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60章 打预防针

这次洪涛没全瞎编也没全说实话,而是着重展示了自己人性化的一面。至于说利用囤积四合院赚钱的打算,还是不提了吧。自己的形象已经很不堪了,何必再往上添作料呢。
“那感情好,你踏实上班挣钱,孩子放我这儿保证磕不着碰不着。你看你舅舅的孩子,还不是白白胖胖的。”其实老太太主要还是想孩子,大人回得来回不来无所谓。
虽然不是孙子,但重外孙也让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比当年对洪琪的疼爱多多了。但是等凡凡母子俩不在身边时,老太太立马对洪涛提出了批评。
“我聘请克鲁格夫人作为我的私人生活顾问和翻译,现在要去见红十字会的人,你打算一起吗?”吉达很骄傲的宣布了新任命,并带着挑衅意味说了出来。
“这件事儿我几年前就已经在做,后面的两个院子还有对面的几个院子都已经变成了员工宿舍,用来奖励入职时间长、工作成绩优秀的员工。”
江竹意年纪合适、人勤快嘴也甜,又有了个男孩,老太太觉得最好,已经有要帮她扶正的打算。要说江竹意也真够能伪装的,总共来洪涛姥姥家没两次,过了这么多年居然还和_图_书能简在帝心,厉害啊。
“……你看你这事儿干的,不是害了人家闺女嘛。”老太太知道洪涛出事儿了,还是大事儿。但从小这个外孙子就不让大人省心,她也习惯了。
“她现在还回不来,这次出事儿就是和她一起跑出去的,我能回来是因为凡凡的爸妈给托人说的情,她保不齐一辈子也回不来了。”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帮助邻居们过得好一点,比如说把他们的房子买下来,然后让他们搬到新盖的社区里去。那里居住面积更大、生活设施也更好。”
爱干嘛就干嘛吧,洪涛倒不是反对黛安和吉达交往过密,只是觉得没必要,既然黛安自己乐意,那她和谁交朋友就是自由,自己没理由拦着。
就在回家之后的第四天,该来的人终于来了,但层次没之前想的那么高。市局一处处长带队,三个人都是便衣,其中一个人肯定不是市局的,但洪涛也没说破。
“哼!”黛安并没让洪涛的威胁吓住,小脑袋一仰,挺胸抬头的率先走了出去,把洪涛晾在了原地。
既然人能回来,还活蹦乱跳的,也就放心了。听到江竹意还回hetushu•com不来,也只能是长叹一声,唯一的遗憾就是抱不上重外孙了。
“我偷偷告诉您一个秘密,到秋天您就又多一个重外孙子了。您还记得我最早带回来的那个女警察吗?她也怀孕了,是个男孩,目前正在美国养胎呢!”对于老太太的痛心疾首洪涛自有办法平复,现在江竹意就是宽心丸,拿出来保证能给自己排忧解难。
饶了这么半天圈子,洪涛主要目的是给姥姥打打预防针。万一黛安生下来一个混血孩子,突然抱回来会吓着老太太。
“没事儿,她在国外活得好着呢,等孩子能离开妈了我就抱回来,到时候您帮我看着。”洪涛说话也是大喘气,江竹意回不来,孩子应该能回来。这次洪涛不打算再扔给张媛媛带着了,还是自己来吧。
“道德这件事儿是分种群、分文化背景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一夫多妻制。这种事儿在很多地方就是不道德的,但在有些国家就是合理合法的。”
“不光是一个,保不齐还有一个串儿呢。我和一个小毛子也有了孩子,估计年底就生,是男是女还不知道。没准会是蓝眼珠子黄头发,要不您一起带吧。”
这一和*图*书招对齐睿和欧阳凡凡可能管用,但对黛安没用。她原本就是个非常独立的性格,干什么事儿从来不指望别人帮忙。
“你们干嘛去?”吉达有正事儿要办,她本来就该和她的团队待在一起,可黛安也跟着走就有点不正常了。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从小我就生活在这里,只要有可能就想一辈子不离开,我的儿子、孙子也一样。中国有句谚语叫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看到没?这就是标准的见利忘义,一个破公主就把她搞晕了。”黛安就算不认错洪涛也拿她没辙,又是一个孕妇,打不得骂不得,连挤兑都不敢太狠,只能抱着齐睿睡,不再搭理她。
谁规定帮助别人就不能获利了?如果既能帮助人又能自己获利,岂不是大好事儿。那样会有更多人愿意主动付出的,而不是躲着。
“当然,我准确的说应该算多半个中国人,但没他全面。”黛安也没去揭发洪涛的私心,这么做其实并不龌龊。
“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更多好办法了,因为土地永远都是国家的,我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支配,哪怕我买得起。”
老太太有这么一个外孙子也够倒霉的,小时候是贼和_图_书淘气,长大了之后又成了瞎话篓子,几乎就没一句实话。好在洪涛编瞎话并不是要骗老太太什么,主要是为了让她少操心、少忧愁。
有了这次谈话,洪涛原本还有点忐忑的心彻底踏实了下来,也可以开始勾画自己今后的新生活了。第一步就是去看看凡凡,然后带着她回姥姥家,主要不是她,而是欧阳帆小朋友。
“好吧,我们路上聊。时间不早了,出发吧。”吉达点了点头,只要能有人给她解释就可以,至于是洪涛还是黛安无所谓。
别看黛安当着吉达的面撅了洪涛一次,可晚上还是老老实实的准点回到了小院里,对冷着一张脸的洪涛又开始哄,能认的错都认全了,却没提如何改正的问题,摆明了是糊弄。
不搭理就不搭理,反正让上床就没问题,而且还一次不能比齐睿少。至于洪涛说孕妇不宜剧烈运动的理由,全让她给驳了,说是谬论。
“很复杂的哲学,你能理解吗?”吉达每个字都听懂了,但没听明白,更没理解。这就是世界观、价值观的差异,不是几句话就能改变的。但她很包容也很虚心,没有按照自己的习惯去思考,而是转头问了问黛安。
孩子怎么能和*图*书随母姓呢,这是大逆不道啊!只有亲兄弟之间才能过继孩子,改了姓就是丢人,入赘的废物才会答应。
“……你这孩子真是贼大胆,这么大事儿都敢瞒着家里。干嘛去美国养胎,让她回来,我挺稀罕那闺女的。”姥姥还真记得江竹意,不光记得还挺中意。
谈话的过程有点繁琐,他们提的问题也挺多,还不允许有外人参与,分两次谈了整整两天时间才算基本满意。完了也没说结果,只是让洪涛在家待着,短期内不要出门远行。
“晚上咱俩再算账!”洪涛非常不高兴,这么大的事儿黛安居然没和自己事先沟通。吉达的身份很敏感,和她走太近并不是好事儿,即便黛安以后不打算在国内发展也用不着去依靠她。
没收自己护照、也没有什么人身限制条款,这已经是洪涛能想出来的最好结果了,他很满意。至于说每周去分局做一次登记确认,这个要求很合理嘛,没什么可抱怨的。
张媛媛对洪涛来说岁数有点大,尤其是生了个女孩,老太太不太满意。欧阳凡凡年岁合适,也有了个男孩,但她是个娇娇小姐,不会干家务活,还让孩子跟了她家的姓,老太太已经把她归为不待见一类了。