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36章 残次品

吉达也没指望洪涛是个外交家,如果是也不会把一件小事儿搞成现在的样子。可是有些事情必须让洪涛心里明白,这样才能配合好。
现在见到罪魁祸首了,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也终于有地方发泄了。说话并不是她的习惯,能动手就别瞎逼逼才是她的性格。
“拍卖会并不需要你花钱,我要去见几个人,他们从京城来。”吉达好像很嫉妒黛安的身材,眼睛一直跟着她,直到人完全消失在视线外才转过头接着说。
“没钱,你不付工资,我还得花钱请人帮忙。现在我儿子的奶粉钱都快拿不出来了,白送成,拍卖就免了吧。”
“黛安的事儿还得你去和凡凡谈,我真张不开这个嘴。要是她们都和你一样通情达理就好啦,我能多活十年。”洪涛只是从后面抱着张媛媛的腰身,并没有进一步动作,也不是要挑逗怀里的女人,只是想感受一下那种浓浓的温情。
“放心吧,以后我保证老实,一个多余的也不沾!”没有无缘无故的牢骚,张媛媛没要求过自己多陪她,也没争过权,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不希望自己再找更多女人回来了。这个要求很合理,洪涛觉m.hetushu.com得自己也能办到。不对,不是也能,是必须,再多自己也吃不消了。
现在洪涛是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很悲惨,连为自己标价的权利都没有,只能随着其它货物一起走,算是买一送一,人家要不要还得另说。
至于说张媛媛能不能说服欧阳凡凡,洪涛一点都不担心。说服别人、尤其是女人,这是她的老本行。只要她想,就必须能成。
“该干嘛干嘛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了,别忘了晚上回来就成。”洪涛这个保证显然说到点上了,张媛媛回头看了他一眼,从洪涛脸上得到了某种承诺之后也满意了。腰身一晃抖开了洪涛的手,然后抱着孩子往楼上走去。
四个女人四种风格,女人多的男人吉达见过无数,可这么和谐的很少见。洪涛到底是怎么把她们全弄到手还不互相打架的,这让吉达感到深深的困惑。
“年轻真好啊,可以肆意妄为……艾特,你对女人的品位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想找时间和你好好探讨探讨。但不是现在,你们去换换衣服,下午有个拍卖会需要出席。”
“他最没用的就是这张和图书脸,同时也是最讨厌的!你就是那位公主?”大致的情况洪涛已经在电话里简单交待过,黛安并不像江竹意和白女士那样对公主的名头有什么过多尊敬,反而有点敌视。也难怪,能坑洪涛的人必然是她的敌人,和敌人还有什么客气的呢。
“我都快成你的老妈子了,别人的孩子也得我哄,还得帮你去拉皮条!以后你要是有三宫六院了,是不是还得给我封个太监总管的职务啊!”要说一点怨言都没有那也不现实,识大体、有理智,可并不妨碍发牢骚。
“你不应该打他的脸,我留着这张脸还有大用。”三名律师看到黛安一动手,早就蔫不出溜的跑到舱室里躲清静去了。洪涛是谁他们并不陌生,具体和自己的雇主是什么关系就别瞎打听了,干他们这一行的最忌讳知道的太多。
吉达对黛安的态度熟视无睹,但是对黛安的相貌挺关注。张媛媛她见过,不能说太漂亮但也不错;江竹意她也见过,成色就不用她来评价了,兰乔圣达菲小镇上的男人已经给出了最终答案;欧阳凡凡则是另一种感觉,完完全全的东方古典美人,娇小玲珑;现在又出现了一个白种和_图_书女人,不光相貌出众、身材惹火,还如此刚烈。
“是私人性质的会谈,你去露露面正合适,省得再为你的真实性费劲儿。但我希望你不要多说话,一切交给我。”吉达点了点头,算是同意洪涛的说法,然后又给洪涛解释了一下这次会谈的性质和需要注意的方面。
自打跟了自己之后,不管有没有名分,她都把她自己当成了洪家的人。每次自己遇到问题,她也是率先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考量,一点都没为她多琢磨什么。
五月中旬,风尘仆仆的黛安就带着她的小班底出现在游艇上,见面之后当着吉达和三位助手的面,直接就给凑上去打算抱一抱的洪涛来了个大背跨,然后骑在身上没头没脸的就是一顿暴揍,一边打一边掉眼泪。
“嘿嘿嘿……要说不在身边的时间你好像是最长的,那你是不是已经出事儿了?老实和我交代,我还能原谅你一次。”听了张媛媛这番担心,洪涛直接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下摆。
“要是他们主动问我问题呢?”吉达的意思洪涛大概听明白了,对于政府层面的办事程序,尤其是涉外方面的规矩自己确实不太清楚,还得多问多学。
“滚和-图-书蛋!说着说着就没正经的!别乱动,我还抱着孩子呢……”让洪涛这么一问,张媛媛居然脸红了。再让洪涛伸进衣服里的手一摸脸就红透了。躲又没法躲、跑也不敢跑,只能拿怀里的孩子当挡箭牌。
洪涛此时正在揉自己的嘴唇,这个母老虎下手太狠了,饶是自己双手护头,脸上还是挨到了几下。好在眼睛没事儿,不过嘴恐怕就要变猪嘴了。
“不会的,他们不会问你问题,也不会承诺任何东西,甚至不会承认你的存在。怎么形容呢……他们就是眼睛和耳朵,是来了解我方意图的,再带回去给你们的政府。”
“我去拿点冰块……”黛安也消了气,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头一扬,又变回职场女强人的模样,迈着自信的步伐,目不转睛的进了船舱。
可吉达没有这个顾忌,她饶有兴趣的看完了整场比赛,等两个人最后一个长吻结束,才走过来仔细看了看洪涛的脸,然后对黛安的技术动作提出了批评。
“OK,我就是你的一件展示品,你标价,然后他们还价。最终会不会买账,全看你们双方讨价还价的结果,对吧?”
这几个月她表面上坚强,可那是演给和_图_书别人看的,实际上一颗心总是提在嗓子眼,没一天能安安稳稳睡好的,总得借助酒精的麻醉。
这个女人太有意思了,也太像当年的韩雪了。表面上看她是个作风有问题的女人,可骨子里却非常传统,真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
“那我去合适嘛?这种事一般都是在私底下交流的,直接见面就没有回旋余地了。”洪涛知道吉达这是要开始为进入中国内陆做准备工作了,同时也就意味着自己离回家的日子不远了。说实话,虽然离开家并没多久,可是一提起这件事儿心里还真有点小激动。
“这个比喻很恰当,但你在我眼里还有不错的价格,千万别把事情搞砸了,那让我会亏损很多的。”洪涛是不是自嘲吉达根本不在意,她已经习惯了洪涛的说话方式,能从一大堆屁话里找到重点。同时也摸到了洪涛的底线,能损就损,千万别客气。你和他客气,他可不和你客气,嘴太损。
“成吧,那我也去捯饬捯饬,尽量别让人看出来我是件残次品。”事实就是事实,洪涛再不乐意也没法反驳。现在他已经没什么太高要求了,惹祸的时候痛快,事后当然要难受,这很公平,能量守恒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