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53章 多面人

“你说她们三个本身就都是身家千万的主儿,为了我回国这点事儿付出了多高的代价!”洪涛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抱怨,必然是有目的的。
吉达虽然没结婚,甚至连谈恋爱都没正经谈过,却很能理解男人和女人的心思。这也算是一种天赋吧,或者是活得太久、看得太多的副作用。
“……”假如没有黛安在,洪涛立马就会说缺,太缺了。可是自己不要脸没事儿,不能带着媳妇一起不要脸。好歹黛安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给她添不了多少光彩,总不能老抹黑吧。
“一对儿不要脸!”吉达的评价黛安很不满意,亲两下就得了,还抱得那么紧,齐睿的两条腿都夹在洪涛腰上了,露出大半个后背也不在乎!
“滚!不要脸!”如果没有洪涛的回答,也仅仅是有点暧昧,黛安真忍不了洪涛当着她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公主调情。
“要不这样吧,我可以帮你做一做蒸汽烟的广告,还能发起一个提案,把蝴蝶公司纳入联合国的部分戒烟宣传活动中去。不过你得确保蝴蝶公司产品的可靠性,还要提供必须的检验报告,欧洲和美国的都需要。”
道理很简单,国内做广告的也都是明星和_图_书大腕,相对而言他们就相当于欧美社会中的上流社会人物,可以带动一大批人盲目跟从,啥效果不效果的都可以忽略。
“他……下面……”这个动作吓了吉达一跳,从车里望出去银锭桥下是水啊,怎么一言不合就玩自杀呢。
“先不忙往蝴蝶公司上贡献,我自己更需要你多贡献点。”对于洪涛顺根爬的功夫吉达也很佩服,什么事儿到他嘴里都有两种结局。如果他喜欢,就会说得无比高大上;如果他不喜欢,就描述成臭狗屎,理论支持随叫随到。
如果说洪涛在国内投资屡战屡胜是他多年研究有心得还凑合能说通,可去国外投资也无往不利就没法解释了。
“……我倒是想多贡献,只怕她不答应……嘿嘿嘿。”吉达的回答让洪涛脸上的表情顿时就精彩了起来,连同黛安也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愣愣的盯着吉达。就中文水平来讲吉达还有不少路要走,这句话说得太暧昧,有点挑逗的意思。
“不过他是如何计算的我也搞不清,可能这就是天才吧,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合适的解释。”吉达的问题其实部分也是黛安的问题,有关洪涛的本事她肯定比吉达知道的多,和-图-书但仔细琢磨琢磨真给不出一个合理解释。
那他想要什么呢,不能说破,有点丢人。洪涛想要工资,可又说不出口,只能用话挤兑吉达先提出来,然后自己勉强接受。
“不用管他,死不了。这不在哪儿呢嘛,看到新人就忘了旧人,没良心的东西!”黛安也是一脸铁青,不过她不是担心洪涛的安危,而是在吃洪涛和齐睿的醋。
“像她那样甘心被你驱使?”车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黛安。现在她取代了吉达的工作,不管是上飞机还是上车,手里总提着一个带锁的公文包,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吉达的私人文件,时刻看个不停。
“你误会了,这和家族没什么关系。当初我和艾特认识时不光不能代表家族,还是家族的累赘。是他拯救了我,不仅仅从经济上,还有灵魂。”
吉达这个办法比直接给钱还爽,有了她的影响力,蝴蝶公司的产品就能更快进入欧美主流社会,只要被主流社会认可,那就不愁销量。
“我不需要任何人感激,也不怕任何人的恨,所以我的话才需要深思。但有一件事儿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说实话,我至今没有看出艾特神奇之处和_图_书,这和我所了解的他有些不一致。”
“你看,我家人都被你带坏了。琪琪的母亲正在美国帮你出售股份,我这位夫人成了你的私人会计师,还有江小姐也没闲着,带着身孕还在帮你整理欧洲的投资项目。”
吉达说的对不对洪涛无从考证,他也不了解外交方面的策略。可以按照吉达的办法做,但该抱怨的还得说,嘴不能停。
“难道是他依旧不相信我吗?还是说必须要有个本家族的女孩子一心一意跟在他身边,才可以获得实质上的帮助,比如你代表的家族、她代表的家族,可是张和江背后代表着谁呢?”
“这是有益于全人类的事儿,一点不比治疗疾病简单,我当然愿意在这方面做出贡献。”齐了,和聪明人聊天就是轻松。
“你知道吗,我不是第一次享受开道车,也不是第一次当贵宾,但还是第一次有开道车送我回家,这种感觉并不好。”
“我不干活,你也不干,那谁干!”黛安并没关闭耳朵,洪涛一路上絮絮叨叨的牢骚都听着呢,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反击一下,但绝不抬头也不抬眼皮,根本不给洪涛长篇大论的机会。
“至于说他神奇的地方你很快就能看到了,这方面http://m•hetushu.com我可以保证,至少在之前的每一次投资中我都没见过他失败,想来这次也一样。”
“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街坊邻居之间就像是你和张、洪琪之间的感觉。如果洪琪有一天带着车队、闪着警灯回到小镇上,对你不搭不理你心里好受吗?事后不管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再把我当成街坊了。”
银锭桥下有个铁栏杆,洪涛跳到上面之后直接走到了北岸,躲开拥堵的小桥,然后撒腿就往家跑。不光他一个人跑,对面也跑过来一个穿着白裤子的女人,吉达认不出来是谁,但黛安知道。
“克鲁格,你们之间的关系真让我羡慕。这不是讽刺,类似的家庭我从小就见过很多,但都和你们不同。你们之间没有肮脏的利益,珍惜它,别让一点点不快在心里生根发芽。”
“很正确,你说出了我的心愿,真不该让他上我的车。”此时就知道公主为啥叫公主了,吉达从来不说脏字,但骂人的事儿一点不耽误。她可以给黛安点赞,用别人的嘴来骂人。
其实吉达聪明的很,洪涛和她斗心眼没几次能成功,只是她的精力并没用到投资上,否则根本用不到洪涛帮忙。
“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你缺www•hetushu•com钱吗?”吉达歪着头想了想,觉得洪涛的说法有点道理,事实上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并没太夸张。
“年轻真好……”让黛安一提示,吉达也看到了两个年轻人飞奔着抱在一起,然后在岸边的马路中间就开始嘴咬嘴。对于这个场面,她是真心羡慕。
由于同是外国人的因素,吉达和黛安走得比较近,甚至比和张媛媛的关系还密切,很有点闺蜜的感觉。很多不太能讨论的东西,两人都可以交流。
“你现在本来就不是普通人了,得慢慢适应新的身份。”对于洪涛的抱怨吉达从来都是只带着耳朵不带脑子,如果他真想改变什么就不会抱怨而是行动。只要嘴里一有抱怨就说明他已经准备逆来顺受了,这时候别安慰,使劲儿虐,过了这村没这店。
“他如果听到你这番话会感激死的。”黛安让吉达说得有点不好意思,这段时间自己确实有点酸味过重,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影响,或者是被凡凡的孩子刺激的,反正不太正常。
“得嘞,滚就滚,我和你们俩就说不到一起去,还是别受罪了。司机,停车!”这次洪涛还真听话,让滚就滚,还没等车停稳就钻了出去,一步跨上了银锭桥的栏杆,然后纵身一跳,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