个,一车都推不完,还得跑两趟。
如果以为光当搬运工就完了,那就是大错特错。去石澳山路居多,又是雨夜,不到半个小时洪涛就不觉得冷了,脑门直冒汗。
当面包车准确的停在黛安父母家不远处的那座小别墅门前时,路上一声没吱声的吉达开口了,说完之后也不管洪涛什么反应,提着大衣下摆、迈着优雅的步伐在菲佣的伴随下进了门。
“呵呵呵……看来你还不太了解我们的宗教,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愿意陪你去阿曼看看,当你看到有无数人到机场欢迎我时就不会这么说了。”
“放心吧,鬼都不会去推你门的,老怪物!”这句话洪涛没说出来,只是冲着那个仿佛二十岁的背影在心中喊了一遍,然后回头看了看车厢里的行李,再看看外面越来越密的hetushu•com雨丝,不知道是该抗争抗争呢,还是继续装孙子。
“我的信用也非常好,所以不能说,因为我也发过誓……”吉达公主把脸向洪涛这边凑了凑,好像是要耳语。等洪涛也把脸凑了过去,她才小声说了一句,然后带着一脸胜利的微笑靠回了椅背。
“用不返回祖国和改变信仰当做条件,换取另外一些回报,比如说你的命!……不对不对,他们要是想要你的命本该在国内就不让你出来了,应该是为了保护其他人。”
要不说人活的越久就越贼呢,不是说岁月能让人自动变聪明,而是见过的、经过的事儿越多,人就越聪明。
最终洪涛还是选择了继续装孙子,乖乖把那只大皮箱送到了三楼,放到了菲佣面前,然后又一个人把剩下的皮箱全搬进了客厅,这才拿着自己的行李上了二楼。
既然是坐着经济舱来的,盛大的欢迎仪式肯定没指望,豪车啥的也没有,有的只是一个皮肤黝黑的菲佣和一辆日产面包车。
“对了,我睡觉时习惯在枕边放一只上了膛的自动枪,而且我的视力不太好,要是半夜听到枪声,就说明有人去推我的房门了。”
八卦这个玩意每个http://www•hetushu•com人都有,无非是程度高低、关心题材不同而已。洪涛心里也有一团八卦之火,现在被吉达给扇呼起来了。
王室秘闻啊,这玩意一般人还真听不到,但内容必须无比曲折复杂,搞不好还得带着点少年儿童不宜的内容,这就更吸引人了。刚才的不快算个屁,洪涛早就忘了,现在他急切的希望和吉达好好谈谈人生、理想和抱负。
“但是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就真有人想宰了你,你跑到哪儿都没用。”这支毒箭稍微起了点作用,吉达笑起来有些苦涩,但也仅仅是这么点作用,还是没达到洪涛的目的。
“看来你没说谎,对这里确实很熟悉。不过这件事儿我们可以明天再聊,你的卧房在二楼,三楼是我的。其它箱子可以明天再搬,但棕色的皮箱请帮我送上来,晚上我要用。”
菲佣的驾驶技术很有头文字D的风格,在崎岖湿滑的山路上依旧很豪放,油门一踩就到底,然后刹车也是到底。然后她还是个路痴,几乎每个路口都要琢磨琢磨,可越琢磨就越迷路。
吉达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场,能轻易把握谈话节奏,即便洪涛这样的老油条也不得不跟着她的指挥棒转。一秒钟http://m.hetushu.com之前还是剑拔弩张,瞬间就成了儿女情长。
“你确实比别人聪明一些,如果我们俩之前不认识,我会怀疑你是王室派来的人。恭喜你,猜对了,大概情况和你说的基本一样。”听完了洪涛这番分析吉达依旧没恼怒,还轻轻的鼓了鼓掌,对洪涛的综合分析能力表示赞赏。
“老处女!老怪物!活该被轰出来!我如果是你父母兄弟也一样会这么干,直接把你扔到荒岛上去算逑!”又上当了,洪涛咬着牙根的恨啊。
洪涛真的不太了解那种宗教的细节,但吉达的遭遇并不是独无仅有的,全世界从古至今发生过无数次。过程有差别,起因和结果都差不多,大同小异。
“你的兄弟们如果知道你背叛了真主,会不会在机场就宰了我?”这一针好像没扎疼对方,没关系,洪涛还有更恶毒的话等着呢。
为了不让自己英年早逝,能顺利见到这世的第一个儿子,即便没有驾照,洪涛也坚定的坐到了驾驶席上,成为一名光荣的司机,继续为人民服务。
几公里外就是大浪湾旅游区,那边有几家餐厅,连跑步带吃早点正好。顺便洪涛还想找个公用电话亭给白女士去个电话,问问她欧阳凡凡在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