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42章 富婆的婆婆

“要不咱俩在这些文件上亲热亲热怎么样?总不能老工作啊,那样会伤身体的。古人不是说了嘛,要劳逸结合。”
一个用柔道一个玩柔术,开始在船舱里肉搏。这回可真是肉搏,谁也不让着谁,除了不用太容易伤人的招数之外,有多狠来多狠。
借着这个机会,洪涛打算对黛安的思想进行一番敲打。她的某些性格和习惯就是在重复吉达的老路,挣钱没够,为此不惜抛弃很多正常生活。现在有一个活生生、血淋淋的案例在眼前,总该觉悟了吧。
有了白女士的鼎力相助洪涛也就彻底放心了,等吧,就像当初自己陪死刑犯时等待最终执行日期一样,既焦急、无奈、期盼,又心灰意冷、万念俱灰。
“滚!……滚!”洪涛和黛安半秒钟的停顿都没有,也没去看舱门口到底是谁来捣乱,异口同声的喊出一个字,然后继续着他们之间的较量。
要是这么想的话,洪涛觉得自己比钱家康幸福多了。他只有一条死路,自己却能有多种选择,除了不能回家之外,干啥都成。
“艾特,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展示你是如何虐待女人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恭喜你,我认为你可以去当色情片http://m.hetushu.com的男主角了。”可是吉达并没滚,也没走,依旧站在门口看着地毯上两个赤裸裸的肉体不停蠕动,情绪上没有任何变化。
最终的胜利当然属于洪涛,不管黛安技术多好,在水平相当的较量中力量总是第一要素。作为胜利者,如何处置失败者是他的权利。于是在黛安的咒骂声和惨叫声中,洪涛以一个非常怪异的角度进入了她的身体。再然后,船舱里慢慢的就没有咒骂了,换成了各种呻吟和喘息。
可惜黛安不是这么想的,她非但没对这些文件感到厌烦,还和看到宝贝一样分门别类的加以统计整理,一有闲工夫就拿出几份来仔细研读,一边看一边记笔记。
“把这些都先归类放起来,目前我们没时间去处理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先把近些年的投资项目捋清楚,优质资产保留,不良资产想办法剥离,尽可能的挽回损失就好。”
要是没有那三位律师和会计师帮忙,这辈子自己就得卖身给她当终身奴隶了,谁让自己眼瞎和她达成了互换协议呢。
说白了吧,就是见多识广。一个职业经理人一辈子也亲身操作不了多少单大生意、大投m.hetushu.com资,想快速增加经验就得多看多学。和谁学呢?和前辈呗。这些文件就是前辈,哪怕是失败的案例也能提供许多可借鉴的经验。
洪涛对自己的钱都没这么上心,别人的钱当然更不会认真对待。这也是他把黛安特意叫回来的原因,没有她和她的团队帮忙,自己别说当财务顾问,很多文件都看不懂。但他也不想让黛安因此太过劳累,整天都这么坐着,对颈椎、腰椎、肩部的伤害都是巨大的。
“欺负一个女人并展示不出你的强大!克鲁格,需要我帮你打报警电话吗?”刚刚和谐了没几分钟,船舱里突然又传来一声蹩脚的中文。吉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舱门口,正饶有兴致的观看这场双人表演,还不打算很没礼貌的偷看,要告之表演者,并做出合理的评价。
可洪涛突然急眼了,一翻身就把黛安压在了身下,双手一分,价值上千港币的衬衫扣子全飞了,再抓住裙腰一用力,四个桑塔纳轮胎也憋了,最后还把黛安的眼镜顺着舷窗扔了出去。
“再给我二十分钟,礼貌和人道比起来后者更重要。”黛安的身体越来越诱人了,尤其是刚刚剧烈运动之后,浑身肌肉和图书都处于紧绷状态,带给洪涛的刺激非常强烈。为了不在外人面前当快枪手,洪涛不得不停下来,借着变换姿势的空子缓一缓。
“只要我还活着,就永远不会再去碰这些文件,它们……太让我厌恶了!还有这张地毯!”吉达公主弄了个里外不是人,也没什么可恼怒的,扫了一眼散落在地毯上的文件,有几张就压在江竹意身下。
可惜古人总是很煞风景,这时候又跳出来说了一句至理名言,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管洪涛如何开导自己,也不管张媛媛多么会照顾孩子,他依旧逃不脱吉达的折磨。
每天早上九点整,洪涛和黛安就会出现在游艇上,面对整整三个大木箱子的文件开始工作。一直到下午四点才可以休息,然后再把这几箱子破纸送到码头,由银行保险库的警卫用运钞车运走。第二天还得来一遍,天天如此,周而复始。
每份投资,不管收益如何,都能直观的反应出一家公司或者企业的历史片段,还是不能复制的。如果读懂了这些东西,就等于自己亲身参与过这些谈判,对今后的工作会有巨大的帮助。
“好啊,你躺下,我在上面!”黛安还真是爽快,边说边撩起了裙子,http://m.hetushu.com把洪涛往沙发上一推就骑了上去。
用她的话讲,这些在洪涛眼里不如废纸的文件,对于一个职业经理人而言都是巨大的财富。不是指钱,而是经验。
想通了,心情也就好了。洪涛对自己向来特别宽容,哪怕真成了死刑犯,他也能找到不止一个理由说服自己还有更惨的,以此来蒙自己的大脑,让它尽量别去瞎想。
“你个混蛋,赔我衣服、赔我眼镜,我就要边做边看!”黛安本来就是个暴脾气,突然遭到了袭击之后反应也非常快,手里的文件一扔、两腿往洪涛腰上一缠,双臂就和洪涛搅到了一起。
多到什么程度呢?靠自己和黛安都数不过来的程度。不论如何殚精竭虑的去统计、计算,愣是没法把这个数字精确到七位数范围之内。
“我和殿下不一样,她是一个人,身边没有你也没有孩子,不用担心以后的日子。你一出手就是几千万的扔,万一我们的儿子也随了你,殿下是三胞胎也不够你们败的。”
这件事儿不管最终是哪种结果,外交部门都会参与进来,所以她能很负责任的给洪涛保证,只要上面有了哪怕一点点倾向性意见,洪涛都会比外交部的司长先得到消息,这就叫近水和*图*书楼台先得月!
“停、停住!你打算一边看文件一边糊弄我?好啊,我看你是要飞啊。我可忍你好几天了,你是越来越不像话,看来不家法伺候你是不打算改了。我让你看!我让你学!”
当然了,也仅仅是有缓儿,最终能不能缓过来还得等着瞧。等多久呢,白女士也用她专业的经验给出了一个时间段,一个月到三个月之间。
最麻烦的是箱子里有些文件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还有吉达出生前的。这些东西吉达本人都没印象,估计从来就没看过。
“黛安,看看这个,它比我爹的年龄都大。你说一个人钱太多有什么用,整天辛辛苦苦的数钱,累到没心情吃、没心情玩、没心情谈恋爱成家。最终还数不清楚,得雇人帮着一起数,这么活有意思吗?”
这位公主已经不能用富婆来相容了,她简直就是富婆的婆婆。不管投资本事如何不济、也不管有多少笔投资都属于被人坑的范畴,她依旧有着富可敌国的财富。
想要搞清楚它们的现状,只能由律师委托律师再委托律师去当地慢慢查询。有明确结果、文件还具备法律效力的还好办点,一旦连人带公司都找不到了,或者找到了人家不承认的,那就还得打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