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30章 贼船也不怕!

上就上吧,洪涛也想开了,这次回来本来就没打算善了,过些日子说不定还得回国。和这点危险比起来,那才是大难题,身子都掉井里了,挂着两只耳朵还管用吗?
“给我半小时,我先研究研究。”洪涛倒是非常希望大胡子滚蛋,有他在自己后背总一阵阵发凉。但玩游艇不同于帆船,有更多电子、机械设备需要操控,能不能玩得转还得试一试。这方面没法胡吹,吹大发了不仅会丢人,还有可能丢命。
“这都是什么玩意?”洪涛肯定不会减少去医院探视欧阳凡凡的次数,自己回来干嘛的?但肯定也不能惹急了这位公主灰溜溜的滚回美国,唯一的选择就是拿起吉达抱过来的那堆东西翻看翻看。
“你打算住在海上?”至此洪涛才明白她不是想害自己,也没打算逼问自己什么,只是要换一个住处。
大概只用了十多分钟大屿山就到了,不过这艘快艇没靠岸,而是钻进了一道防波堤。这里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帆船、游艇,像是一个俱乐部的集体泊位。而其中一艘双层的大游艇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吉达所说那座能移动的房子。
看完了说明书,洪涛直接发动了动和-图-书力装置,低速在泊位里进出了两次,然后把游艇小心的靠在了码头上。
这些就是她每天都在处理的文件,不用太仔细看,只要略微扫两眼洪涛就知道她整天都在忙什么了。真俗,全是钱!准确的说都是各种财务报表、审计文件和基金会的收支报告。
庆幸的是这位公主并没有太多怪癖,不挑三拣四,更没自己母亲那样的洁癖,对吃喝也不是太讲究,洪涛好歹能应付得过来。
唯一感到有点头疼的就是她的衣服太多,换得还特别勤快,每样都需要熨烫,很多还不能水洗。每隔一天自己就得背着一个大布袋子上岸给她洗衣服去,然后再把上次送洗的衣服带回来,晚一天都不成。
送洗衣服也好办,码头上有不少工作人员,洪涛虽然不太会说粤语,但他会写汉字啊,只要你能拿出足够的小钱钱,就有人会拿出足够的耐心,陪你看完一本汉语词典都不烦。
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她发现采取蛮横手段反倒更奏效,千万别给洪涛第二种选择,否则他就比海里的小鱼还滑头,根本就攥不住。
这次洪涛没打算去板一板吉达的臭毛病,这种做派已经和图书深入到了她的骨子里,从小就是这么过来的,根本没意识到这么做有什么问题。
“我想你能看懂,如果看不懂那就只能回去了。下周给我写一个报告,现在开船去中环码头,我要上岸去休息休息。”吉达并没给洪涛解释这些都是什么,也不想知道洪涛能不能看懂,她已经没有耐心和这个男人绕圈子了。
洪涛没怎么深入接触过游艇,不是玩不起而是不好玩。它太自动化了,就和开一辆自动挡的汽车差不多,没有太多驾驶乐趣,基本就是个代步的工具。
要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洪涛那就太天真了,这家伙脑子里装的全是如何偷懒的绝招,都不用苦心积虑的去琢磨。
吉达总算不掉洪涛的胃口了,连船带人都介绍了一遍。这时那个大胡子也会笑了,合算她们俩之前一直都是在故意演给自己看。别问啊,幕后指使者肯定是吉达,谁说公主不会坑人?她玩这一套更利索,更具欺骗性。
至于说电话费嘛……当然是谁租的船谁去付,咱只是个公主的佣人,没资格付账。
“艾特,你每天占用我太多时间了,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要不你减少去医院探视的次数、要www.hetushu.com不你帮我处理一些私人事务。不可以拒绝,否则我会取消的你签证,然后一起回美国。”
洪涛的做法很简单,花钱雇人。不管船停在哪个码头,他的第一件事儿就是上岸去找可以送餐的饭馆,档次还不能太低。
这些玩意洪涛很熟悉,某辈子里他也是这么过的,只不过多了几个女人来帮自己处理。但看懂了也得说没看懂,这个工作太枯燥,谁愿意做谁是王八蛋,尤其是还替别人看,凭什么啊!
要说这位公主也够古怪的,坐飞机连头等舱都不舍得买,但是租游艇的钱却连眼皮都不眨。这艘船显然不是她的,看尺寸和内部装修程度估计每天要不少钱。
解决了这两样最占时间的活之后,洪涛不光有大把时间去陪欧阳凡凡,在探视时间之外还能富裕出不少空闲。
毕竟是给公主吃的,味道可以不咋地,但排场一定要足。就算只吃碗河粉,餐具也得精美。别怕麻烦,我付你吃鲍鱼的钱。
不能改变那就尽量去适应,她好歹也算自己的长辈,又有公主的身份,还算帮过自己,洪涛觉得伺候伺候她也不算亏,就当是给女儿教学费吧。
那位大胡子很懂事,二http://m.hetushu.com话没说就上了岸。看他轻快的步伐就知道,他也不想和这位公主待时间长了,既无趣又压抑,还得时刻注意礼节,多受罪啊。现在有洪涛来顶雷,他巴不得早点离开呢。
对于洪涛的表现吉达一直都在默默的观察,这个家伙太能折腾,根本管不住。你有你的一定之规,他总能想出应对办法,还让你说不出道不得。
“我觉得这是最安全舒适的住所,你应该也不反对吧?他叫阿齐兹,是我族人的儿子,这个游艇会和岸上的高尔夫球会都有他的投资。如果你觉得可以应付这艘船的话,我就不麻烦他来给我当船长了。”
随便交流交流,找一个脑子比较精明、穿着比较利落的,付钱让他帮忙跑路不就完了。至于说对方会不会用心,完全看你给他多少钱,利益足够多,你会比他亲爹受到的关注还足。
一天三顿饭再加一顿下午茶,如果让洪涛自己摆弄,多一半的时间就全得耗费在上面。但要是由别人来做,这些时间基本就都能省下来了。
这是一艘三年前产于英国普尔造船厂的Sunseeker80型飞桥游艇,不到二十五米长,算上飞桥的话上下共三层,尾部有平台可以搭载和_图_书水上摩托或小艇,三个卧舱八个铺位,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两台柴油主机可以跑出44节的高速,算是偏向运动型的游艇。
这艘艇更甚,主驾驶台和飞桥上各有一套操控设备,启动之后只需要在导航设备上标定目的地,系统就会自动选择航线。驾驶者只需要加减油门,再时不时看一眼导航屏幕,修正一下偏差,顺便规避航道上的其它船只即可。
这时他就用船上的卫星电话和黛安、江竹意、齐睿、张媛媛、白女士、费林、保罗、孙丽丽、托马斯、小舅舅等一大堆亲朋好友聊天。一边关注着国内的局势、一边遥控着他的产业、一边联络着彼此的感情。
两个小时之后洪涛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根本就不该让大胡子下船。有他在自己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了他,自己立刻就从将军到奴隶了。
吉达公主不愧是公主,优雅得体、高贵睿智,但唯独不干任何家务。凡是她待过的地方必须一片狼藉,喝杯水都需要洪涛帮着端,完事还得负责把杯子放回去。
快艇开的很快,这真不是废话,大胡子开车挺麻利,开船照样没的说,又快又稳。这一手洪涛自问都玩不转,驾驶帆船和开快艇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