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38章 敲门砖

“……是、是,没有您的提醒我倒是忘了这件大事,应该的、应该的……”让洪涛这么一说,张女士猛然间才想起那个基金会的创办宗旨,当初不就说好各家要对聪明佛表示一定的诚意嘛。
不过洪涛本人对这类行为并没什么好感,有这些钱不如干点实事,光振奋人心有偷奸耍滑愚民的嫌疑。可胳膊拧不过大腿,现在他也顾不上对和错了,这个问题太大,不是一个平民百姓可以妄议的,还是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再说吧。
“我真不知道你平时都在关注些什么,光有钱并不能让你跻身上流社会。”对于洪涛的茫然吉达显得很不耐烦,扔下一句话就返回了茶座,和黛安耳语了起来。
圆明园十二兽首,这玩意的名号自己在后世听说过,贵重不贵重不清楚,但它的象征意义很强烈。谁要是把这玩意从外国人手里买回来然后捐赠给祖国,谁基本就会成为爱国者,在政府和民间都有很好的声望。
“荷兰式拍卖……www.hetushu.com什么意思?”这个问题可真难住洪涛了,难道拍卖还分国籍吗?进去举牌不就完了,难道说有钱还买不到东西?
这几年家族的生意在洪涛指点下突飞猛进,大家的心思全用到了挣钱上,怎么花钱还愿的事儿真是给忘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脖子上佩戴的那个紫檀雕像,开始后悔了。
领导高兴了,自己这点事儿估计就有缓。领导看的就是态度,只要态度端正,自己就还属于可以挽救的一类人。
随着国家经济的转好,国人的大国情怀也涌现了出来。这几年不断有相关文物被从海外购回,要是再把马首带回去,肯定会让龙颜大悦。
底价三千万,这些年只要是有中国人参与的拍卖会不光底价高、成交价也屡屡攀升。和那些精明的老外比起来,国人显然还是欠火候。
“对于一个大国政府来讲,几千万好像不算什么吧?”吉达还真不理解,表示善意是应该的,和_图_书可是几千万就能获得这种效果,她不太相信。这又不是和个人交往,几千万算钱吗?
想来国内派有政府背景的人员专程来参加这次拍卖会,除了和吉达见面之外,说不定也与这尊铜像有关系呢。
洪涛以前真没看出来吉达还有愤青潜质,很像以前的自己。可惜经过的事儿越多就越青不起来。但洪涛也不像去干涉吉达的思想,她并不需要改变,只要能暂时收敛一些就够了。
他们的祖辈用枪炮抢劫了中华民族的文物一次,现在他们的儿孙又用经济手段接着抢夺中华民族的财产。人家总在进步,而我们好像又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了。
“举牌?可我们没有竞拍计划,这件东西对你很重要吗?”吉达也不明白洪涛怎么突然有了参加竞拍的想法,她虽然也没少参与拍卖会,但大多都是去捧场的,真买的没几次。
这么高的底价,吉达会同意购买吗?洪涛也不清楚答案,不过他想试试。几千万人民和-图-书币对吉达来讲并不算伤筋动骨,以后自己还可以帮她赚回来。如果她确实不乐意或者说不理解也没关系,这笔钱自己出,但是要借用她的名义。
和冯女士比,张家好像有点小气,还有点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意思。现在洪涛的前途未明,可冯家一如既往的往上扑,她们家不可能想不到这一层,但还这么做,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他本身对古玩字画之类的东西没啥研究,也不太感兴趣,更没打算到拍卖会上举手,只是大致瞟一眼。但就这一眼还真瞟出点硬货,一个铜质的马头瞬间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要是还有外国人也这么做,那就不仅仅是成功了,应该叫万众归心。假如由你来当领导人,你喜欢不喜欢这种感觉?”确实应该不理解,别说一个外国人,就算洪涛自己,假如没有几次重生穿越的经历,也不会理解。
另外自己也有一个私心,假如能用外国人的钱把国宝买回来,再捐给国家,怎么想怎么赚啊www.hetushu•com。反正她有那么多钱,也没打算留给自己,与其百年之后都便宜了老外,不如先给中国贡献点。
“那有些问题我们就要去面对了,你了解荷兰式拍卖吗?”吉达也不想和洪涛在这里讨论各国的政体优劣,她选择相信洪涛的判断,然后提出一个比较务实的问题。
吉达对于和香港上流人士交流并不反感,她很善于应付这种场面,既不会太冷淡也不会太热情,但始终把焦点控制在自己身上,这就叫专业。
自己现在缺什么?不就是这种虚名嘛。也不是自己缺,而是吉达。她要和中国政府谈判,其它事情都好办,唯独在自己的问题上会遇到麻烦。要是能先释放足够的善意,说不定后面的事儿就好谈了呢。
“马首!您确定这个东西在拍卖名单里,也是真货吗?”摆平了张女士,洪涛才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拍卖物品名单上。
“吉达,请和我过来一下,有件事很重要。”洪涛在旁边等了好几分钟,终于抓到一个空隙凑到了吉达身边,hetushu.com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和这位公主耳语了两句。
“我不会喜欢,因为它是假的,你是在侮辱你的祖国!但我能理解,政治无非就是骗局和谎言。你不该当财务顾问,应该帮我处理外交事务。”吉达的回答很气人,一口气把洪涛和政府都骂了进去。难怪有些人不喜欢她,让洪涛当领导人也会视她为麻烦。
“对咱俩都很重要,你想和政府会谈融洽、我想回家,它可以成为一块敲门砖。国家需要它振奋民心,假如我们能获得它并捐赠出去,无疑可以博得很多好感。”在这种场合下洪涛没法给吉达长篇累牍的讲述所以然,只能盼望她会理解这个道理。
“咱们不是已经取得了共识嘛,我们互相不讨论对方国家的问题。你如果想去中国做一些事儿,就必须面对新规则,好不好不是你我能决定的,我们只能去适应。”
“不不不,这不光是钱的事儿,是一种寓意……怎么说呢,你想啊,如果政府想做的事儿国民都抢着做,是不是说明政府很成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