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41章 顺便挖个坑

“大卫和托马斯比较热衷,我有时候会跟着他们押一点……对了,您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以前他们输多赢少,可是上次居然大获全胜,这也是您的手笔?”
“嗨,路德,你这是刚从英国回来吗?”杨薇和洪涛面对面这么一站,刚好把大卫杨挡在了身后,然后这个滑头立刻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打着招呼向旁边走去,混入了三个白人的圈子,又溜了。
“我和开银楼的白家比较熟,还有生意上的往来,对洪师傅您的事儿听说的比较多一点。不知道和洪师傅请一尊护身符需要什么条件,那尊马首可不可以换到?”
“千万别太贵,我现在是穷人……”洪涛不太清楚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上道,自己只不过是客气客气,千万可别当真!
杨薇很有白女士的潜质,都是那种很聪明但没用对地方的人。举一反三能力强有时候不是好事儿,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越是聪明人越好www.hetushu.com骗的原因。你还没出招儿呢,她们自己就主动钻进来了。
“大师灵验不灵验不看政府喜欢与否,您就算不去内地,留在香港也不影响法力吧?您的事儿我也听说了不少,刚才那两位级别可不低,是专程为了您的事儿来的吧?”
如果杨薇说她不赌球洪涛还真没辙了,零六年是个比较平淡的年份,世界上没发生啥大事儿,就算有洪涛也想不起来了,唯一拿得出手的神迹就是世界杯结果。大卫杨不是滑头嘛,我让你躲,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让别人给你挖坑,看你跳不跳!
这玩意自打金月回国就还给了洪涛,经过几年的不间断贴身佩戴,它已经变得黑里透红,光滑异常,看上去就挺有年代感和质感。
看来吉达这位公主的含金量还是有的,她这么多年热衷于慈善事业,花的钱也真没白花,头上光环足够亮,亮到有些不太核心的原则m.hetushu.com问题都可以谈。
“这次就不要告诉他们了,我给您几场结果,然后您去和他们俩对赌,赌注越大越好,因为他们并不相信我,这算是惩罚。不过这件事儿您要帮我保密,我相信您的信用。”
当然了,三千五百万港币买来的马首应该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虽然对方只是口头表示感谢,到底收不收、如何收都要回去请示之后才能定,但一个中国人民朋友的帽子已经扣到了吉达头上。
“我刚才是开玩笑,马首还是洪师傅您的,但护身符我也确实想要一个,不知道能不能通融通融。”一看没唬住洪涛杨薇立马换上了另一幅笑脸,还主动挽起洪涛的胳膊向阳台外走去。
“我现在可是一身麻烦,自身难保的大师您也信?”洪涛真后悔当初在北京道一号里干嘛忽悠她玩,碎嘴子容易惹祸,这就是现世报。
杨薇比洪涛还爱说实话,都不带拐弯的,前半句话是拉http://www.hetushu.com关系,后半截直接就开始喊价。合算她准备用三千五百万当赌注,赌洪涛答应,胆子真肥。
杨家在香港是大户,在内地也有很多投资,这种人自己最好少招惹。没有白女士去给自己当布道者,他们可不像张家、冯家那么好摆布。
吉达和那两位官方代表的会谈并没持续多久,也没有任何值得惊喜的结果。双方的第一次接触也没谈什么实质性内容,除了把下一次接触的时间定了定之外,基本都是务虚。
但洪涛不这么认为,没结果对自己而言就是好结果。以自己目前的身份,人家没明确表示强烈反对、强烈抗议和郑重警告,就已经算是很大的善意了。
她长得算不上漂亮,身材也就一般人,岁数还比自己大半轮多,但背着一个杨家的名头,两者就得再加上几分,年纪好像也就无所谓了。
“我想和洪师傅您求一件小东西,属虎,和您这个差不多。”杨薇还真没打hetushu.com哈哈,一抬手直接伸进了洪涛的衬衫领子里,把聪明佛揪了出来。
迷信是真害人啊,洪涛从来也想过会有人来和自己索要护身符,它只不过是当初忽悠人的一种手段,没有自己这颗脑袋在,用金子做也是白搭。
“您喜欢赌球吗?足球,世界杯!”眼看躲是躲不开了,洪涛索性把心一横。虱子多了不咬,你舍得死我就乐意埋。
“我家在内地也有不少朋友,有时候一个外国公主说不定还不如一个政协委员管用呢。如果需要的话,我倒是可以帮您去问问。”洪涛越是躲,杨薇开出来的筹码就越高,看来是铁了心的要皈依半仙。
“……我要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护身符您肯定不信吧?”洪涛这个气啊,自己就是奔着大卫杨来的,没想到被杨薇给缠住了。问题是她要自己的护身符干嘛呢?刚才还叫自己洪师傅,本以为是一时口误,现在看来她好像知道了什么。
别小看一个称呼,外交工作不像洪http://www.hetushu.com涛这张破嘴,对什么人如何称呼都是有严格规制的,每种称呼所代表的具体含义也有区别,从中即可察觉到政府的大致态度。按照白女士的事后分析,整件事儿正向着积极乐观的方向发展,属于死孩子放屁……有缓儿。
“咯咯咯……太有意思了,我觉得如果我赢了,他们俩会一辈子不再赌球的。”对于洪涛的提议杨薇百分百赞成,这是一个验证洪半仙法力真假的好机会,而且还不用付出太多,干嘛不呢。
“不需要那么多代价,护身符只是一个载体,它本身并没任何特殊意义,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我觉得不太符合您的需求。”
“哦,可不可以由我提出来?”杨薇好像有点小惊喜。
“我可是本地人,您要知道,当一群女人凑在一起时是非常非常可怕的。有关洪师傅您的大名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知道,有人信有人不信。”
“……”边上的两个白人男子既不认识洪涛也插不上话,干脆点了点头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