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29章 我认识你祖宗

“讨厌,不许嫌我胖,胖了你也得喜欢我!可是你瘦了,也黑了。都是周家那两个王八蛋害的,等我生完宝宝,就让我哥去收拾他们!”
洪涛当然也不想告诉欧阳凡凡实情,反正已经这样了,她也帮不上忙,没必要再跟着一起担心着急,现在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体和心情。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可以不要脸,但总得给女儿留点脸面。要不说还是不结婚、不要孩子来的痛快呢,每多一个关心的人自己的弱点就会多一个、战斗力就减一分。
两个人互相客套了几句之后,就冲着那个大胡子一伸手,一把精美的带鞘短刀就到了欧阳凡凡手里。合算这个家伙身上还真带着武器呢,看这把刀的模样应该也是贝都因人习惯使用的。
两个人在病房里卿卿我我了二个多小时,洪涛才想起门外还有三个大活人呢。可是出门一看,得,自己白操心了,人家早就去了这一层的家属休息室。自己和欧阳凡凡找到她们的时候,三个人正一边聊天一边喝下午茶呢。
麦提尼家并不是贝都因人,只是和贝都因人走得比较近,可什么时候自己也算贝都因人的朋友了?真要说实话,自和*图*书己应该是贝都因人的敌人啊,当初可没少杀这些喜欢半夜偷袭的骆驼骑兵。
好在吉达并没继续追问下去,又戴上眼镜去看她的那些文件了,一路上再也没抬头,就好像忘了洪涛这个人的存在。
至于说洪涛说话算不算数,还真算数。自打洪涛来了之后,欧阳凡凡就告诉医生这是孩子的父亲,亲的!所以一切医疗登记上都要补上了洪涛的大名,只要欧阳凡凡不亲自表示反对,洪涛的意见就是最终结论,谁来了也没用。
“这是去哪儿?”跟着吉达下车之后,大胡子跳上了一艘快艇,吉达则站在岸边用眼神示意洪涛扶着她上船。洪涛看懂了她的眼神,但没动地方。好好的干嘛要出海啊,总得给个理由不是。
欧阳凡凡对洪涛的态度很满意,饶是这几个月没少在心里骂,现在是坏也变成好了,开始可怜洪涛的遭遇,转而又变成了愤怒,誓言坦坦的要为洪涛撑腰。
“收下吧,吉达殿下很喜欢孩子,这是她的一点心意。”看到欧阳凡凡对吉达的来历有些拿不准,白女士说话了,同时也给洪涛递了一个眼色,意思好像是说没问题。m.hetushu.com
在这个问题上洪涛没有耍赖,事先都是说好的,自己到了香港之后一切行动听她安排。人家算是帮自己办了签证,圆了自己看着孩子降生的心愿,再出尔反尔就有点不合适了。
可惜吉达的反应又让洪涛出了一后背的冷汗,她居然知道麦提尼家族的历史,这尼玛不科学啊,总不能她脑子里装着所有阿拉伯世界的族谱。
“去大屿山……你怕了?怕我还是怕大海?”吉达好像知道洪涛心里再琢磨什么,但就是不给出答案,还故意挤兑。
洪涛可以假装忘了,但吉达真没忘,还在纠结刚才车上的谈话内容。也难怪,她的家族就快断香火了,如果洪涛真的认识另一个有此种纹身的法蒂姆,对吉达来讲是件很大的事儿,她必须问清楚。
这倒不是她脑子笨、见识少,而是从齐睿到白女士连她父母都没说实话,一直瞒着洪涛的事儿,大斧子更不可能多嘴。至今为止欧阳凡凡还只是以为洪涛遭受了诬陷,暂时出国躲躲,其它一概不知道。
“你在大屿山也有房子?石澳不是挺好的嘛,我喜欢那里的食物。”洪涛很想说自己就是怕了,怎么滴吧!我和图书就不去,你敢动手我就敢抱着电线杆子不撒手,还得高喊救命。
到底有没有问题洪涛也不清楚,白女士怎么会这么快就相信了吉达洪涛还有疑问。可惜他不能问,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和白女士单独聊,因为探视时间到了。这里没有在房间里加张床陪住的规矩,所以自己还得跟着吉达回去。
“加迈尔·阿卜杜勒·杜瓦徳·阿卜杜勒·麦提尼。”这下把洪涛逼到了墙角里,想躲都没法躲。而且他从酒柜玻璃的反光里看到前排那个大胡子司机已经转过了头,正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后背。这要是继续胡说八道,难保他不会再掏出一把短刀来。
“不耽误你品尝美食,我这座房子会移动。”吉达干脆伸出手等着洪涛来扶,意思很明白,这条贼船你必须上!
可是法蒂姆的全名洪涛真不能说,说了就和骂人差不多。干脆,把麦提尼弄出来吧,他们家只是个商人,再大也是商人,总不会以后也混成了王室吧。
“这是我的……领导,看到没,现在我是联合国的人了,全世界想去哪儿去哪儿,畅通无阻。”在如何介绍吉达身份的时候洪涛结巴了半天,终于挤出一个词儿www.hetushu.com来。这个称呼好多年没叫过了,有点陌生。但是为了让欧阳凡凡放心,洪涛还是认了。
“杜瓦徳……这是个古老的家族,他们还有后人在吗?艾特,你越来越让我感兴趣了,没想到你真是贝都因人的朋友。”
前排那个大胡子也没什么异动,老老实实的开车。不过并没有向石澳方向开,而是一路向西驶往了西环,最终停在一个很小的码头上。
不过剖腹产真的,欧阳凡凡的主治医生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据说给不少位明星政要接过生,经验大大滴。按照她的说法,欧阳凡凡天生身材娇小,骨盆不够大,自然分娩有难度,最好选择剖腹产。
“你送这么贵重的礼物有点不合适吧。”辞别了恋恋不舍的欧阳凡凡和一直笑眯眯有话不方便说的白女士,刚上车洪涛就对吉达刚才的表现提出了质疑。送礼是要分亲疏关系的,不管中外都一样。平白无故的送重礼不光不合适,还是很没礼貌的鲁莽行为。
之前那些病歪歪的样子都是由于心情不好,老觉得洪涛是不是抛弃她跑了,周围的人还不说实话。现在洪涛来了,还答应这些日子一直陪在身边哪儿也不去,欧阳凡和图书凡立刻就满血复活。
“听说你怀的是个男孩,那就用这把刀当礼物吧,愿他将来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吉达对欧阳凡凡倒是没有什么异议,更没提认识张媛媛和洪琪的事儿。
对于这个问题洪涛比较支持,自然分娩当然好,但犯不着为了这个虚名而让大人冒风险。不就是肚子上划个小口嘛,啥难看不难看的,只要以后自己不嫌弃就没什么可顾忌的。
其实欧阳凡凡的身体并没什么大毛病,就冲她的胃口也不应该有毛病,吃得比洪涛都多,就和一台粉碎机似的,整天不闲着。
“这有点太贵重了吧……”欧阳凡凡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她不懂刀,但刀鞘和刀柄上镶嵌的宝石大概能辩出真伪。不仅真,成色还很好,这让她有点犹豫。
“很合适,你忘了,刚才你还自称是贝都因人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的朋友,贝都因人对朋友向来都是很慷慨的。只是我还有一个小问题,你到底认识的是哪位法蒂姆,如果不是法蒂姆,他的全名叫什么?”
初次见面就收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好像不太合适,尤其对方还是个女人,老是老了点,可她和洪涛到底是什么关系呢,难道真是什么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