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32章 是馅饼还是地雷?

可这种感情并不影响两个人成为朋友,更不影响正常交往。就像自己和大斧子可以成为朋友一样,一点都不影响自己看不惯他的出身。
“技师这个词儿最好别乱用,它在国内代表一个特殊行业,尤其是女技师。”洪涛一脸的严肃,翻楞着小眼睛嘴里也没好话。
问题其实就在这里,如此美好的事儿为什么非要找洪涛呢,全美国甚至全世界难道就找不到几个懂投资的人才啦?最不济还可以去找相关的公司和机构,人家的信誉可比洪涛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流窜犯强多了。
这个活儿放到别人头上那是巴不得的,上亿、几亿、说不定是十几亿美元的资产,都不用刻意贪墨,给谁管理谁不得蹭一身肥油啊。要是侥幸做得不错,等这位公主百年之后,搞不好还能落下一大笔奖励性质的遗产呢。
“……完成什么?我承诺什么了?”洪涛是准备好迎接狂风暴雨的,既然吉达对自己有所和图书企图,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让自己溜过去,什么不好的结果都有可能。
可是看她的模样又不像要和自己急,也不像有什么杀招,更像是一位猎人在坑边上看着已经掉入陷阱的猎物,而那个猎物就是自己。
吉达说的一点都没错,洪涛压根就不太喜欢这位公主。倒不是说她太老了,也不是她比自己有钱,而是一种阶级仇视,天生的。
“艾特,不得不说你真是位绅士,对朋友可太慷慨了,我衷心感谢你的承诺,并会帮你完成它。”洪涛说得义正言辞,吉达听得眉开眼笑。然后又拿起刀叉,优雅的切下一小块半凉的披萨,放进嘴里之前还没忘夸一夸洪涛的仗义。
既然吉达不怕影响胃口洪涛就更不怕了,他刚才已经提前垫补了两角饼,就是怕这个话题会不欢而散,害得自己还得饿一顿。
“咱们先吃饭,吃完饭我要和你好好谈谈。”洪涛已经想好了,不管这位公主到底需hetushu•com要自己做什么,都不能再这么黑不提白不提的耗着。
“不能说一点都没有,咱俩的地位差太远,不光我对你有成见,你对我也一样,要是没有那就不是人了。这件事儿和成见无关,我承认,你是个慈善家,还是做过很多实事的慈善家,所做的事情也都是对的。但这个世界上不能简单的以对错来衡量,假如可以的话就没有战争了。”
“怎么样?我今天找到一个不错的技师,让她按过之后浑身轻松多了。”吉达很会计算时间,几乎是掐着饭点回来的,一进屋就荣光焕发的向洪涛展示着她耗费了整个下午取得的成绩。头发仔细打理过、皮肤也滋润了很多,看上去确实年轻好几岁。
“至于说为什么,很简单,就和我不能逼着你去反对你父亲的王室统治一样。他凭什么可以娶那么多老婆、他凭什么可以拥有那么多财富、难道你觉得这一切都是合理的吗?”
m•hetushu•com我想问问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仅仅是帮我拿到中国签证这么简单吗?是不是还有其它附加条件,比如说让我公开说一些不利于我国家的话。”
“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就因为下午没去医院?”吉达也看出来洪涛脸色不好看,停止了展示。
“先吃饭,现在我觉得这种食物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吉达没有回答洪涛的问题,继续往嘴里塞着披萨饼,看表情就像第一次吃这种东西,还觉得很美味。
“不用等吃完饭,现在就可以说,这种饭有没有胃口都差不多。”吉达更光棍,往餐桌前一坐,尽管面前只是一块披萨饼,但架势就和吃正餐差不多。
美味个屁,洪涛根本就吃不出嘴里的食物是什么味道的,一直都在琢磨她的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就绅士了,还完成承诺?
“……看来你也去调查过我了,这很公平。但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说实情呢?我只是想帮助那些孩子、动物和www.hetushu.com改善生活环境,并没有任何政治目的,也不想推翻谁。”洪涛话一出口吉达的眼皮就抬起来了,把刀叉放到桌上,双臂一抱靠回了椅背上,盯着洪涛足足一分多钟才开口回答。
吉达把刀叉放下了,洪涛反倒拿了起来,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像极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很有点马上就下毒手的意思。
吉达到底要他干什么呢?说起来难度挺大,但绝对算不上苦差。她想让洪涛当她的私人财务顾问,帮助她管理名下的所有财产并进行投资获利。
“看来你对我的出身有很大成见,这并不是我能选择的,我只能让自己活得更有意义一些。”面对一个比自己高、比自己壮、比自己年轻,手里还拿着武器的准通缉犯,吉达愣是没躲、没闪、也没有任何惊恐的表情。还拿出一面小镜子照了照,把嘴唇上一个很小的食物渣子拂掉,确认自己的容妆没有丝毫瑕疵之后才继续往下聊。
“为此我愿意给你的基金和*图*书会捐款,也愿意帮你做一些相关的工作,不给报酬不合法都不是问题。但我也只能帮你做这些,至于说那件事咱们最好就别提,提出来太伤感情。”
也不用继续互相试探,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实在不成自己就跑澳洲当黑户。张媛媛母女乐意换个地方就也过去,不乐意自己也没辙,自求多福吧。
“你不否认就好,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你答案,这件事儿是不可能的。你拿谁威胁我也没用,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尽,你乐意拿一条公主的小命和我等价交换吗?”
“假如你乐意旗帜鲜明的反对王室,我立马就可以揭露我们国家的缺陷,哪怕去联合国大会上发言都可以,你敢吗?”
吉达并没让洪涛久等,吃完饭两个人一起上了飞桥,她一边喝着香槟酒一边给出了答案,然后听得洪涛目瞪口呆。
“你是我女儿的教母,还是我夫人的朋友,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非常感谢你能在她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了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