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49章 都不是好东西

“你现在的嘴脸很像歌厅里的老鸨,我真不知道她们都看上你哪点了,开这种玩笑不觉得无聊吗?”媳妇的问题一直都是欧阳天钺的短板,只要和他聊起这个话题,要不就急眼、要不就躲避,这次显然是有点急眼了。
“你小子真能折腾,我本来以为你这辈子就别想回来了,没想到还认识联合国的人。这不再过一年多就该开奥运会了嘛,上面也不想因为你多生枝节,我估计就是这个原因。”
大斧子当然也不信洪涛这么痛快就会交枪缴械,咬了半天牙还是决定男子汉一回,把欠洪涛的人情还清,哪怕出卖了自己的亲大爷。
怎么说呢,眼睛里都是希望。这种眼神洪涛从父亲眼中看到过无数次,每当自己考试成绩优秀或者做了什么他认为对的事时,就是这样子的。
“看来你也没少去那些地方,成了,我也不是你爸妈,犯不着为你的婚事操心,还不落好。咱俩说点正经事儿,这次你陪着大爷一起来香港,是不是说明我可以回去了?”光有欧阳白的暗示洪涛还不太放心,他不了解那个老头的性格,更不相信他的人品。相比起来,欧阳天钺倒是更值得信任。
“现在咱们两家是一损俱损,你再出什么事儿我们就得帮你背黑锅明白不?你快长点心吧,还五条人命、四条人命的,你要是再敢瞎折腾我第一个就灭了你!”
“他坑你也不冤,谁让你把我堂妹肚子搞大的。以前和-图-书我不止一次提醒过你别惹凡凡,你非不听啊。”既然洪涛都答应了,大斧子也没其它好办法挽回,然后就开始幸灾乐祸。
“你是升官了还是撤职了?”说服了凡凡,洪涛走到了大斧子身边。他这次来改变了装束和打扮,不再是个油滑商人的德性,脸上也没有了那种贱笑。什么能改变一个人的习惯呢?必须是个大变故,比如爱情、事业、家庭什么的。
“以后别让我在家里看到你,欧阳家不欢迎疯子!”大斧子确实被气到了,咬了半天牙也没挤出一句狠话。没辙啊,手里没权利了,一般二般的威胁根本吓不住洪涛。
“好在你并没有做更多有损国家的事情,这一点我很欣慰。保持住,很难的,这也是我特意要等你回来见一面再走的原因。”
对于大斧子的工作变动洪涛既欣慰又嫉妒,唯独没有的就是歉意。看看,这就是体制内的好处,离开一个特权部门,转眼又进了另一个特有钱的部门。
这次大斧子没退缩也没躲避,既然洪涛都放狠话了,他必须要比洪涛还强硬。这个家伙是个贼大胆,如果没有任何羁绊,保不齐回国之后真的要去找卫建华。卫建华的死活大斧子不操心,但必须给洪涛绑上一根缰绳,不能想怎么跑就怎么跑。
巧了,洪涛不敢说智商有多高,但阅历和觉悟都不低。他听出来了,后半句话就是在向老头示意,让他判断自己理解的是http://m.hetushu.com否正确。
“用不用我给你介绍一个,你看老孟,人家都结婚啦,还白落一个大闺女,你就不眼馋?说吧,是喜欢头婚的还是二婚的,大姑娘小媳妇我都有,连老外都成,选一个呗!”痛快!洪涛就喜欢挤兑人,只要挤兑成功了,不是深仇大恨都能消除。
保利公司是什么背景估计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怎么就没这个命呢!欣慰的是他不再能让自己战战兢兢了,现在不报仇还待何时。
“现在我更没心理负担了,你踏踏实实去坐办公室,如果还有待遇那么好的厨师岗位别忘了给我留一个,其它的就别操心啦。”
“好了,凡凡来了,你们聊吧,她听你的,这让我这个当父亲的很尴尬啊。我去抱抱孩子,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抱了,呵呵呵……”
“啧啧啧……欧阳啊,你的良心大大滴坏了,当初我就不该让江处长停止射击,该把你也一起打死才对。看你说的,就好像你们欧阳家有多仗义一样。自己闺女生孩子都不敢冒头,还有心情替我担保?”
洪涛理解对了,老头很欣慰,看着已经小跑出了门的欧阳凡凡满脸无奈。但这种情绪只保持了半秒钟,当他看到欧阳帆的时候,消极的情绪立刻一扫而光,笑呵呵的走了过去,从大斧子手中接过孩子。
“你别和我耍滑头,没用,光凭一句话也不算数。看在你没冲我开枪的份上,我最后帮你一次。和*图*书别轻易让我大爷把凡凡和小帆带回去,你以为他真是表面的样子?你小子要是再折腾,你儿子就是人质!”
但古人又说了,听锣听声、听话听音。除了明说和暗示之外,还有其它办法可以表达一些意思。但这种表达方式只能和聪明人、内行人交流,同时也能考验一个人的智商、阅历和政治觉悟。
“合理,我能接受。”洪涛才不信大斧子这些消息是听欧阳白说的,上面即便想找一个带话的,也用不着找一个老学究来,谁都比那个老头合适。
“对嘛,你也三十多了,做事情不能太冲动,要相信组织。国外并不是世外桃源,你的根在国内,不是说离开就离开的。”
“唉……你真以为他是学者?也没错,他还真是教书育人的,不过学生都是像我这样的。傻眼了吧,该!让你没事儿老算计人,也该被别人坑一次了。”
原因很简单,尿性两个字就决定了欧阳家的作为。他们根本没这个魄力和需求,凭什么会搭上两家人的前途为自己担保?仅仅为外孙子的理由不成立,这不是笑话嘛。体制内……什么叫体制内?要是他们两家这么仗义,那还叫体制内吗?
“趁早省省吧啊,你放心,我既然选择了回国就不会继续折腾,有没有凡凡和小帆当人质都一样。回去和你大爷说,以后别老给我挖坑。”
“退役了,下一步要去保利公司坐办公室。这下你满意了吧,四条人命、两个通缉犯m•hetushu.com、一个失业的,值吗?以你的脑子应该能想出更合理的解决方案,为什么非要弄到这个地步呢?”大斧子好像很不愿意搭理洪涛,很显然他对新工作也并不满意,这一切都是洪涛任性造成的。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回去是回去,但怎么也得脱层皮。听我大爷说以后你再想开公司什么的肯定不成,我原来的单位也会严格监控你的一举一动,护照说不定也得没收。”
“如果我要是不顾凡凡和小帆呢,你和你大爷敢和我赌一把不?”要实际上打败洪涛并不难,但想在嘴上让他认输就太难了。
把他当敌人吧,不忍心;把他当朋友吧,太危险;不搭理他吧,有亲戚关系;搭理吧,看着就生气。
“要我说你还回去干吗啊,不光自己别扭还得给别人添麻烦,不如就在外面祸害洋人吧。”欧阳天钺对洪涛真是又爱又恨,他救过自己的命,但害自己进入危险的也是他。他是自己实际上的妹夫,可他又没给自己妹妹任何名分,如果二婚也算名分的话。他干的一些事儿很难拿上台面,但有时候又是个比愤青还青的三青子。
“不是四条,应该是五条。是谁把金月骗出来的你最清楚,别想说周家兄弟两条命能顶金月和杨老头的命,那还远远不够。”
“咱们都是亲戚了,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清楚,非斗心眼玩?这样做只能让我更生气,本来没想干啥,结果被你们逼着真干了啥,谁都不好过。和_图_书”大斧子说的是声情并茂,洪涛听的是摇头晃脑。
这个瞎话偏凡凡没问题,黛安和齐睿说不定也会上当,张媛媛和江竹意就很难讲了,到了自己耳朵里,根本就是放屁!
此时离开洪涛确实是最佳选择,不光对自己和孩子有好处,对洪涛也是一种解脱。更主要的是父亲和堂哥都已经明确表示,洪涛不会有事,在得到了洪涛的理解之后也就没什么顾虑了。
“凭什么?刚才你还抱我儿子呢,等你有了儿子让我抱抱才算扯平。对了,你也不出任务了,是不是该找个媳妇啊,没媳妇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你儿子?”
凡凡不想离开洪涛,但她显然知道了洪涛的处境,有大斧子在她想不信都不成。刁蛮、任性、小心眼、蔫土匪这些缺点确实存在于她身上,还很顽固。
“那就当我们家人都眼瞎呗,你以为光靠那个什么破公主和一个破铜马脑袋就能换来宽大?说句实话吧,这次周家倒了,最好的结果也是去政协里养老。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们几家也没捞上什么好处,还背上了拉帮结派的坏名声。”
但她也不是刚出校门的学生,光是在螳螂虾公司任职的经历就足够让她变得比一般同龄人聪明、识大体。
“……你说晚了,我刚答应老头,也和凡凡说好了。我说你们家到底都是什么人啊,不会是一家子特务吧!”大斧子的警告真让洪涛有点懵,怎么说着说着欧阳白倒成大坏蛋了,这个老头挺通情达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