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35章 援兵

怎么办呢?找白女士帮忙不太靠谱,她有正式工作,虽然不忙但那也是工作,不可能整天见不到人影。而且她的身份也不适合与自己多接触,那会害了齐家。
现在讯通公司的发展已经走上了正规,轻易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故,通过远程遥控看个家丽丽确实是把好手。
“让丽丽帮黛安顶一段时间吧,网吧没了,她整天在家里闲着也不是事儿。独立领导一个大公司丽丽肯定不成,但在有人下达指令时她是个很好的执行者。”
这种情况洪涛早就预料到了,现在欧阳家在国内也是一屁股麻烦,光是大斧子的问题就够他们头疼的。如果再多一个通缉犯的女婿,他们家估计也比周家强不到哪儿去。不光他们的人不能来,连欧阳凡凡和自己有了孩子的事儿都要对外瞒着,需要瞒到什么时候也不好说。
这三天两个人几乎就没怎么睡,都快熬成骷髅了,可孩子还是没照顾好。更让洪涛心烦的是欧阳凡凡不让雇保姆,她非说保姆会虐待孩子。
自己唯一能回报她的就是这颗脑袋里装的东西,人家可以故作大方说不着急,可自己不能真不着急。洪涛允许有别人m.hetushu.com欠自己的情,但绝不愿意老欠着别人的情不还,那样吃饭睡觉都不踏实。
找欧阳家的人来香港帮忙吧,这也不现实。他们早就知道多了一个外孙子,可除了几个电话之外,人影见不到一个。
洪涛就更别提了,他嘴上能说一大堆理论,可真到了实际操作上就是严重的口贩子,连孩子一直哭到底是饿了还是尿了都分不清。
找身边可以信任的人也不成,自己身边仅有黛安这么一个专业人士,但她还得在国内盯着自己的产业,临时来几天帮帮忙可以。可这个工作不是几天就能完成的,需要长时间的细致审核,还得全世界四处核实、谈判、打官司,她肯定走不开。
“对了,还有你那位初恋情人,她现在已经是镇子里的知名人物了,不管谁家有点活动都屁颠颠的跑过来请她出席,还是上宾。”
洪涛没心情去体贴菲佣的感受,等张媛媛慰问完欧阳凡凡,抱着孩子刚一下楼,他就凑上去开始诉苦。
“这倒也成,有保罗兄弟俩在公司帮她镇着,估计也不会出什么乱子。不过凡凡会不会多心啊,她刚生完孩子,情绪上波动很http://www.hetushu.com大,脾气也很糟。如果知道我偷偷把黛安弄到身边来,免不了又得哭闹。”
想来想去,洪涛只好把张媛媛叫了过来,也只有她满足所有条件,既不是外人也足够信任,即便是欧阳凡凡这个有点产后精神综合症的敏感女人也乐于接受。
可洪涛还是不太敢这么做,主要是考虑到欧阳凡凡的感受。任何一个女人恐怕都不喜欢这种结果,合算我辛辛苦苦给你生了儿子,连月子都没出呢,你扭头就去找别的女人了,像话吗?
一进门,格洛丽亚就扯着大嗓门、挥舞着粗壮的胳膊,把原本那个菲佣给教训了一顿,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对家里家外展开了地毯式的大扫除。
欧阳凡凡是个娇娇小姐,她连自己的生活都没打理明白呢,突然间当了母亲,很多事儿不是不想干,是真不会干。
吉达公主就不靠谱了,她还真的一辈子没结婚,恐怕连男人都没有。喜欢孩子是一个问题,会照顾孩子又是另一个问题。洪涛根本就没和她提过这件事儿,不能指望一个老处女能把孩子带好。
张媛媛就算再懂人心、再通事故、再了解洪涛,也理解m•hetushu•com不了洪涛和江竹意之间两辈子的感情。别看在国内她算是走在思想开放浪尖上的人,但到了国外,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对欧美男女之间那种交际方式还是看不太惯,自然而然就联想到了另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吉达是张媛媛招来的麻烦,自己现在被她挤兑成这样了,就算心里没有怨气,那也得让张媛媛明白明白自己这些苦是为谁吃的。
“而且她最擅长和各级领导相处,公司做到这个份儿上,多一半就不靠能力了,还得靠人脉和关系。”张媛媛对洪涛所面临的困境并不太发愁,一边逗弄着怀里的婴儿一边就给解决了。在如何使用人才方面她有很高的天赋,总能发挥每个人的长处,避免短板。
至于说江竹意的现状,洪涛根本就不操心。那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母狼,有自己在她会收敛,只要一离开自己的控制她就撒欢了。相对而言江竹意的性格更适合在欧美国家里发展,有手段、有能力、有文化认同还知道轻重。
菲佣的好日子算是过到头了,格洛丽亚的体力洪涛见识过,她能提着一个半人高的地毯清洗机从早上干到傍晚不带休息的,中途还不和-图-书耽误做午饭,这位身高不足一米六的菲佣会让她折磨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孩子降生之后一周,洪涛带着欧阳凡凡母子就出院了。本来一家三口关起门来过小日子是件挺美妙的事儿,但没出三天洪涛和欧阳凡凡就都傻眼了。
洪涛确实不敢和张媛媛顶撞,从某种意义上讲这辈子她对自己的帮助最大,向自己索取的最少。别说批评几句,大嘴巴抽也得忍着,这是她应得的。
可依靠自己把吉达的财务状况全摸清太耗时,自己也不擅长做这种工作,专业的事情最好还是去找专业人士来干。自己最拿手的就是盯着别人吃苦受累干活,然后站在一边听结论,最后再出出坏主意。
谁来干活呢?雇佣会计师事务所的人显然不太靠谱,他们能忽悠吉达,自然也能忽悠自己。吉达又不是不会雇人,为什么偏要自己当财务顾问呢,不就是希望听取一个独立并中立的意见嘛。
醋为什么酸、糖怎么就甜,吉达为什么甘心为自己的破事付出代价洪涛心里很清楚,人家是需要回报的。
孙丽丽这个女人基本已经在洪涛脑子里隐形了,张媛媛如果不说都想不起来。让她去顶替黛安的工作到是和图书个好办法。
张媛媛对这个工作也没有异议,更没因为欧阳帆是别的女人和洪涛的孩子而心怀仇恨,接到洪涛电话之后一天都没耽误就飞了过来。不过来的不光是她一个人,而是一个小团队,还有马歇尔庄园的内管家格洛丽亚。
“现在知道女人多的苦恼了吧?你啊,受罪的日子还在后面呢,等黛安和齐睿都有了孩子,看你怎么摆布这一大家子人。”
“你倒是真想得开,就不怕她给你戴了绿帽子?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里都带着绿光,你敢保证她就不会有非分之想?别看你救过她一次,女人就得看着,长时间不在身边保不齐就出事儿!”
“我哪儿有那个本事啊,和你天生是个贤妻良母一样,她也是天生的。让她随便折腾吧,不用担心,她自己心里有谱。在国内这些年她也没少受罪,如果不是我非让她待在那个岗位上当后援,她早就跑出来了。”
“也不知道她从哪儿学来的那么多外国学问,我都没听说过,可那些平时眼高于顶的邻居却和三孙子似的受用,你教给她的?”看到洪涛这幅想又不敢要的德性,张媛媛可算有机会出出气了,用手指点着洪涛的脑门教育,他还不敢炸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